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JCRC留给我的无价财富

www.jyb.cn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南方教育时报

  刚到新加坡的头几个月很想家。“茫茫宇宙中的一粒氢原子”,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表述方式,用来形容那一刻的我是确切无误的。如今的我却时时想念着新加坡,想飞回去吃夜里的肉骨茶,去圣淘沙吹海风。

  现在的我多了许多坡岛情怀,对新加坡的称呼也从庄重正式的“新加坡”变成了“小岛”,就像新婚夫妇一开始还相敬如宾,七年之痒之后就阿猫阿狗地随便叫了。

  这4年岁月将我牢牢刻在了北纬一度的土地上。这4年的生活圈似乎一直围绕着119 Dover Road展开,与许多四字缩略语结下了不解之缘。比如说JCRC。JCRC的全名是Junior Common Room Committee,是宿舍里的学生会。两名室友LHR和WMY都是JCRC的成员,他们怂恿我加入JCRC只用了一个理由,就是加入JCRC不用担心被学生宿舍踢出去。对“白天蹲路边,夜里睡长椅”的恐惧感,让刚来新加坡的我想也没想就加入JCRC。事后我才知道是骗人的。

  加入JCRC需要面试,LHR说面试时只要一个劲儿地说会做video就会被录取,因为根据内部消息JCRC缺少做Video的人。我记得我在面试中说出这些话时,面试的那几个家伙看我的眼神像是黑夜里的灯泡,又像是饿狼遇上喜羊羊。

  当然,在说任何大话前,请先确保自己还是有一点料的。我和他们说我以前拍过一个短片,但我没说是什么短片。那个短片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弄的,结构节奏剧情镜头全无,前两天我翻出来看忍住没吐,但看了15秒就关掉了。

  虽说我凭着炫耀夸张加入了JCRC,但从JCRC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货真价实的Video Maker。4年里制作视频的软件换了一个又一个,从Microsoft Movie Maker到Ulead Video Studio,再到后来的Adobe Premiere和After Effects……当然还不包括做特效用的Particle Illusion和3DMax。我有一次为了做一个关于Dota的视频还把魔兽里的人物模型导了出来……我想这些都是JCRC带给我的无价财富。

  我于2008年加入JCRC,2009年离开。期间我参加了换届选举,不过最终没有当选。这段经历后来出现在了我的个人简历里。

  作者本科就读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系,目前系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娱乐技术专业研一学生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