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高等教育 > 教育实务> 正文

中国科大少年班:精英教育不能培养冷漠的人

www.jyb.cn 2015年06月24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日前,以“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新范式”为主题的首届C9高校(9所首批“985工程”学校)荣誉学院峰会在浙江大学举行。北京大学元培学院、清华大学新雅书院、中国科大少年班学院等荣誉学院的代表前来参会。

  荣誉教育发轫于美国,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它以培养精英人才为目标,为优秀的高水平学生设计个性化教育模式。在确保教育公平的前提下,荣誉教育为少数具有高能力高水平的人才提供高端教育的条件:设置最合理的体制,配备最先进的教材,引进最有实力的教师,施行最有效的教学方法。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快速步入大众化阶段。教育部统计数据表明,2013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3460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34.5%,已接近由大众化向普及化转变的边缘。在公民整体素质不断提升的前提下,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是,如果忽视了高质量的精英教育,国家的创新发展也将失去动力。

  本次峰会除了决定建立C9高校荣誉教育联合会,以期共同解决高等教育改革面临的重点、难点问题,共创拔尖人才培养的新范式之外,还围绕着荣誉学院学生的责任与使命进行了探讨。

  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在当前的精英教育实践中,“特殊培养”不等于“特权培养”,荣誉学院的学生应当有更大的担当和责任。显然,北大教授钱理群对“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批判得到了共鸣,也激起了精英教育实践者对于精英教育本身的反思。

  荣誉学院必须坚持精英教育

  “在大众化的背景下进一步做好精英教育,是中国高水平大学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学院执行院长陈旸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学是培养优质公民和精英人才的殿堂,而不是培养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地方,作为荣誉学院,少年班教育中特别强调自由与自主,以及责任与担当。”

  在他看来,荣誉学院的学生是学校的一张“名片”,代表着学校的荣誉,因此优先享受到校内最好的教育资源。

  众所周知,首先从选材上看,少年班的学生是与同辈相比能力更为卓越、志向更为高远的荣誉学生。“其次,学校为荣誉学生提供自由发展、自主学习的空间,帮助他们在高起点上发挥最大的潜能,建立更大的学术自信。”陈旸说,“宽口径、个性化,是少年班学院人才培养的最大特征。”

  “我们不对学生设定统一的知识结构和学业课程要求,而是针对每个学生的不同特点和需求,设计个性化培养方案。”陈旸特别指出,“少年班学院的学生,毕业时100个人应有100份不同的成绩单。”在他看来,“学生‘自主’的背后是强大的教授队伍、灵活的修课机制在作为支撑。”

  据中国科大少年班学院党总支书记尹民介绍,少年班学院学生入学后不分学院和专业,先进行一年的基础通识教育,打下宽厚扎实的数理基础;第二年在全校范围内自由选择学科平台,进入各学院学习;第三年在学院内自主选择专业方向,进入专业学习阶段。平时除基础课集中授课外,其他课程全校范围内选修,毕业时授予数学、物理、生物等不同专业学位。每逢选平台转专业时校内各学院的院长、院士、大牌教授都会争先恐后地“抢”着上门宣讲,轮番展开“校内招生大战”。

  据了解,36年来,中国科大少年班共毕业2910人,其中90%以上的学生都考取了研究生,获得硕士以上学位。这其中有5人当选美国电子电气工程师学会会士,7人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士,3人获得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而骆利群、庄小威两位校友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

  对中国科大少年班的校友来说,他们更在意的是校友在海内外学术界的成就。为此,少年班的校友们组织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校友教授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科大少年班共计培育了212位教授。

  精英人才应有更大的责任与担当

  值得一提的是,该调查还表明,“少年班也是海归学术报国的先锋。”据2014年8月的数据,少年班毕业的教授中,目前在海外与国内的人数比例已经从2005年时的“3.31∶1”缩小到当前的“1.19∶1”。该报告预测,“5年内,少年班教授在国内工作的人数比例将反超海外”。

  事实上,少年班校友钟扬在日本留学后前往复旦大学任教,其后前往世界最“高”学府——西藏大学任教,成为该校第一位长江学者。他花5年克服高原反应,现已“援藏”15年;2014年7月,哈佛大学博士、波士顿大学数学系的李思举家回国,出任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这样的个案,不胜枚举。

  还有很多少年班校友,比如,英国伯明翰大学的姚新,帮助中国发展演化计算等学科,使得国内从无到有建立了一支演化计算团队。他们虽然还没有彻底归国,但都为国内相关学科的发展以及中外学术交流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让陈旸感动的是,学院组织高年级同学志愿担任低年级的“助理班主任”的活动已经开展了5年,尽管没有丝毫报酬,但大家热情高涨,参与人数从过去的20多人上升到现在的60多人,占毕业总数的五分之一。

  “虽然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完成自己的学业,但是不能不去了解社会,更不能去做一个冷漠的人。”朱力奥是少年班学院11级学生,即将赴美国康奈尔大学深造。对他来说,暑期“三下乡”的那段时光值得怀念,除了深刻认识农村外,他还发现,“一个人改变世界是从改变身边的人开始的”。

  在皖北的一所中学,朱力奥与当地的高中生交流高考经验。得知一名学生高考失败,却因家庭原因不能复读时,他真诚地鼓励对方坚定自己的信念,克服眼前的困难。在他长期的帮扶下,最终这个学生考上了自己心仪的一所一本学校。

  “如果把自己当做精英人才的话,就要敢于去改变世界,如果国家培养的精英都不去做,那么又指望谁来做呢?”朱力奥说。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周玲玲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