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高教视点> 正文

花钱“买学术”让学术蒙羞

www.jyb.cn 2016年12月20日  来源:光明日报

  买来的论文成大学生评奖、保研“敲门砖”——

  花钱“买学术”让学术蒙羞

  近日,一起学术造假事件又让大学生学术诚信问题颇受关注:四川某高校学生个人最高荣誉“竢实扬华奖章”评选答辩会结束仅数小时,就有网友在该校贴吧爆料,称该校建筑与设计学院2013级城乡规划班同班同学实名举报该班“竢实扬华奖章”候选人李某利用制度漏洞,借“淘宝便利”花钱发表论文、获取专利,并在举报信中反映李某“学风不正、评奖不信”等多个问题。随后,该校学工部发布通报称,经调查决定取消李某此次评选资格;对举报信中反映的学术诚信问题,该校学术道德委员会已启动相应调查程序。

  记者调查发现,曾经被视作学术研究“毒瘤”的找人代写论文、花钱买版面发表论文等不诚信行为,悄然蔓延到本科生、研究生之中,成了评奖、保研的“敲门砖”。花钱“买学术”害了谁?老师、学生怎样看待这种行为?而这种屡禁不绝的现象又折射出哪些教育及监督的缺位?

  买论文买版面成公开秘密

  “论文买卖?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吧。”因为当年没有下手买论文,山西某高校学生李琳觉得吃了大亏,“推免的时候才发现,别的同学一下拿来好多论文,按照发表刊物的级别,得到从1分到3分不等的评分,我的保研资格被挤下去了。”

  花钱“买学术”,竟成了某些大学生评奖、保研的“捷径”?为了验证李琳的说法,记者找到了淘宝网上的一家论文代发店铺,发去信息。

  “最近在考研,听说发表过论文可以提高面试成功率,有什么办法吗?”

  几秒钟后,回应来了:“想发哪方面的?”

  “经济学,国家级刊物,最快多长时间?”

  “付款第二天先拿到用稿通知,最快2017年1月出刊。”在店员发来的报价表上,30余种刊物赫然在列,连写带发,每版从400余元到1800元不等。

  当记者表示担心被查出来时,店员有些嗤之以鼻:“想太多了,现在谁还自己写?每个人都这么发,谁查啊?”他还透露,店主就是某杂志社在职编辑,该店“所有合作刊物均为直接联系各杂志社社内编辑,假刊、套刊、增刊、副刊统统不做”,且“从文章送审到收到样刊,全程跟踪”。他们店里,“学生客户是最多的,而且被查出来的风险很小”。

  记者发现,在这家号称“天猫四年店”的店铺里,销量最高的产品就是“期刊发表”,卖家还在页面上堂而皇之地打上了“省级、国家级期刊发表,权威、正规、速度”的宣传口号。而其标注的月销量已有45万余次,累计收到评价800余条,还有不止一个买家在页面下留言评价,称“付款第二天即能收到用稿通知,一个月就能收到发表论文的期刊,赶上了保研截止时间,真是良心卖家”。

  “我曾亲耳听到身边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有为别人或中介公司代写论文的事。每年主持学院的推免研究生工作,也能看到各地高校的本科生递交的包含这种有偿论文的申请材料。其中一些杂志应该是专门以此牟利,甚至以此为生的,其版面密密麻麻,几乎一页就是一篇文章,发表论文的都是各校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王宜文直言,“我反对这种不是出于学术和学习目的的有偿论文,这虽然可以解决一些学生的实际需求,但败坏了学术,也毒化甚至毁灭了学生们对学术的信仰与敬畏。”

  学术规范训练缺失

  吊诡的是,对这种让王宜文痛心疾首的行为,一些大学生却不以为意。

  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几位大学生,其中超过六成的人坦言身边有花钱买版面、代写论文等现象,将近一半的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而据媒体报道,此前中国工程院王红阳院士曾在网上发起了对学术不端行为看法的投票,短时间内有900多名学生参与。结果显示,有一半学生认为“委托商业机构提供实验数据、发表论文并支付相关费用”不属于学术不端行为。

  而在今年7月教育部出台的《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中,明确将“在申报课题、成果、奖励和职务评审评定、申请学位等过程中提供虚假学术信息”“买卖论文、由他人代写或者为他人代写论文”等7种情形列为学术不端行为。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认识的偏差?

  记者发现,尽管大会小会不断强调,但大学生学术规范训练的缺失是不争的事实。

  “学校会给每个人发放《学生学术规范指导手册》,但没有多少人主动看。”华中科技大学一名学生说,“有时候大家并不是真心想抄袭,而是因为平时基本功不扎实,实在没什么灵感、能力不够,就想到抄袭或购买论文。”

  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监督机制缺位。

  “本科室友自己不想写毕业论文,就找了另一个室友代写,而本科的毕业答辩一般很轻松,所以也没出什么问题。”中央民族大学一名研究生告诉记者,现在各学校对本科生课业与科研成果的监督比较薄弱,对其科研评价缺乏制度化管理,一些学生钻了空子。也有学生告诉记者,即便有论文查重,但一般都有几次机会,只要换个句型、调个语序,很容易过关。

  “评优、保研,哪个表格上不让你填科研成果?看到别人请人代写或买论文,自己也难免动起歪脑筋。”采访中,还有老师、学生认为,一些评价制度的不合理及其执行过程中的刻板僵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这股不正之风。

  “现在研究生推免、毕业等存在僵硬不合理的硬性指标,甚至一些学校将学生科研数量作为评估依据。”王宜文遗憾地说。

  监督、评价机制有待改善

  怎样才能终结这股花钱“买学术”的歪风?

  “应该制定更合理的研究生推免和毕业考核机制,避免简单量化的标准,没有市场,自然就不会有人尝试了。”王宜文建议,要通过评价机制的调整引导学生,“学校所有教师都应该更认真、耐心、专业地参与到人才遴选、培养和评价过程,不能只看发了多少论文。”

  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张心怡认为,学术诚信的文化培育至关重要:“一是学校多宣讲,但要通过一些真正能融入学生学习生活的形式,比如公选课之类的,让大家了解到学术诚信的内涵而不仅仅是喊口号。二是学术规范从进大学的时候就要逐步培养,提前打下基础、形成习惯,而不是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才去了解。”

  正在香港中文大学攻读人类学硕士的梁音认为,目前一些大学的监督机制有待完善:“在香港,每篇作业都要上传到专门查抄袭的一个系统,但查重结果只有老师才能看到,这在很大程度上震慑了动歪脑筋的学生。”

  还有学者认为,尽管教育部出台了各种规定,但在国内高校“严进宽出”的环境下,仍显得刚性不够、操作性不强:“应进一步加强惩戒,尤其是事后惩戒机制,引入学术造假黑名单制度,通过公示、曝光等方式,使其造假成本增大,减少造假事件的发生。”(本报记者 邓晖 本报通讯员 王乐)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杨文怿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