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教师节里的乡愁

www.jyb.cn 2016年09月0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每到教师节,我就会想起老家,想起那个土筑的校舍和亲和的校长,想起在那里度过的那些温馨的教师节,心头,便漫过阵阵淡淡的乡愁。

  那是1986年,我到村小学任教的第二年。那年暑假刚开学,校长就兴致勃勃地找到我说:“你准备个发言稿,村里的书记过两天要来给我们庆祝教师节,还要表彰一名优秀教师,学校报了你。”

  我一听连连说:“不行,不行,我刚来任教不到一年,荣誉应该给比我优秀的教师。”

  校长笑了,说:“我们都是土生土长,只有你一个是专科毕业。”

  教师节那天,表彰会如期举行,说是表彰会,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我们学校的五个老师加上村里的书记和主任。尽管人少,学校狭小的办公室却盛不下这么几个人,就在校园土墙边的那棵老柳树下,用几张课桌布置成了会场。

  书记一定在家学习了文件的,讲话时把教师节的意义说得头头是道,把尊师重教的口号喊得响满了院子。书记讲完话,就开始发奖,奖品很特别,一个搪瓷缸子,上面用红漆写了一个大大的“奖”字。

  我接过奖品时,书记笑着说:“听说你是大学生,教五年级,明年的毕业班如果有一半的升学率,我就奖励你毛巾被。”

  书记说得没错,那时的农村,师资力量很弱,每年的小学升初中,班里三十多人,仅有十多人升入乡里中学读书。

  那以后,不知是书记的承诺还是那个搪瓷缸子奖品的激励,我更加努力地备课教学。那年冬天,我患感冒,嗓子沙哑得话都说不清楚。课堂上,我天天抱着那个搪瓷缸子,猛劲喝水。后来感冒好了,我却再也离不开那个缸子,手时不时地摸向带有温度的缸体。泥土筑成的教室,总挡不住寒风,天寒地冻里,陶醉在一杯茶的温度,无限满足。

  第二年,我带的毕业班爆出冷门,32个学生,有21人升入乡里中学。那年教师节,学校开表彰会,书记真的奖给我一床毛巾被。会后书记笑呵呵地说:“明年如果再提高升学率,我就奖你一辆自行车。”

  面对这样随和的书记,我也笑着说:“我更喜欢那个搪瓷缸子!明年我如果带好了毕业班,您就给学校盖间教室吧。”

  我本是一句戏言,却让书记锁了半天眉头,郑重地说:“如果明年真的再提高升学率,我就是砸锅卖铁,也盖个新教室!”

  那年暑假,当村里组织人给学校盖新教室的时候,我也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那年县中学在全县招考新教员,我以优异的成绩名列其中。

  其实,我真的不愿意走,可校长说:“你是个好苗子,不能埋没了你,到了城里的大学校,你会教出更多优秀的学生。”

  后来我又经历了许多个教师节,除了登台领了几回奖状,再没领到过茶缸、毛巾被之类的奖品。

  多少年里,那个搪瓷缸子一直陪伴着我,每当看到它,我就会想起当年乡下的教师节,和那个淳朴的乡村……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