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大学生公益创行:一个项目,不是一群好人的自娱自乐

www.jyb.cn 2016年10月14日   来源:南方教育时报

大学生公益创行报告:

“一个项目,不是一群好人的自娱自乐”  

  刚刚结束的慈展会,把来自深圳、广州几所高校的大学生推向了公益创业的领奖台。公益创业比一般的创业更难,90%的项目都会死掉,但真正对创行有兴趣的人不会因为一两次失败止步。环境在筛选着创行大学生,同时这些还未走出校园的年轻人也在用严格的眼光审视着自己。

  9月28日晚,在深圳大学创行团队招新的二面现场,7个小组依次路演,接受创行评委的提问,学生评委们要从报名的140人中选出30多人加入团队。 “一个项目,不是一群好人的自娱自乐”,这句话从一位准备加入深圳大学创行团队的大一新生口中说出。

  不入“虎口”怎知身手

  9月25日,第五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在深圳落幕,来自广东五所高校的5个创行项目进入“与人青年创新奖”十五强,四支深圳大学的创行团队进入中国公益创客项目百强。其中,陈冲代表暨南大学“碟光可鉴”项目的创行团队首次参加第五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获得活力奖,奖金为5000元。在一份宏大的创行计划书面前,这笔钱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但对大学生们的鼓励,不可小觑。

  “碟光可鉴”项目致力于线上、线下回收旧光盘,回收后的光盘引入学校手工课,通过艺术加工和技术回收,达到废物利用的最终目的。“碟光可鉴”能在立项初期获奖,陈冲很意外,与她一起获奖的还有一些执行了两年以上的项目。“碟光可鉴”是“与人青年创新奖”十五强里最晚立项的一个,整个团队大约三、四个月前才开始调研。紧凑的时间给陈冲的团队极大压力,她几次感觉到时间紧迫,“像刀架在脖子上”,她把“deadline”作为头像,提醒自己提高做事效率。

  公益创业项目通常会经历四个阶段。早期,项目成员发现问题,对社会问题做初步调研,调研过程中进一步发现痛点;在第二个阶段,项目成员针对问题做出不同方案,评估各方案的可行性;在第三个阶段,项目成员开始执行方案,并在执行过程中形成一个商业模式,联系相关的合作方;在最后阶段,项目成员必须明确受众,展开推广。

  按照一个公益商业项目发展的年轮来看,“碟光可鉴”项目才走到“青年时期”,团队成员们经历了收集数据、社会调研阶段,即将迈入解决问题的阶段。

  在慈展会上,陈冲和一群正带领项目进入“中年时期”的团队站在一起,她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很好奇。一方面她觉得从事不同领域的人因为公益聚在一起,这个世界很光明;另一方面,她也在积极收集可以合作的组织、机构,为项目进入下一个阶段做准备。陈冲的微信名叫“刃”,她说这个字指的是“韧”,“希望自己能屈能伸”。就读会计专业的她,已经可以用科学的术语介绍光碟原料——聚碳酸酯的环境危害。

  在慈展会的路演现场,陈冲喊出了创行的口号:“运用积极的商业力量,践行企业家精神,共创更美好、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自2002年进入中国,创行项目覆盖了全国277所高校,获得60余家中外知名公司的支持。在全世界,加入创行的人有来自36个国家1700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也有学术界人士和企业界领袖。很多大学生把创行作为自身能力的试金石,在知乎上,一个大学生回答了关于大学生加入创行的问题,“你是怎样的人,多半会得到怎样的结果。”

  不打“情怀牌”的现实主义者

  广东药科大学“智智不倦”创行团队在“与人青年创新奖”中获得银奖。作为成绩最好的大学生参赛团队,“智智不倦”团队成员们都已培养了一套深入市场销售、推广的实战经验。在项目中担任销售的队员李登,期望自己从参与的项目中培养与商家交流的技能,在推销智力障碍人士制作的手工皂的过程中,他已经克服了最初面对陌生人提出要求时的恐惧,面对合作商的拒绝,可以从容不迫地“拿出一套备选方案”。和项目团队中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不相信改变世界的童话故事。

  不打“情怀牌”,也是这群大学生做公益时对自己的基本要求。李登觉得自己有理想,但更多时候是个现实主义者。在指挥一个项目落地的过程中,创行团队的项目要求与普通公益项目不同,创行的目的是让公益可持续发展,帮助做公益的人产生经济来源,可以自给自足,这样的目的要求对大学生们更实际。

  担任一支创行团队的领袖,一个很重要的能力是“鼓励队员坚持下去”。李登和陈冲都以激发新生的动力为己任,他们的队员有时“一个人要做几个人的事情”。如果队员产生了中途退出的打算,他们首先会想方设法把队员留下来,期间他们会遭到团队内部的质疑。他们在团队招新的过程中都希望新人“乐观、积极”,因为“创业团队的氛围非常重要”。

  参加慈展会的几个大学生项目经理都提到,自己在寻找“脚踏实地、靠谱”的人。其中,深大创行的“租租侠”项目经理张泽周这样解释,“没有走出社会的年轻人普遍眼高手低”,如果项目成员不在一开始抱着“我要改变世界”的想法,坚持下去更容易,因为遇到挫折,想改变世界的人最先产生心理落差,会更早放弃、退出。

  为了曲线救国打入市场,张泽周也为“租租侠”项目设计了几种盈利模式,并开始寻找合作方。他打算先从干洗服务、自行车养护行业入手,逐渐加入广告服务。“租租侠”的闲置物品租赁平台准备在10月初完成初步搭建。上学期,张泽周和“租租侠”的队友们整日忙碌,有课程时平均睡眠不到7小时,在这个学期,他对自己的生活作出调整——“不要想得太高,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招新活动结束后,他可以从加入创行团队的新生中选择3个人加入“租租侠”项目。

  张泽周是一个很有雄心的项目经理,他希望未来至少每个深大人都听说过“租租侠”,他要求新加入的组员“有很明确的方向”,在遭遇阻力的同时,如果不能实现最开始的设计,就折衷完成目标。张泽周希望建立一个有使用者数据库的平台,但他周围计软专业的朋友都达不到这一要求,使用校外的团队费用又太贵,“只能先将平台上线,其余的慢慢来”。

  因为实现创行项目比创业难度高,目标越小的项目落地的空间越大,大部分项目经理的想法都比张泽周更朴素。张泽周的同学,“执秆为画”项目的经理陈嘉豪想“让从事麦秆手工艺的艺术家最后能有50~100人就好”,他从上一届项目经理手里接下“执秆为画”项目,他对项目的预期是“只要有一部分特别忠实的消费群体就够了”。

  及时结束也是正确的事情

  深大创行在2010—2012年间经历了一次从主席到核心成员的大换血,“2012年以前的项目资料全都丢失”,朱智君说。朱智君是深圳大学创行团队的现任主席,带领深大创行走入第十二年。团队招新结束后,他准备与团队成员一起建立更多的项目模板。

  失败的创行项目往往因为技术、场地等原因无法落地。朱智君去年和队员计划回收利用茶渣,完成“荼蘼茶室”项目。通过调研,他发现广东省有大量茶渣可以做成茶饼,用来消除异味、吸收杂质,甚至用于吸附污水废水,还可以变成茶肥料。

  经过考察,朱智君和团队确定“荼靡茶室”在技术上可行。他联系了华南农业大学的一位老师,对方承诺提供设备,协助他们完成检验。随着项目的深化,朱智君却发现他和团队成员很难从深大去华农做这个项目。他们选择了第二种方案,开始从深圳周边收集茶渣,然后买了一个堆肥带,经过一两个月实验,朱智君发现自己的做法很不科学,没有大量对比分析,实验结果并不理想,但他们没有实验场地进行对比实验。学校园丁只能给他们解答操作过程中的种植难题,不能为他们解决场地问题。

  回顾这个项目,朱智君发现自己忽略了很多隐藏的问题,连项目最基础的原料收集都遇到了阻碍。他们只能从周边寻找零散的原料,茶饮料厂等大量产出茶渣的企业本身就有一个完整的茶渣处理链,“就算攻克了场地问题,原料问题还是没法解决。”

  朱智君加入深大创行是受到了一位朋友的影响,对方“是一个正能量、积极的人,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帮助别人”。朱智君的这位朋友高考前会抛开复习先解决别人的问题,这件小事成为朱智君加入创行的动力。“我觉得每个人都做点事情帮助身边的人,世界也许会更好呢”,他说。

  90%的项目都会死掉,但真正对创行有兴趣的人不会因为一两次失败止步,这是朱智君们正努力营造的大学生创行生态文化。“不问路在何方”,是他们的心路历程。朱智君说,一个项目的结项、死亡很正常,但不会影响整个团队发展。正常的项目都有这样的生命周期,每个项目都有瓶颈,当项目遭遇瓶颈无法继续,“及时结束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不如重新开始一个项目”。(本报记者 程玉珂)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