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家校合力规避儿童失踪

www.jyb.cn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浙江教育报

  11月16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发布平台公布了一组数据:从5月至今,该平台共发布失踪儿童信息286条,找回儿童260名;其中离家出走的占58.5%,成为最主要的儿童失踪原因,而占据第二位的是溺水身亡,占12.3%;两者之和大于70%,远高于其他原因。

  从这组最新的数据来看,相比拐卖、绑架以及恶性治安事件等不可控情况,离家出走、溺水等成了导致儿童失踪的最大原因。而值得庆幸的是,这类儿童失踪案件可以通过学校、家长的努力进行有效规避。对此,家长应该怎么做?学校又该如何引导?

  家不应成为孩子的“围城”

  在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发布平台公布数据的第二天,中学教师郑丽君和王龙华的微信朋友圈被同一则“寻找9岁女孩子”的寻人启事刷屏。根据他们的描述,一时间,“微友”和媒体纷纷接力转发,热心帮助家长寻找走失的孩子。“每丢一个孩子,就会影响一个家庭。一对夫妻带上双方父母及近亲,至少有8人从此失去了家庭幸福。”每当看到网上流传的失踪儿童信息,杭州市滨兴学校的姚贺国也总是第一时间求证并进行转发,“我想,所有家长都有这样的同理心,希望能通过自己有限的力量帮助孩子回家”。

  今年2月,一个11岁男孩小真(化名)在离家出走整整一个月后,在求助站被家人找到。据了解,这已经是他第五次离家出走了,而这一次离家出走的原因很简单——他妈妈数落他背课文的数量比其他同学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教育专家孙云晓分析,回顾小真的成长历程,他从2岁到9岁都和外婆住在一起,与父母相聚的时间寥寥无几。“这也意味着,他和父母之间很可能缺乏基本的依恋和信任,也就很难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在缺乏良好亲子关系下的批评、惩戒,效果并不好,甚至会产生负面作用。”在孙云晓看来,缺乏感情基础的教育是脆弱的教育,小真留守期间所产生的分离焦虑和心灵创伤,需要父母通过长期的关爱和正确的引导慢慢修复。

  “家,是温馨港湾的代名词,多少人不远万里不辞辛劳只为回到这个地方。然而,现在很多孩子却把家视作不愿归的‘围城’。”安吉县梅溪中学教师胡彩宏感叹,亲子矛盾是诱发孩子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她告诉记者,按照教育部文件要求,有条件的学校要设立中小学心理辅导室,每所学校至少配备一名专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同时要提高全体教师特别是班主任开展心理健康教育的能力,加强生命教育和青春期教育,这些措施的实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孩子的“心病”。“学校如此,家庭更应如此。家长要理解孩子、尊重孩子,平时加强陪伴和沟通。”她说。

  孙云晓也建议,父母首先要意识到亲子关系对孩子教育的重要性,如果孩子不能与父母建立安全、信任、互相尊重的亲子关系,那么很可能为孩子未来的成长埋下隐患,如离家出走事件的发生;其次,父母还要懂得根据亲子关系的特点来选择正确的教育方法,个性化的教育才是真正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教育。

  教给孩子远离危险的能力

  一直以来,防溺水教育是学校安全教育的重要内容,尤其到了假期前夕,学校都会联合家长积极开展防溺水宣传工作。令人扼腕的是,相关调查显示,每年未成年人溺水身亡的数据只升不降。

  “尽管如此,家校合作依然是预防溺水事故发生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式。”长兴县雉城中学教师朱少敏认为,把一些不利因素遏制在萌芽状态,可以让孩子尽可能地远离危险。同样来自该县的龙山幼儿园教师叶莉莉介绍,她所在的幼儿园每年都会采取多种措施提高家长与儿童的防溺水安全意识,如发放《告家长书》、签订防溺水安全责任书、开展“学生安全千万家”教师家访以及“防溺水进课堂”等活动,不仅帮助孩子们认识到防溺水的重要性并学会保护好自己,同时也提高了家长对防溺水安全的警惕性。“孩子的言行大多受到成人的影响,作为家长必须做好榜样。只有家长自己做到位,才能更好地保护孩子。”她补充说,“此外,防溺水宣传工作的范围应该更广一些,尤其是针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留守儿童和未入校就读的儿童等,社会各界要加强对他们的防溺水教育。”

  “在防患于未然的基础上,我们还要让孩子学会如何面对危险。特别是当危险发生后,他们该如何进行自我保护,将伤害减小到最低值。”幼儿教师王茜常常将安全教育渗透于日常教学过程中,她会有针对地就幼儿时期常常发生的一些不安全现象进行剖析,以情境模拟的形式预设各种不安全现象,让幼儿根据所学的安全防护知识,提出各自的观点和处理办法,达到防治结合的目的。

  “通过安全游戏、角色扮演等方式能够让孩子有更深刻的认识。”同样是幼儿教师的苗潇婷十分赞同王茜的做法,“对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要趋于多样化,不能只通过口头教育,如‘不跟陌生人说话’‘不吃陌生人东西’等‘不’字开头的警告,而是应该给他们一些选项,建议他们‘你可以怎么做’。”

  任职于长兴县中心幼儿园的曹静也十分关注儿童失踪,她对记者说:“除了学校、家庭携手展开安全教育,社会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比如各地民政部门的主要职能之一就是进行社会救助,帮助失踪人员及其家庭成员寻找彼此,但前提是这些人员曾接受过救助站的帮助。当不具备社会生存能力的儿童走失后没有得到相关机构的帮助时,就很可能会被拐卖或者遇到意外。如果我们能够建立一个完善的档案和追踪搜寻体系,那么失踪儿童也就有一张更好的保护网。”(本报记者 朱丹)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