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大数据新闻> 正文

在玉树,那些岁末的感动

www.jyb.cn 2017年01月04日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6年12月下旬,我收到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红十字会和州教育局发来的“囊谦县中小学校长培训班”的邀请函。作为一名基础教育界的全国政协委员、政府参事,有机会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尽管当地氧气稀薄、天寒地冻,我还是爽快地答应了。

12月25日,在开班仪式上,州教育局局长吉洛畅谈了玉树从学前教育到中小学以及职业教育在近两年的发展变化。他没拿稿子,却在具体的数字和鲜活的事例中如数家珍,娓娓道来。玉树教育在他的心中确是一盘完整的棋,下一步怎么走,今后会怎样,让校长们个个精神振奋。

我对目前的培训缺乏针对性、互动性、实效性有些看法,尽管已准备好他们事先给我的命题《当下校长的责任与担当》及《校长如何做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促进者》。但我还是启发校长们现场提问,以问题为导向再做交流,这样或许更有针对性。可不知为什么,不管我怎么引导,现场都“启而不发”。但可以感受到,校长们听得很认真,他们在不停地记笔记。

囊谦县教育局副局长尕玛毛兰几天来一直陪着我和校长们一起就餐。聊天中我得知,囊谦县九乡一镇,布局调整后,由50多所学校缩减为31所学校,大多是寄宿制的牧区学校。

“您在课堂上讲的校长们的角色定位还不够全面。”一次吃饭时,脸色黝黑的尕玛毛兰对我说,这里的校长不仅仅是公共服务的执行者、校本课程的开发者、校园文化的奠基者、教育教学改革的引领者、师生生命的点亮者、社会和谐稳定的促进者,他们还是学生的“爸爸妈妈”、炊事员、理发员、医生、保姆,是孩子们最亲的亲人。他顺手指向两位30岁刚出头的尕玛东丁和金巴扎西校长说,“他们虽然年轻,却是学校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

我与金巴扎西校长交谈,得知他8年前从青海民族大学毕业就来到了离囊谦县城200公里的尕羊乡麦永联村的寄宿制小学。由于游牧民族居住的相当分散,这所小学就是专为分散的牧民孩子而办的。扎西校长刚来时没有房子,在帐篷里一住就是6年。前年,县政府在这里盖了一个1000平方米的四合院,师生才有了像样的住处。

“以前,这里的老师走马灯似地换了一茬又一茬,校舍盖起来后情况有了些好转,但最难承受的不是离县城远交通不便,不是生活条件差,而是海拔太高,温度太低,氧气太少,高原反应导致老师们胸闷气短,头晕目眩,吃不下,睡不着。”扎西校长说,这里4300米以上的海拔,年均温度零度以下。冬天最冷时达到零下30度,牧区燃料是牛粪,燃得快,熄得也快,大雪一下四五天,取暖和出行都很困难。学校现有29个学生(只有一二年级的学生,等到三年级,有点自理能力了,就送到尕羊乡中心小学上学),有6个老师。

老师们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前提下,全权负责孩子们人身安全、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全部要到位。早上起来给孩子们点火做饭,烧水洗脸。白天上课,晚上照顾孩子们睡下。并在灯下为他们钉扣子,补衣服。两星期为他们洗一次衣服。仅有一条起伏蜿蜒又窄又颠的土路通往县城,不通网络没有信号,不能用手机和电脑,他们近乎与世隔绝。

因为孩子们距离家远,一个月集中上24天课,然后连着放几天假,据说这样既可以解决家长和学生的奔波之苦,又可以让老师们集中时间料理一下家事,还能有效地控制辍学。在老师们眼里,最可怕的是孩子生病,他们将赞助的钱买来药品,根据病症给孩子药吃。孩子晚上生病时,老师便轮流守候,直至病情好转。

这里的学生,最小的6岁,最大的8岁。老师在很大程度上扮演着保姆的角色。30岁出头的金巴扎西校长俨然成为师生最大的依赖,是师生生命的守护者。

与扎西聊天,他显得谦恭而腼腆。我加了他的微信,他特意叮嘱我,“只有放假回县城才能使用手机。”我看到他的微信昵称:“在路上”;个性签名:“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

我突然感觉,面对这些行进在教育路上、为实现教育的梦想而默默无闻、坚持守望的西部校长们时,我所讲的那些理论是多么苍白无力。行动永远强于理论,正如基层一位校长所言,“中国的教育不缺乏理论,而是缺乏行动。在行动中研究,在研究中进步。”

金巴扎西校长和他的老师们,凭借无比强大的精神支柱和顽强的毅力,在与无法抗衡的大自然,在呼吸困难的生命禁区,守护着几十个孩子稚嫩的生命,探索学校生存发展的路径。“迈小步,不停步”,囊谦县教育局局长西然多杰对我说的这句话,让我充满感动与敬意。因为他们没有被客观环境的种种制约而停止追求教育发展的脚步。

离开玉树,回眸红十字会的大门,立柱上赫然写着红会的宗旨:人道,博爱,奉献。行走在民族教育的路上,依然追逐教育梦想的基层教育者,不也在教书育人、立德树人中体现着红会这种精神吗?他们对教育的情怀和投入,书写着中国教育美丽的故事,迎接中国教育美好的明天。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西宁市第14中学教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