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就业 > 创业案例> 正文

后海有个“80后”的云海肴 店面500多平方米

www.jyb.cn 2009年12月21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这个冬天对于一起创办云海肴的4个“80后”来说,注定是最寒冷的一个冬天。12月17日,室外是零下10摄氏度的低温,这是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但饭店门口“周几就打几折”的招牌却没有让这家500多平方米的餐厅有爆满的感觉。

  这家位于北京后海的500多平方米的商铺,3个月前还是一个小招待所。如今,这里已经成了一家云南民族特色的餐厅——云海肴。几个年轻人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包括从亲朋好友处筹到的钱,开始了艰难创业之路。

  社团拉赞助拉出创业梦

  有人说,餐厅的品位和格调就是老板的品位和格调。在云海肴里,悠扬的葫芦丝音乐流动在空气中,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楼楼”(云南当地用来抓鱼的工具)被改造成灯笼,古色古香、形状不一的原木桌凳躺在夕阳的余晖里,身着彝族服饰的服务员带着云南口音热情地和客人们交谈……

  最与众不同的是,这家餐馆的4个合伙人都是“80后”,其中执行董事赵晗出生于1985年,现在还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在校研究生。他们每天都在餐厅里写写算算,商讨运营战略,比如折扣、优惠券、短信转发等,有时还客串一把服务员。

  赵晗的创业梦缘于4年前的一次学生社团活动。当时,由赵晗牵头成立的社团“逍遥客乐活社”由于举办活动要拉赞助,他找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坐一忘”丽江主题餐厅。生在昆明的赵晗与并非云南人的老板一见如故,在频繁的接触中,赵晗热情地把家乡的云南菜介绍过来,其中一道“香茅草烤罗非鱼”还成了该餐厅的招牌菜,就在那时,他萌生了加盟“一坐一忘”、开个分店的念头。

  由于“一坐一忘”不再开分店,赵晗的加盟愿望未能实现。此时,赵晗已经通过自己的考察和分析,得出了北京的服务业有很大的市场、提升服务质量上面大有文章可做的结论。赵晗决定创业,自己开一家餐厅。

  2008年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说后海银锭桥畔有个紧邻湖边的三层小楼要出租,他不想错过机会。可是上百万的启动资金,还是让他这个在校生犯了难。

  他先是把父母从云南请到北京,看到北京餐饮行业有发展市场后,说服父母把原本用来给他买房子的30多万元拿出来,投资饭馆。随后,他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愿意和他一起创业又有能力的朋友,组成了4人创业团队。在这个创业团队中,年龄最大的户峰阳28岁,最小的朱海琴23岁,而赵晗的堂哥吕志韬也不过24岁。

  为了创业而进行的“潜伏”

  有了团队和资金,他们说干就干。由赵晗作为牵头人,负责全方位业务,所以他成了名义上的“董事长”,其他几个人也各有分工。

  会做可口的“双皮奶”的朱海琴,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她是团队的谈判专家和成本控制专家。此前,她是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区一家凉茶铺的老板,当过奥运火炬手,曾经骑自行车从珠海来到北京。忙着和商家讨论方案的户峰阳曾经从事软件开发工作,他拿手的“小锅米线”将作为餐厅的招牌菜出现。而餐厅的鸡尾酒调制任务,则落到了吕志韬身上。当忙忙叨叨的赵晗说出他会做“老奶奶洋芋”几个字时,把大家逗得合不拢嘴。

  他们创业的第一步是“潜伏”。赵晗曾经以招聘的名义到北京几家餐厅应聘,担任过大堂经理,朱海琴则摇身变成普通的服务员,最刁蛮的客人如何应对、推荐菜品有什么技巧等一一见识,他们在实践中迅速摸索着餐厅管理的门道。

  除了“潜伏”,还有“情感拉拢”。“可能是房东也被我们的精神和信念打动了,他特别支持我们,房租比周围要便宜很多。”赵晗笑着说,他们租的这个房子,面积不小,又位于黄金地段,每个月10万元的租金已经不算高了,房东又给了他们更大的支持:无需一次性付清一年的房租,按月交付即可。

  装修时,他们却遇到了麻烦,原本设计的田园风格,由于经费不够,只好改成混搭风格,此外,电容太小,不够承担餐厅运营,必须申请扩增。整个装修花了一个多月,算下来他们花了将近40万元,而最遗憾的是错过了北京“十一黄金周”最佳的营业季节。

  开业之后,北京很快下了一场雪,露天阳台被封上了,后海喝啤酒开室外音乐会的季节已经过去,赵晗他们面对的是如何让这家没有名气的餐厅能在餐饮云集的后海迅速红火起来。

  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才能放弃

  从10月底开始正常营业的餐厅就和这季节一起进入了冬天,餐厅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每天5000多元的营业额远远不够日常开销,只有营业额最好的时候才能稍有盈余。

  在某些人看来,几个“80后”毛头小孩凑在一起开餐厅就像玩儿过家家。在儿子的餐厅考察了一段时间过后,赵晗的父亲说:“我是不能和他们共事了,装修成这样就很奇怪,还说什么做餐厅是做文化,就更奇怪了。两代人的思想确实有差异。”尽管有过食堂管理经验,在赵晗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却从不参与意见:“他们乐意咋干就咋干。”让他放心的是这几个孩子“非常靠谱”,每个人都踏实肯干、思想独到又不张扬,并且都身怀“绝技”。

  而赵晗则说,他记得最清楚的,是在创业之初,父亲勉励他的话:“一定要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流完最后一滴血,一条道走到黑,绝对不允许半途而废。”谈及眼前餐厅经营遇到的困难,看着墙上粘贴的他们以前旅行时的照片,赵晗说出了他和伙伴们创业的快乐之所在:“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的理想我实现。今天的劳累,是为了明天的自由。”

  “一坐一忘”丽江主题餐厅经理李刚经营云南菜多年,李刚以自己的亲身经验给他们打气,所有创业者最初都会遇到资金上的困难,但这些都是暂时的,只要能坚持住,创出品牌,过了这个冬天餐厅的日子就好了。他同时建议云海肴不能只经营云南菜,还应该拓展经营渠道,比如承办艺术展和开小型专题庆祝会等。

  临别时,赵晗用手指指13号餐桌上的桌牌。推荐菜点后面写着一句调侃的话“我是十三郎,二环那疙瘩的”,“有空过来啊!”他说。而就在这张餐桌背后的墙上张贴着4个人放大的写真海报,他们的笑脸年轻而自信。(本报记者 桂杰 实习生 周子靖)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