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实践探索> 正文

孙郁:大学语文改革可以让作家参与

www.jyb.cn 2013年12月0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一些学生不喜欢大学语文,可能与语文教育的单一性有关。当然好的老师可能会把语文讲得很好,那原因是掌握了内在的规律。而这规律与文章学的理念是有关系的。几十年来,语文教学几乎没有文章学的理念,只是就作品谈作品,没有把汉语的智性因素召唤出来。文章学是打通文史哲概念的一种精神表达,乃汉语写作的重要传统。如今一些文人的文章不及民国文人的文章有味道,是大家忘却了文章的肌理。现在将其变为选修课,意在以改革的方式,把文史哲的因素与美文结合起来,回复传统的文章学训练。在多维的语境里理解母语,才可能使食之无味的课程变得生动起来。母语的教育不都在语文的领域可以完成,所以语文课变为选修课不必大惊小怪。母语的弱化是文化生态与学术生态不健全所致。改变这一状况要在文史哲、艺术领域互动起来才有可能。

  语文教学要让学生有一种表达的欲望。而表达,其实是思想与感情的通道。我们要意识到这一点才是。所以,为了表达而表达,有一点问题。表达好的人,多是有艺术感觉和有学识的人。在语文教学上可以做到这一点,而其他的知识的训练,也可以达到此目的。鲁迅、胡适、郁达夫、王小波都不是学文学的,他们的文章好,和文史哲与自然科学的修养有关。我们把其他学科的因素带到语文教学中,或以语文教学与其他学科互动,也许不至让母语的训练通道变窄。

  大学语文改革关键是要打通学科界限。比如以古代文学刺激对词语的敬畏,用现代文学焕发对人的现实的关注,在文物、考古、美术、音乐里激发神思的涌动。这是一个知识与思想的合力使然。其实,我们细想一下,文物鉴定的文字,可能是一篇美文。戏剧唱词的欣赏,便可能唤起古典美的表达。汪曾祺在西南联大时就写得一手好的文章,这和沈从文这样的作家的作文训练有关,而他的书法、绘画等爱好丰富了其写作。这些需要摸索。不能一概而论。大学语文的创新是一个过程,允许尝试,也允许尝试的失败。它是必要的存在,而非决定性的存在。现代以来,给母语带来色泽的多是思想者与艺术家。大学语文改革可以让一些作家和艺术家参与。在学术生态得到调整的时候,母语的潜能或许会随之而得以进一步显现。(孙郁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

    《中国教育报》2013年12月2日第5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周玲玲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