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现代学徒制如何从形式走向内涵

www.jyb.cn 2016年11月18日   来源:浙江教育报

  当下,现代学徒制作为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一项培养模式,在全国不少职业院校开展得如火如荼。然而,在实践中,仍有许多难题亟待破解,如缺乏公用经费支撑、学校和企业之间的“温差”难以消除、管理上存在难度……

  如何找到自己的发展路径,形成符合浙江经济社会发展特点、具有浙江特色的现代学徒制?这条路,浙江省走得“小心翼翼”。经过前期大量调研后,2016年2月,浙江省教育厅等6部门决定在全省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4月,全省现代学徒制试点培训会在丽水召开;6月,省级现代学徒制试点名单出炉,90家试点单位先行先试,打响了一场改革的“攻坚战”……在浙江省,现代学徒制的推行逐渐由自发走向自觉,从表面走向深层,从形式走向内涵。近日,浙江省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现场交流会在绍兴市召开,各试点县市区、学校、企业代表200余人齐聚,就前阶段探索展开讨论,聚焦的话题正是“现代学徒制如何从形式走向内涵”。

  因地制宜,避免现代学徒制“水土不服”

  当浙江省一些职业院校开始试水现代学徒制时,无论是校长、教师,还是企业家,都无法预判这样的人才培养模式能推行到什么程度,能带来什么。与德国等职业教育相对成熟的国家相比,我国还没有出台相应的法律、政策,许多推行现代学徒制的条件尚不具备。

  面对疑虑,浙江没有选择退缩,相反,却成了最积极、最开明的改革者:选择具备一定条件的县市区、学校、企业作为试点单位,学校可以自行选择合适的专业推行现代学徒制,各专业在坚持标准的基础上可以进行多路径探索、多元化实施。诚如省教育厅副厅长朱鑫杰所言,“改革就是摸着石子过河,先行者先受益。不能等政策出台后再去实践,学校等不起,企业也等不起。”

  今年3月,绍兴市柯桥区职业教育中心召开了专门的研讨会,讨论的焦点是“什么样的专业适合开展现代学徒制,合作企业应该具备怎样的条件”。在梳理、分析了全校26个专业的特征之后,学校决定在服装、纺织品花样设计、染整、电子商务、电梯安装与维保、烹饪、汽修等7个专业率先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

  在杭州市临平职业高级中学,数控、计算机、汽修3个专业在试行现代学徒制的过程中凸显出不同的专业特色。数控专业和杭州职业技术学院、杭州老板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大精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西子电梯集团有限公司联手,探索中高职衔接的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计算机专业和联想集团合作,在学校建立联想3C实训中心、联想3C服务中心。学校聘请联想专家进校开展岗位知识与技能的集中教学,学生在企业由师傅带领,在各个岗位学习、体验。汽修专业根据汽车维修工、汽车油漆工、汽车钣金工等不同工种,寻找对应的合作企业,实现岗证融通、一专多企。

  校企协同育人,关键是要调动企业积极性

  今年2月,省教育厅等6部门下发了《关于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浙江省将以职业院校和企业为主体,形成校企共同招生招工(徒)、共同制订培养方案、共同开发课程与教材、共同组织教育教学、共同建设师资队伍、共同管理与考核评价的一体化育人机制。“现代学徒制是校企合作的升级版,坚持6个共同是校企合作的基本内核。”朱鑫杰一语中的。

  但校企双主体育人,企业是否心甘情愿参与其中呢?不少与会者坦言,“和企业的合作不稳定、难持续、浅层次”是他们在推行现代学徒制过程中遭遇的瓶颈。对此,朱鑫杰强调:“校企协同育人,关键是要发挥企业的主体地位、调动企业积极性。”

  “企业是追求利润和效益的,只有当企业尝到‘甜头’,他们才会将更多精力投入学校。因此,学校要站在企业角度,按照企业需求来‘量身定制’人才。”杭州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许淑燕如是说。早在2009年,杭职院就联手女装领军企业达利公司成立了达利女装学院。新学院一个最大的变化是不再培养“大一统”的服装专业人才,在整个产业链中,他们选择把目光聚焦在制版工艺上,以设计和制作女装为教学的主攻方向。学院将课堂搬进达利公司,除双休日外,学生食宿都在公司,每天上下班打卡。如今,达利女装学院师生合作研发的产品占到了公司的三分之一,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杭州市职成教教研室主任张金英对此深表认同:“学校和企业要实现共赢,就要从人才培养中找结合点,从生产性实训中找切入点,从技术研发中找兴奋点。”在张金英看来,校企在教学性实习场所、生产性实训基地的合作,只是初始的合作,要使校企合作走得更远、更具活力,就要在技术研发和工艺流程改进等方面进行深度融合。

  凝聚合力,为现代学徒制“保驾护航”

  3年的学习时间,一半时间在企业,教学质量能否保证?企业生产线上,机器动辄上百万元,安全风险、财产风险谁来承担?在国外,学徒和企业签订的合同有很强的法律效应,但在我国却没有这样的法制环境,企业的核心利益如何保护?“现代学徒制涉及学生、学校、企业等各个利益群体,单靠一方力量很难推进,只有凝聚合力,才能让现代学徒制走得更远。”会议中,与会者达成了这样一种共识。

  湖州市于2011年启动实施现代学徒制,市政府在政策、资金上进行要素配置,不仅财政、人社、经信、教育四部门联合发文,而且实现了使用财政专项经费向企业购买服务、补助带教师傅;人社就业专项基金向“校企合作智能制造实训基地”建设倾斜;教育局和经信委共同负责试点企业的资质条件认定和学徒的登记注册……制度设计、政策引领,如同给企业、学校吃了一颗“定心丸”,积极性也随即被调动了起来。

  在长兴县,现代学徒制的推行也从“单打独斗”迈向了“抱团发展”。长兴职教中心、长兴技师学院与6大园区共建“产学研”一体化人才培养培训基地。县政府给每个职能部门都下达了“任务书”。财政局负责落实校企合作专项经费,发改委负责规划、指导校企合作项目和实训基地建设,经信委负责引导园区、企业积极参与职业教育;教育局负责推进校企合作办学和现代学徒制试点……

  朱鑫杰同时强调,职校校长既要做教育家、政治家,也要成为社会活动家,现代学徒制能折腾到什么程度,就看校长资源整合的能力。(本报记者 胡梦甜 通讯员 徐兆成)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