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支教一年 我成了学生的“半个家长”

www.jyb.cn 2016年10月11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今年大学新生入学后的数据显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三所重点高校来自农村地区的学生比例都超过了15%。农村“寒门学子”有了更多上重点大学的机会,自然令人欣喜。但是,师资不足、硬件欠缺、教育理念落后等农村基础教育的问题仍然没有彻底改观。农村孩子究竟需要怎么样的教师?紧跟城市是否是发展农村教育的唯一方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同时,在一些农村地区,“读书无用论”已再出江湖。

  “金老师,这学期你负责九一班和七二班的语文,辛苦你啦。”杨主任很热情地说。

  这是我初到支教地的场景,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个人很喜欢语文,征求支教老师志愿时就报了语文,但是一下子教两个班的语文,其中一个还是毕业班,我心里未免嘀咕。

  我暗想,是不是因为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的身份,让领导对我抱有过高的信心?不久后我就发现,也许这样的决定只是无奈之举。

  在我支教的学校,语文组除杨主任外,只有两位语文老师,承担的却是八个班的教学任务。由于缺少地理和历史老师,同行的另一位同学不光要承担整个七年级的地理教学,还要给八年级上历史课。“我们学校教师缺编严重,今年要不是你们来了,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后来大家一起吃饭,校领导总要说类似的话,还不停地道谢。

  “我们这里是优秀老师的摇篮和培训基地”,相处日久,我们经常听学校领导这样讲。

  原来,学校也不是一直缺老师。每年,学校都会向县教育局打报告,争取来几个新教师。然而,学校留不住青年教师,尽管签有基层服务协议,新报到的青年教师都待不久。教学有了成绩,能去县里的都调到了县里,能够回家乡的想办法回了家乡。“我们新招一个青年老师,用了几年时间培养,好不容易教出成绩了,却又都离开了。因此大家常说我们学校是优秀老师的摇篮。”

  一般来说,青年教师有想法有干劲,容易出成绩,学校都愿大力培养。但是面对青年教师流失问题,学校领导也没多少办法。学校能干事情、愿干事情的青年教师越来越少,年纪大的老师们难以持之以恒地热情付出,教学质量势必下滑。

  频繁更换老师,学生从心理上也难以接受。曾有孩子向我诉苦,每年都要换个老师,每次都要适应新的教学方法;也有学生会比较不同的老师,如果觉得现在的老师没原来的好,相应课程的学习热情就会减弱。有些孩子还会对老师产生情感依赖,如果老师突然离开,对孩子的伤害是巨大的。我在收到孩子们写的“老师,你会永远对我们好吗”的纸条时,心情是沉重的,毕竟自己也是个过客。

  为什么优秀农村青年教师留不住?很多人可能会说,因为待遇太差呗!然而在我看来,待遇低只是部分原因。

  目前农村青年教师正陷入一个两难境地:肩负的责任越来越重,分散精力的因素越来越多。这种不对称的痛苦撕裂着他们,迫使他们不得不思考“走还是留”的问题。

  青年教师被学校要求“压担子”和“挑大梁”。每年常规举办的各式活动和比赛,一般都由青年教师代表学校参加,眼下力推的教学改革,在年长老师那里遇到不小阻力,也需青年教师承担主要工作。青年教师还要面临一个更费心的难题:想要成为学生眼中的好老师,只上好课是不够的,还要成为学生的“半个家长”。

  父母去异乡谋生,孩子沦为留守儿童,陪伴他们的是年迈的爷爷奶奶。我记得一次学校开家长会,来的人很多都是老人,有的带着更加年幼的孩子,有的背着竹篓刚从集市回来。在老人眼中,照顾孩子意味着让他们吃饱穿暖、给零花钱,至于孩子的学习和成长,他们没有能力顾及,于是这个责任几乎全推给了学校。

  在周记里,有的孩子会记下节日对父母的思念,有些孩子则会写感觉自己不受父母重视,还有的孩子已流露出那种与年龄不相符的灰心和失望。他们急需有人填补父母不在的空白,因为年龄接近,青年教师更易成为他们寄托感情的对象。孩子们经常会跑到办公室,有时说说自己的心事,谈谈班级趣闻,更多时候什么也不做,只想聚在老师身边。有时候,他们会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拿给老师分享,也许是棒棒糖,也许是路边采的一朵花,也许是地里的一点产出。

  责任重了,教师得到的保障却相对不足。每月工资也许在镇上看起来还可以,但相较因从事这份工作而放弃的外部机会却远远不值。我刚去支教时,教师还和学生一起挤在学生宿舍楼,现在镇上建起了公租房,教师住房问题才得到初步缓解。另外,有的老师无法解决个人问题,势必会影响到工作。难怪学校领导会说,学校想要留下人来,还得做好婚介工作。

  农村青年教师大量流失,绝非好事,然而完全堵住青年教师流动之路并不合理。青年教师的合理流动,有助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政府不应简单地在政策上设绊子,让青年教师走出去不用走门路找关系,也不必采取辞职、离岗这样决绝的方式。如此,有想法的青年老师就不必花费心思琢磨“捷径”,也不必因为外调无路而灰心丧气,至少能在一定时间内,一心一意地投入教学和教研工作。

  学校管理者也应转变视角,不能只把想要外调的青年教师视为麻烦,这样只会导致青年教师产生对立情绪。如果学校平时多与青年教师交流,及时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困难,反而有助于把麻烦转变为正能量。有些青年教师会考虑感情因素,选择继续坚守,而那些最终离开的教师也能“开开心心地工作,开开心心地离开”。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