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坚守师岗甘为春泥润新芽 倾情支教愿做园丁护红蕾

www.jyb.cn 2016年09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报

河北怀安县太平庄中心学校特岗教师杨晓帅——

汗水洒满成长的脚印

  “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没有体会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没有拥有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幸福。”一辈子在大山深处支教的父亲常说的这段话,在90后杨晓帅心中深深扎下了根。

  2013年6月大学毕业后,杨晓帅踏上了穿梭于河北和山西之间的长途汽车,来来回回,每次几个小时的路程。经过报名、考试、审核、面试层层选拔,他考上了河北怀安县太平庄中心学校特岗教师。

  当年8月31日,杨晓帅背着沉重的行囊来到学校,迎接他的是坑坑洼洼的路面、漏风漏雨的宿舍、走好远才能到达的水井,还有听不懂的当地方言。当晚,杨晓帅心中苦闷,在床上辗转反侧。但第二天一早,这苦楚就在新生们一声声稚嫩的“老师好”中烟消云散。

  杨晓帅学的是现代教育技术专业,他主动承担了全校学生的学籍管理、教师培训系统管理和体能测试系统管理工作,其他教师的电脑出问题了、计算机操作搞不懂,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帮忙解决问题又耐心讲解。看着原本对计算机知识“一问三不知”的同事们顺利通过职称计算机考试,杨晓帅比通过者还开心。

  一次上课时,杨晓帅突然腹部剧痛,他用手捂着肚子坚持上完课。刚下课,一群学生就围了过来,问老师哪里不舒服。下午上课前,班长早早等在了办公室,把一个热乎乎的暖水袋递给他:“老师你捂着这个,肚子就不疼了,我一直在衣服里揣着,不然就没这么热乎了。”

  “跟很多年轻人比,我似乎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我坚信,我正用汗水见证着成长,用奉献丈量着价值。”两年间,杨晓帅收获的不仅有“市级说课一等奖”“县特岗教师技能大赛一等奖”等业务上的认可,更有学生们带来的感动。这些感动,有时是办公桌上歪歪扭扭写着祝福话语的图画,有时是节日里学生送来的几件折纸作品,有时是学生们一下课团团围在自己身边分享的一桩桩趣事……

宁夏银川市兴庆区月牙湖回民中学特岗教师王行——

为了干涸土地开出花朵

  2007年8月,当王行作为一名特岗教师被安排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月牙湖回民中学任教时,他仅仅把这当作一份工作,想着3年任期结束后便会离开。未曾想,王行在这所当地最偏远的民族中学一待就是整整8年。

  “学校不大,条件艰苦,偏僻荒凉,是我对这里的第一印象。纵然知道即将前往的是农村,还是被这里的贫穷落后和偏远惊到了。”王行清晰地记得,通往学校的路上,沟沟坎坎的小道上,入眼皆是黄沙与荒凉的土地。

  走还是留?老校长的一句话让纠结的王行作出了抉择:“小王啊,你来了,咱们学校终于有了专业的物理老师啊!”

  开学不久,王行就遇到了一件“大事”——一名女生因结婚而辍学!还是为了给拿不出娶亲彩礼的哥哥换婚!她还是个15岁的孩子呀!王行使出浑身解数,仍未能说服女生的父母。临别前,小女孩哆哆嗦嗦地牵着他的袖子,哭肿了眼眶说的那句话像一根针扎进他的心底:“老师,我想上学,我不想嫁人。”

  从那时起,不让一个学生辍学,成了王行交给自己的使命。每学期开学时,王行都会到未及时返校的学生家进行劝返工作,经过几年的努力,学校辍学率大幅下降,再没出现一次女生辍学嫁人的情况。

  王行每周只能回家一次,这每周一次和家人的短暂相聚也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被耽搁。一个夏夜,女儿发高烧,妻子在雨中苦等半小时仍打不到车,忍不住拨通王行的电话质问他:“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女儿烧到多少度了?你还是个父亲吗?”女儿退烧后迷迷糊糊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妈妈:“爸爸回来了吗?”

  对妻女的愧疚,没有影响王行将更多的爱给予学生,他也收获着来自学生的暖暖温情。因为忙碌,他会忘记自己的生日,但学生们不会。一次过生日,当他踏进教室的那一刻,学生们聚过来将他围在中间,送上生日礼物——一个签满名字的纸板,上面贴着每个人亲手折叠的心,这件特殊的礼物一直伴随着他在特岗教师的岗位上执着前行。

甘肃古浪县西靖中学教师张福友——

做最小的草根公益

  52岁的甘肃省古浪县西靖中学教师张福友从教已有32年。

  1984年,时年20岁的张福友在一所山村小学开始了自己的教师生涯。虽然当时一名年轻民办教师每月只有17.5元工资,但是看到学生买不起纸笔时无奈的眼神,他就暗下决心:再难也要帮助学生。

  于是,张福友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挤出钱来,给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买本子、笔墨,甚至感冒药。在他的带动下,学校成立了“学雷锋小组”,组员们为村上挖泉引水、帮助孤寡老人做家务……

  从那时起,公益已经融入张福友的血液,与他的生命紧紧相系。每到双休日、节假日,张福友便着手收集贫困学生信息、联系社会力量资助贫困学生。2006年至今,他已募集捐款71.6万元,资助学生291名,其中106名学生考上了大学。张福友家的地下室,如今俨然成为爱心物资中转站。一有捐赠的衣物送来,他就和家人一道将捐赠衣物挑拣分类,及时送到需要者手中。

  张福友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和其他志愿者一道为农村小学送去童鞋,多少次为学校添置学生餐桌、修建车棚、捐赠玻璃,多少次为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儿童送去关爱。2013年12月17日,福友爱心工作站和爱心基金正式成立。张福友自己首先捐款2000元,并坚持每月捐出100元,常年不辍。“做最小的草根公益,做最好的阳光自己,这样做非常有意义。‘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这件事我要一辈子做下去!”张福友说。

  甘肃省第三届道德模范、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全国首届“五星级优秀志愿者”……比起一面面锦旗,一摞摞荣誉证书,一句句赞美的话语,张福友更看重的是和自己曾经教过那些学生的情谊。“我教的那些学生只要在年头节下回家,一定会来看看我,说说当年的高兴事。大家都说,就是当年和老师一起养成的助人习惯,让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得到了莫大的益处!”张福友自豪地说。

海南大学教师、海南省志愿服务形象大使赵红亮——

助人的双手最温暖

  初次见到赵红亮的人可能不会想到,身有残疾的他还是个中学生时,便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帮助别人,这一切源于1998年的那场特大洪灾。

  “当年在抗洪精神的激励下,全国掀起了向人民解放军学习的高潮。虽然自己身有残疾,但是我相信自己也能够像解放军官兵那样,尽己所能、在奉献中展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赵红亮说。

  从那时开始,工作日、节假日,兼职成为他生活中的“必修课”。在他的努力和坚持下,江西、西藏、海南、湖北等省份贫困山区面临失学的孩子,收到了可以延续他们读书希望的学费、课外读物和工具书。如今,许多当年受助的孩子已经考上重点中学、进入大学,找到了能够自食其力的工作,成为家里的希望。

  “每个人都会有怜悯之心,但行动才是最重要的,我始终相信助人的双手比怜悯的心更温暖。”赵红亮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2006年大学毕业在即,赵红亮先后放弃了回家乡做公务员、留在城市中学任教的机会,坚持申请到条件最苦、最需要教师的地方去支教,也由此开启了与国家级贫困县、有“海南西藏”之称的白沙黎族苗族自治县一段不解之缘。

  刚到学校,正值学校进行危房改建。为了不影响九月学生开学上课,赵红亮也加入到危房改建工作中。炎炎夏日,皮肤晒黑、手磨起泡又成茧,他毫不在意。

  为了更好地开展教学工作,他每天早起晚睡学习教研教法;为了尽快融入当地,他主动学说黎族话;为了找回面临辍学的孩子,他穿越116里的山路走访黎苗山寨;为了让大山里的学生开拓眼界,他坚持从每月600元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为学生购买课外读物…….

  十几年来,赵红亮走遍了海南所有的贫困山区,免费传授家庭养猪、养鸡、养鱼等技术。从2007年起至今,他又自费印制刻录科普小册子《南溪苑》,宣传党的富民政策,联系村党支部、村委会及困难户,被黎苗少数民族乡亲誉为照亮农户致富之路的“明灯”。

山西太原市杏花岭区外国语小学教师王瑞——

真性演绎“雷锋的故事”

  22年前,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雷锋的故事》在一个18岁少女的心理埋下了深深的印记,也引领她走上了一条因付出爱而绽放梦想花朵的求索之路。

  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外国语小学教师王瑞珍藏着一个手工缝制的布书包,上面端端正正绣着几个字:“兰兰妹赠送王瑞姐”。每当抚摸着书包上手工绣成的字迹,王瑞的心底都暖暖的、甜甜的。耳畔回荡着书包缝制者兰兰朴实的话语:“姐姐,我心里很想你,但我不知道怎样表达,就在放假时做成了这个书包……”兰兰曾经是贵州省三都县一名失学儿童,她在王瑞的帮助下完成了学业,姐妹间也结下一份深厚的情谊。

  时间回溯到2001年的暑假,王瑞登上了开往贵州的列车,去与自己资助了6年的苗族小妹妹兰兰见面。“只有身临其境,亲身感受,我才体会到,自己的帮助对于一个大山深处的孩子意味着什么。那贫瘠的土地,那一双双充满渴求的眼睛,一次次在我脑海闪现,一次次敲打着我的心房。”从贵州回来,王瑞似乎一刻不停地问自己,作为一名教师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应该怎样帮助那些孩子?这时,多年前那本《雷锋的故事》带给她的震撼感再次涌来:可不可以沿着雷锋的脚步走下去?

  2002年六一前夕,王瑞在自己任教的班里发起了给山西省太原市社会福利院的小朋友赠送礼物的活动。她平时会给学生们讲雷锋的故事,给学生们插上爱心的翅膀,让他们学会把关爱和祝福送给他人。从2009年3月开始,学校每年都会命名成立一个“雷锋班”,每逢节假日,她都会带领“雷锋班”的孩子们从身边的小事做起,有计划地开展学雷锋活动。

  25年来,资助失学儿童15名,参与各项捐款共计12余万元,坚持10多年利用节假日去福利院帮助那里的孤残儿童……孩子们的笑脸是王瑞最大的动力。

  爱的旅途中,她沐浴着爱的阳光,享受着助人的幸福。学雷锋的路上,她始终微笑着,一路感动,一路前行。

江西生物科技职业学院教师欧阳清芳——

永远年轻的“三农”战士

  “战士永远是年轻的,我不犹豫、不休息,也就永远不会失去青春的活力。”头顶江西省高校教学名师、全国农业职教名师、江西省科技特派员、江西省禽业专家组成员等光环,年过半百的江西生物科技职业学院教师欧阳清芳却总是离不开也放不下他情牵梦系的泥土。

  志愿服务,让他找到了将自己和那片深沉的土地紧紧相系的机缘。

  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无论酷暑还是严寒,只要养殖户需要帮助,欧阳清芳就会想办法,白天要上班就挤出休息时间晚上去。工作31年来,欧阳清芳几乎没有一个可以休息的寒暑假,每年诊治畜禽病1000余例,每年为养殖企业义务讲课5次以上。

  2007年3月初的一天,凌晨3点20分,欧阳清芳在睡梦中被手机铃声惊醒。南昌县岗上乡辜家村养鸡专业户辜承峰焦急地在电话中说,自己的养鸡场死了不少鸡,请他到现场出诊。

  窗外风雨交加,伸手不见五指。家里人劝他天亮再去,但雏鸡的病不能等,想着养殖场离学校近30公里,自己还要赶回学校上早上8点的课,欧阳清芳二话没说,穿上雨衣带上头盔,骑着摩托就出发了。路过一条正在扩修的乡间小道时,他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掉进一个大坑,人甩到了摩托前三四米远,头盔破了,左手血流不止。欧阳清芳忍痛把摩托车扶起来,继续向养殖场所在的辜家村骑行。

  6点钟,全身湿透的欧阳清芳来到鸡舍,做出诊断:由于专业户操作失误,睡觉前忘记关上给雏鸡保温的煤炉盖,造成雏鸡煤气中毒,如果发现不及时,雏鸡很可能全群覆灭。返回的欧阳清芳来不及回家换洗,穿着从农户家借来的衣服8点前准时走进了教室。

  从小在山区长大的欧阳清芳依然记得,1983年高考结束,当他如愿拿到农业类院校畜牧兽医专业录取通知书时,跑了3里地,站在田间向父亲喊道:“我考上啦!我考上啦!”欣喜若狂的父亲让他接住镰刀,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方言对他讲:“仔,不要忘了你是农民的儿子!”这话,欧阳清芳从未忘记。

宁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教师冯生广——

十八年坚守逐梦薪火

  1998年,宁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教师冯生广与志愿服务结缘,一颗爱的种子在他的心底悄悄埋下。不知不觉,这颗种子已和他一起成长了18个年头。

  冯生广至今仍清晰记得自己以志愿者身份第一次走进帮扶对象王龙父子那间只有几平方米的小屋时的情景:漆黑的小屋,刺鼻的酸味,衣衫褴褛的父子俩。从那天起,冯生广周周必去,年年服务。7年的坚持,使得生理年龄24岁智力却只有六七岁孩子水平的王龙,记住了他的名字,学会了唱歌聊天,感受了温暖关爱,懂得了感恩父亲。

  自己从事志愿服务的同时,冯生广还带动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参与志愿服务活动。一路走来,他所在的志愿服务团队从只有十几个人的小队伍逐渐成长壮大到如今有注册在校志愿者1037人的团队,先后建立了银川市西夏区正茂社区、回民小学、星光巷社区、新天地老年公寓等7个志愿服务基地,“薪火·逐梦”是这支队伍的口号,也是志愿者们对自己的期许。

  2012年到2014年每年的7月,宁夏西吉县沙沟乡阳庄村、田坪乡李沟村、田坪乡三岔村的田间地头,总会看到这样一群人,他们用知识、奉献、关爱、友善践行着“三下乡”支教之路的传承,这当中就有冯生广和学生们的身影。

  在沙沟乡阳庄村,一个荒废十几年的院落,人高的野草肆意地疯长,3间屋子、几张桌子、十几个凳子、一块黑板、一些散落的杂物。来到这里的支教队伍8人,掏厕所、锄野草、扫房屋、摆桌凳……齐心协力建成了支教的小课堂。白天桌凳、门板用于课堂教学,晚上便成了志愿者的睡卧之席,备课、上课、干农活、调研是大家的每日必做功课。

  上述场景是志愿者日常生活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片段,18年的志愿坚守,留下了太多的泪水与欢笑。“在志愿服务的道路中,非常感谢这些年来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一直与我同行,将‘薪火·逐梦’的旗帜传递至今。”冯生广说,作为一名教师志愿者,他将继续前行,用简单、平凡的行动诠释不简单、不平凡的志愿服务。

重庆石柱县石家乡小学校特岗教师段翠君——

外来丫头的教师梦

  从石家庄到重庆,坐火车要23个小时的车程,段翠君跨出这一步没有半点犹疑。作为一名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她坚守着“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的誓言,但两年的志愿服务,她却未能达成自己最初的梦想。

  当初被分到重庆市石柱县纪委办公室工作,段翠君在同事们的帮助下很快适应了新环境、新岗位。但时间一长,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从事的工作和最初设想的完全不同。我想去支教,和大山里的孩子在一起。”段翠君就是想为大山里孩子们的梦想加一把劲儿。

  两年的志愿服务期转眼就到了,眼看着同行的3名好友陆续回到河北,段翠君陷入了沉思。

  为了支教梦,我要留下来!

  考进了石柱县教师队伍的段翠君,在石家乡小学开始了自己难忘的特岗教师生涯,给自己的青春岁月留下了一串难忘的记忆。

  “老师,今天中午我可以去你那里理发吗?”“当然可以。”这是段翠君和学生经常发生的对话。2013年,因为一个留守儿童没钱理发,段翠君便“自学成才”开起了义务“理发店”。课余时间给学生们免费理发,成了她在学校的第二职业。

  “您快起来!”面对学生冉文杰妈妈的一跪,段翠君心里一阵酸楚。体弱多病的学生,刚做完手术的妈妈,在山上砍柴摔成重伤在医院等着做手术的爸爸,让这个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家更加风雨飘摇。段翠君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把孩子的经历写成日志发表在自己的QQ空间里,有好心人看到送来了捐款,加上段翠君自己的捐助,一家人终于渡过了难关。

  “好嘞!”这是段翠君常挂在嘴边的话。别人请求帮忙,只要能做到的,她都会干脆地答应,时间不够用就熬夜加班。教书育人的同时,她给自己充电加油,还加入了石柱县作家协会。

  一张张奖状记录着段翠君在学校的辛勤耕耘,但她更愿意着眼未来:“有机会站在离家2000公里远的讲台上,给大山里的孩子们上课,这是上天给我的馈赠,我要让自己的梦想在这里播种。”段翠君说。

云南会泽县纸厂乡江边小学原特岗教师杨锭——

引领孩子走出大山

  云南省会泽县纸厂乡江边小学是一所天一黑就只有星星月亮相伴的学校。2009年,杨锭成了这所学校的特岗教师,她与“彩云之南”绵延不断的缘分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清楚地记得报到那天,我和同伴拖着行李在山路上跋涉,一条小路镶嵌在悬崖峭壁间,让人每走一步都手心冒汗、脊背发凉。”杨锭说,学校地处滇东北乌蒙山区一个沟底,海拔2000多米,周围群山环绕。

  到达学校后,学生和家长们带来的种种温暖,似一股甘泉滋润了杨锭原本焦虑不安的心。

  一个夏日的中午,刚下课不久便下起了大雨,原本该回家吃饭的学生们站在门口,看着地上翻滚的水花发愁。几名教师见此情景,买来面条给学生们煮了一锅面。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天还飘着小雨,一名怀有身孕的家长用双手紧紧捂着衣服上两个鼓鼓的口袋等候在学校门口,只为给老师们送几个鸡蛋表示感谢。

  去年期末考试前,留在家里由老人照顾的孩子得了手足口病,杨锭赶紧赶到医院。孩子病情好转后,她不顾大雨,坐车到集镇后徒步十多公里翻越泥泞的山路回到学校。一进教室,杨锭就看到后面黑板上一行醒目的大字:“小考在即,让我们为梦想而战!为老师而战!”

  收获感动和温暖的同时,杨锭不忘努力和付出,由于教学技能突出,2012年她被任命为同处纸厂乡的另一所小学——落別古小学的校长。

  2014年8月3日,云南鲁甸突发6.5级地震,学校位于重灾区,杨锭的心都快被揪了出来。第二天一大早,杨锭就匆匆返校,开展学校地震受灾群众安置点准备工作。通过多方协调、不懈努力,临时安置点很快在学校落成,第一批转移安置的受灾群众顺利入住。安置群众们的生活起居、采购食品、发放物资、巡查帐篷,杨锭带领同事们一干就是几个月。

  “大山深处的道路是曲折的,但只要有路,就能引领孩子们走向外面的大千世界;大山深处的夜晚是漆黑的,但只要有灯,就能照亮孩子们美好的前程。”杨锭说。

新疆柯坪县第二中学特岗教师克地也木·木合旦——

民族团结的“娃娃头”

  “我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李阿姨能安心地到早市卖菜;我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在二道桥卖烤肉的阿里木大叔再也不用担心因为暴恐问题影响生意了……”这段话来自新疆阿克苏地区柯坪县第二中学教师克地也木·木合旦的诗作《我有一个梦》。

  “老师经常在班里给我们播放宣传民族团结的视频,让我感触很深,我很羡慕她有那么多汉族朋友,我希望自己也能像老师那样做个民族团结的模范。”克地也木·木合旦的学生,九年级“双语”班学生阿依古丽·艾合买提说,“克老师个子小,年龄也不大,大家都亲切地称呼她‘娃娃头’。”

  90后的克地也木·木合旦在柯坪县是个“名人”,提起她,很多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大家叫我‘娃娃头’,我特别高兴,说明我很受欢迎嘛!”克地也木·木合旦笑着说。

  克地也木·木合旦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母亲当初坚持让她上汉族学校,这使她有机会与很多汉族孩子成为朋友。“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与汉族朋友一起吃饭、玩耍,一起经历成长的快乐,他们就是我的兄弟姐妹。”回忆起学生时代,克地也木·木合旦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2002年,克地也木·木合旦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内高班。2011年,她回到母校柯坪县二中,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克地也木·木合旦发挥自己精通汉语的优势,在全校范围内开展签署《我们是中华民族 我们风雨同行》联名信、‘民族团结,从我做起’等系列手拉手活动,并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我有一个梦》等感人的民族团结诗歌故事朗诵给学生听,反响特别好。”柯坪县二中党支部副书记阿依努尔·亚森说,《我们是中华民族 我们风雨同行》联名信还被发至全县各单位进行学习。

  在克地也木·木合旦的倡导下,一股民族团结的热潮在柯坪县二中掀起,民、汉学生在一起编辫子、玩游戏、互相辅导学习……诸如此类各民族一家亲的和谐场景比比皆是。(本版文字由本报记者柴葳整理)

  《中国教育报》2016年9月10日第10-1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项佳楚}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