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杏坛锦簇 浅吟低唱诉衷情

www.jyb.cn 2016年09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报

浙江省龙游县小南海中心幼儿园教师 陈禹安:

我要当幼儿园里的“大宝贝”

  4月到8月,在经历了笔试、结构化面试、才艺展示、体检、培训等重重考验后,我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幼儿园男老师。

  “为什么选择当幼儿老师?你不是男生吗?男生怎么当幼师?”一连串问题背后,是人们的惊讶和好奇。幼儿园天然是女老师的“主场”吗?其实不然。

  看现实环境,幼儿园的确是“阴盛阳衰”,女老师远多于男老师,没配备男老师的也不少。但3至6岁是孩子的启蒙性教育阶段,影响孩子的性格发展,若一个园区只配备女老师,可能会导致孩子性别单一化。毕竟男孩子应该有阳刚之气,女孩子也应学习男老师行动力强、做事果断的风格。

  朋友们都知道,我有一米八七的大个儿,所以他们总开玩笑:“孩子们会把你当成‘怪叔叔’吗?”说实话,类似的问题也曾困扰我。但真正接触到小朋友们才发现,只要我用亲切的笑容和语气跟他们互动,他们也会用真诚来回应我。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参加了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蓝天幼儿园的男幼师公开课评课。第一次进入幼儿园这个充满爱的世界,我被孩子们玲珑的眼神吸引,他们围着我问这问那,有个孩子还一直扯着我的衣角不放。或许在他们眼里,我真的像个“怪叔叔”,让他们充满好奇,而在我眼中,他们就像书本里写的,是“祖国未来的花朵”。那一刻,感性的我有了当男老师最初、最真的心动,选择男幼师,我就要把它当成一份事业来做!

  我该做些什么呢?第一是园区体力活,这是男人的先天优势,无可厚非;第二是改变园区“清一色”女教师的情况,别小看这点变化,多多少少能改变工作氛围;第三,让孩子们多个男性榜样,给他们更多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临近开学,心中紧张又期待。我要把最饱满的热情倾注于孩子们,用我的爱心和责任心呵护他们,希望他们能接受我这个一米八七的“大宝贝”。宝贝们,我来啦!(本报记者 蒋亦丰 采访整理)

河南理工大学辅导员 海波:

累得快乐 爱的奉献

  我的求学生涯遇到过很多困难,是老师无私的帮助,让我一次次渡过难关,所以我一直对教师职业怀有崇高的敬意。上大学时,我曾因竞选班干部失败而自暴自弃,辅导员多次耐心劝说,让我重拾自信,不仅顺利当选院学生会干部,还考上了研究生。在选择职业的人生路口,我毅然走上了辅导员岗位,想像我的大学辅导员那样,用自己的知识、智慧、人格魅力,去帮助和影响学生。

  担任辅导员两年,最大的体会是“累得快乐”:工作辛苦,但从学生身上得到的理解和信任,让我把每天和学生打交道当作最快乐的事。没有学生的支持,我的工作不会一直坚持,没有“累得快乐”,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和荣誉。

  今年秋季开学,我所带的2013级学生就进入了毕业班,希望他们都能顺利毕业,找到理想的工作。对辅导员岗位,我也有自己的期望:希望国家出台更多政策,创造更好的环境,推进辅导员职业化和专业化建设,并通过各种途径提高辅导员综合素质,以便更好地服务学生成长。

  从担任辅导员的第一天起,一些疑问就伴随着我:如何应对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复杂性和多变性?琐碎的日常工作该如何创新?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如何与时俱进?经过不断学习实践,这些问题正在化解:对于问题一,要不断学习,增强心理健康辅导能力,对每个学生都要深入了解和沟通,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对于问题二,要不断提升自己的理论水平,在正确理论指导下实践,在实践中总结、反思,提升工作效率和质量;对于问题三,要善用新媒体,以新的传播手段、教育方式和内容,唤起学生共鸣。

  大家都说辅导员是个“良心活”,是一个树人、育人、做人的工作。既然选择了这个岗位,就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以自己的执着,感动、激励更多的学生,用自己的青春热情、智慧汗水和责任担当,谱写教师职业最亮丽的篇章。(本报记者 李见新 采访整理)

哈尔滨市燎原学校特教教师 刘扬:

陪孩子们笑着过好每一天

  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虽然已经29岁了,但我喜欢这样一身活力的装扮。我是刘扬,一个80后特教教师。

  今年9月10日,我将度过职业生涯中的第4个教师节。2013年,作为黑龙江省首批特殊教育专业本科毕业生,我考入哈尔滨市燎原学校,开始了面向智力障碍孩子的特教教师生涯。

  尽管大学实习时接触过聋哑孩子,但走进燎原学校的第一天,我还是被震撼了:从7岁到21岁,吃饭难、入厕难、生活不能自理的唐氏综合征,发作时癫狂不止、打人伤己的自闭症……200多名学生形色各异。

  同情、心疼,是当时的第一感觉。面对这群孩子,我问自己:学了4年特殊教育,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学以致用!

  但事实跟想象并不一样,强大的心理需要的是时间和经历。刚开始,面对各种突发状况,我手足无措,每天8小时神经紧绷,一度很茫然,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

  但在困难面前,我没有动摇。向老教师请教,与家长交流,跟孩子近距离接触......如今,对班里10名学生的情况,我了如指掌,熟悉他们的病因、症状、性格,遇到任何突发状况,都能妥善处理。

  有的孩子大小便失禁,不论是上着课,还是吃着午饭,我和其他两位班主任都要及时抱起孩子去清洗。几年来,亲眼看到的事实让家长们放心。“煲电话粥”更是我们特教教师的家常便饭,每天,我都要把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反馈给家长,解除他们的担忧。

  这学期开学,学校一天就招收了十几个自闭症孩子,自闭症发病率的上升让我很担忧。特别希望社会能多关注这些孩子,关注特殊教育工作。

  为了工作便利,我在学校附近与人合租,每月的工资去掉房租、生活费、通讯费所剩无几,是典型的“月光族”。虽然工作的确是挺辛苦、挺累的,但我可以利用假期来休整,所以总体来说,我很满意现在的工作,也打算在哈尔滨扎根。

  对于我,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陪孩子们笑着过好每一天。(本报记者 曹曦 采访整理)

成都师范附属小学教师 姚嗣芳:

幸福,是纯粹而简单的状态

  我叫姚嗣芳,是成都师范附小的一名语文教师。

  1985年,从成都师范学校毕业时,我还是一个默默的、青涩的小姑娘。从教31年,头顶上多了“特级教师”“全国模范教师”等光环,但我依然痴迷教育、钟情学生。

  入职至今,我在教学一线没挪过窝。其间也有机会换种活法——2003年,领导让我担任锦江区教育局副局长,公示已下,但我不喜欢,也觉得自己不适合。有人说我傻,有人说我高尚,其实我只是遵从了内心的愿望,做自己喜欢做、能做的事。

  作为一名教师,职业带给我的幸福感非常真实,就是面对学生时纯粹而简单的状态。

  多年前,我听见有人对傅先蓉老师说:“傅老,我不想向你学习。”以提出“情知教育”而闻名的傅老只是微微一笑。“为什么不辩解呢?”我想不通。

  多年后,我也遭遇类似的场景:“姚老师,我觉得你好苦……”那一刻,我沉默了,也终于明白了傅老的心境。“桃李不言,苦在心中。”我和傅老是更接近的一种人——“幸福”来得比别人沉重,但却乐在其中。

  人生需要一个向导,可能我们无法在可计算的时间内到达港口,但至少能保证不偏离航线。这个向导是什么?或者说,从事教育工作,我们的行动指南是什么?

  我想到了一个失落已久的词——“忠诚”。初为人师时,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而正因为将当年的记诵变成了信守和修持,如今我或许可以说自己没有偏离航线,用当下时髦的话说,就是“不忘初心”。

  作为一名教师,我认为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在学生身上,一切我们认定的优秀和卓越,都可塑、都可能。学生不是被教化的对象,而是成长中的智者,需要我们的耐心、爱心、宽容心,和等待花开那一刻的信心。

  从教31年,我爱教育、教语文、不挪窝,但在教学上,我乐变革、勤探索、爱“折腾”。我最愿意承认的身份是:一名不断进步的语文教师。(本报记者 倪秀 采访整理)

湖南大学电气信息学院教授 滕召胜:

老师一句话 改变我一生

  赵思诚老师及其他早年调离湖大的退休“老电气”要返校了。经学生们一番“蛮横”要求,赵老师“投降”,答应“逃离”大部队,跟弟子们一聚。于是,我约了仪表实验室的李列老师、仪表专业79级同学和几位学妹跟老师聚餐,叙旧话新,大快朵颐。

  赵老师是我本科班主任,后来教专业课“电磁测量”。老师“文革”前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精密仪器专业,毕业后扎根湖南大学。

  我的学生,尤其是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的,都认为我成绩优异并自始至终喜欢这个专业。其实不然!大学时代的前半段,我是异常糟糕的,总做着文学梦,想着今后弃工从文。赵老师推心置腹地跟我交流过多次,说母亲病逝于癌症,所以他一直想学医,但天不遂人愿,高考后被精密仪器专业录取。

  “既然命运安排了,就接受吧!”这是赵老师常跟我讲的一句话。

  毕业设计我抓得很紧,经常跟赵老师讨论设计方法。有一次他说我的一个电路设计方案有问题,我立马说了另一种解决思路,老师有些吃惊:“我觉得你在专业方面很有天赋,如果坚持下去,肯定会很有创新的!”

  因为老师这句话,我认定自己适合学“电”,真正告别文学,变成彻彻底底的“电工”。

  1992年,我回母校读硕士,接着又读博士,赵老师很欣慰。有天晚上,他拿出了我的毕业论文说:“每届指导毕业设计的时候,我都让学生看你的论文,拿你的论文当范本,当‘葵花宝典’呢!”

  “是您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天我道出了对赵老师真诚的感激,但老师的回答令我极度意外:“老师嘛,对年轻人总归是这么鼓励的!”我一直以为赵老师认定我是一匹好马,适合测控专业,没想到他说那句话是对我进行鼓励和鞭策。

  因为赵老师的一句话,他曾经最担心的学生自信陡增,热衷于专业并乐此不疲。

  谢谢您,我敬爱的老师!

  祝福您,我亲爱的老师!(通讯员 曾欢欢 本报记者 阳锡叶 采访整理)

淄博职业学院教授 曾照香:

不求轰轰烈烈 只求做些实事

  我出生在沂蒙山区一个偏僻的村庄。小学时,一至五年级同学挤在一间教室里上课,晚上我就在妈妈纳鞋缝衣的煤油灯下温习。

  1986年,我从原山东工业大学电气技术师范专业毕业,到淄博职业学院的前身之一——淄博化工学校任教,在讲台上一站就是30年。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我更看重两个过程:青年学子踏入校门到成功步入社会的过程和教学团队一步步走来的过程,它们正是我作为教师的情结所系。

  教学不是简单的重复劳动,而是一门艺术、一门学问。多年来,我在教学上努力钻研,有些课程虽讲过不下百遍,但每次上课前都精心准备,及时引入国内外教学改革和自己在专业领域的研究成果。我带领团队开发专业教学资源,搭建多媒体学习平台,将传统课堂变成师生知识探究、互动和实践的场所。

  几年下来,我负责的电气自动化技术专业被评为国家重点建设专业和山东省品牌专业,主持的两项研究成果获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门课程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和精品资源共享课。2007年以来,我指导的学生获得国家级竞赛一等奖3项,省级竞赛一等奖30多项,双证书获取率和就业率均达100%。

  这些成果的取得,离不开团队的共同努力。为建设教学团队,我制定了师资队伍建设发展规划和青年教师培养计划,鼓励教师下厂实践锻炼、进修学习、参加各类学术会议,帮助青年教师参加课题申报和研究、撰写论文、编写教材,并通过团队集体备课、评课、说课,帮助新教师尽快进入角色。2008年,我带领的“电气自动化技术专业教学团队”被评为国家级教学团队。

  我并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是做了一些实事。而能实实在在地做事,凭的是对职教事业的热爱,和对教育理想的坚守。(本报记者 魏海政 采访整理)

  《中国教育报》2016年9月10日第1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项佳楚}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