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行动,在欺凌发生之前

www.jyb.cn 2016年12月16日   来源:浙江教育报

  编者按:12月8日,北京中关村二小一名四年级小学生疑似在学校遭受同学欺凌,其母亲愤怒谴责校方和施暴者家长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引起许多家长、教师与社会人士对校园欺凌的关注。校园欺凌与校园暴力事件频发,不仅伤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也冲击着社会道德底线。日前,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了《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意见》强调,对实施欺凌和暴力的学生必须依法依规采取适当矫治措施予以教育惩戒。对犯罪性质和情节恶劣的,必须坚决依法惩处。李克强总理日前在第六次全国妇女儿童工作会议上指出,校园应是最阳光、最安全的地方,要进一步加大执法监督和政策执行力度,严厉打击校园欺凌、暴力、虐待、性侵等侵害儿童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

  那么,校园欺凌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怎样的孩子容易遭受欺凌?如何预防欺凌行为产生?出现欺凌行为,家长和学校应该如何应对?本期,我们从构筑有效心理预防机制角度,探讨如何对校园欺凌说不。

  下课,男孩奇奇抢了玲玲的考卷,大肆嚷嚷“才考了48分,真傻透了”。学生们都跑过来围观,你一言我一语,玲玲窘得大哭。

  “同学们,此时此刻,如果你就是片中的玲玲,听到奇奇这么说你,你的心情怎么样,你会怎么做呢?”

  “刚才我们聆听了玲玲的心情,感受了被欺凌者的内心世界。现在作为欺凌者的奇奇,他的心情又是怎样的?此时此刻,作为奇奇,你会怎么做?”

  “在刚才的视频中,还有一群同学目睹了这件事。作为旁观者,看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又可以怎么做?”

  随着授课教师温岭市松门小学陈晔军的循循善诱,通过角色扮演等做法,面对欺凌,如何求助、如何建立同理心、如何帮助同学等方法巧妙地层层揭示。学生们知道了“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扮演过不同的角色,可能是旁观者,可能曾经是受欺凌者,甚至是欺凌者。在校园生活中,应多一些真诚鼓励,少一些恶言相对”。

  这堂名为“言语有温度”的心理团辅课让台下200多名听课教师觉得很受益。这是日前省教育厅“百人千场”心理学专场“浙师心理学+”服务中小学走进丽水活动的一个场景。针对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事件频发的现实,浙江师范大学和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一起策划了这项活动。

  目前,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频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如何制止校园欺凌和暴力,成为当前教育和社会的热点。

  “欺凌常常是群体行为,让协助欺凌者、煽风点火者、围观者转化成为保护者,是人们营造正面教育生态的努力方向。”在现场,校园欺凌研究专家、山东师范大学副校长张文新教授表示。“要从源头上遏制校园欺凌的产生,依法依规处置的关键是保护遭受欺凌和暴力的学生身心安全,并促进施加欺凌和暴力的学生内心感化、行为转化。要研究欺凌行为背后的心理机制。”被欺凌者常有消极的自我概念或者自我认知,欺凌损害其自信心与自尊心,缺乏社会支持,极易导致产生抑郁、焦虑等问题。而欺凌者常常有盲目的“智力优越感”,在同伴群体中有较高的控制欲望,缺乏自控能力,会形成攻击性人格。其父母往往对孩子的控制性较强,家庭间缺少交流,父母较多使用暴力。

  确实,中小学生和校内其他学生的互动尤如微型社会,一个复杂的大团体。学生必须学习与人相处,控制自己的情绪,接纳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同学,学习解决人际相处上的问题和冲突。欺凌现象的背后涉及复杂的心理问题,因此,浙江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孙炳海认为,教师学一些心理学知识很有必要,高校等专门的研究机构应该提供有关服务。

  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办公室主任庞红卫说:“要改变欺凌现象多发的状况,需要各方努力。尤其要关注学校良好生态的营造,这是个系统工程。”从政策层面说,需要学校制定一定的条例规范孩子的行为。

  张文新说,学校干预是解决欺凌问题最常用的方法。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采取的是以知识课程为主改善学生的行为与社交技能,帮助学生建立积极的同伴关系,提升成人的反欺凌意识等方法。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王志寰说,针对校园欺凌,应加强对教师的专题培训,教师们有了理论依据和应对方法,许多问题就会得到妥善解决。

  谈到学校可以采取的预防措施,一些被采访者认为学校层面应该成立领导小组,对教师进行校园欺凌相关的培训,对教师开设校园欺凌行为与防范对策的讲座等。学校可以制定干预措施,如制定规则,对学生行为进行限制;召开主题班会活动;为欺凌者、受害者及其家长提供心理咨询,积极动员所有人加入到反欺凌的队伍中来。

  陈晔军说,学校中班主任常利用班队课讨论相关的议题。课后开展家访活动,对学生在校园中形成的矛盾进行排查和疏导,建立校园欺凌事件应急处置预案。丽水市职业高级中学心理教师陈伟群说,学校要建立完善的心理危机干预体系,比如每个寝室与教室都要有经过训练的“生命守护天使”,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并报告相关负责人。陈伟群也会给受欺负者做专业的创伤处理,让他们站在时间的长河中看自己的经历,并给被欺凌者做自信心训练与礼仪训练,以及沟通技巧练习,帮他们从事件中抽离出来。

  欺凌者往往并不是生活的成功者。就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功课、社交力不从心,所以在别人身上寻找存在感。因此,松阳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教师吴春燕认为,可以从心理上帮助欺凌者获得成功感,减弱欺凌获得的存在感。(本报记者 言宏)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