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老师挨打不能淡化成师道尊严问题

www.jyb.cn 2016年12月0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近日,一小学生家长带着4名社会人员,闯入位于广西全州县城的全州博雅双语学校,4名老师遭殴打,怀孕的谢老师也未能幸免,后在其他老师保护下躲进厕所,报警求助。事后,谢老师出现先兆性流产症状。而事情的肇因,只是家长听孩子哭诉说老师打他。

  暴打老师,天理不容。这八字箴言听起来有点复古意味,却有着契合现代教育伦理和社会法治精神的基本逻辑。孩子毫发无损,家长却听不得孩子抱怨,以有罪推定的臆断寻求私力救济。这背后起码隐喻着两重悲怆的现实:一是家长对学校教育缺乏信任,总以受害者或消费者心理,把自己定义为等价交换规则领域的“上帝”,习惯于鸡蛋里面挑骨头。而丧失合法惩戒权的教师,就处于动辄得咎的境地。二是在教师与学生及家长的纷争中,少数人不信明规则、只信暴脾气。比如孩子与老师的矛盾,当然不见得老师就永远有理;不过凡事讲究证据,凡事要诉诸程序正义。与其领着社会人员把自己闹进拘留所,倒不如有理有利有节地投诉举报,理性解决问题。

  一边是尊师重教,一边是教师挨打,这种分裂的现实,令人羞愤难平。今年3月,陕西宝鸡2名学生与男老师在课堂上发生争执,放学偶遇后学生暴打教师,最后是居民报警求助。结果老师被送医治疗,打人者则被“批评教育”。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5年至少有13起教师被学生袭击事件曝光,其中有3起的施暴者是学生家长。然而,到了事后处理阶段,赔个礼、道个歉,握个手、言个和,上两堂思想教育课,事情似乎也就过去了。在处理老师挨打事件上,司空见惯的一个误区,就是把触及底线的法治事件,活生生给捣糨糊成了道德问题。后遗症当然是明显的:老师只要没受到严重伤害,事情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亟待明确的常识是:打老师首先是违法行为,悖逆道义是其次的。《教师法》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侮辱、殴打教师的,根据不同情况,分别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行政处罚;造成损害的,责令赔偿损失;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再不济,莫名其妙打人,《治安管理处罚法》也不会视而不见吧?打老师就是违法,素质高低是另说,警察要管、司法要惩,这才应该是常态。

  在教师挨打问题上,有待反思的层面还有很多:比如从根源来看,很多时候是因为教育惩戒权虚置,而“熊孩子”又不能不管,这个过程中,权责的真空地带,就很容易出现各说各话的现象。如果适度惩戒孩子是教师的合法权利,哪来孩子矫情的“哭诉”?从处置过程来看,家长委员会等组织的缺位,也会导致教师与家长之间缺乏对话通道,加之校园安保力量始终是个短板,才出现家长领着社会人员扰乱校园的闹剧。

  “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师傅严格不起来、教师体面不起来,怎么行?今天,法治环境更为清朗,教育制度更为健全,是该让稳态制度捍卫师生之间及教师与家长之间的互信了,更要将“暴打老师”等闹剧,从当下教育环境中严肃清场。(作者邓海建,系媒体评论员)

  《中国教育报》2016年12月1日第2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