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就业 > 就业视点> 正文

曾印:跳出“怪圈”的小“鲤鱼”

www.jyb.cn 2009年12月11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曾印大学毕业后到深圳去“挣钱”,他的理想从来不是当个村干部,却被父亲硬拽回了农村老家。“县里招聘大学生当村官,你给我回来参加考试”。

  父命难违。曾印在大学生村官选聘截止前一天报了名,本想应付一下父亲,没料到,竟然通过了考试,到江西省赣州市赣县江口镇旱塘村担任公共事务服务所所长。

  初到破旧落后的旱塘村,曾印的心理落差怎么也调适不过来。“坦白说,一开始我对即将面对的工作并不感兴趣,就是想不明白,好不容易跳‘龙门’了,怎么又回农村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最主要的是,我一点也不知道村里那些工作应该如何开展。工作越不顺手,态度就越难端正。这是个恶性循环。”

  幸亏有人及时带他走出了这个怪圈。江口镇为每个村子配备了一名驻村镇领导,“结对帮带”新到任的大学生。曾印的“师傅”,是2005年的大学生村官,前任村公所所长杨剑新。曾印告诉记者,杨剑新对自己的帮助,是巨大的。

  2008年冬,旱塘村被江口镇党委、镇政府列为整村推进新农村建设点。繁杂而艰巨的工作,一下子将走出校门不到半年的曾印“吞没”了。最困难的工作就是祖屋及周边空心房的拆迁重建。曾印的任务是挨户走访,征求拆迁意见。为了让村民们认识到新农村建设带来的实惠,他还特地组织村民代表到已建成的新农村示范点参观,趁机宣传优惠政策。

  看着示范点上气派而充满现代气息的别墅群,没几个人能不动心。可一间祖屋关系到一个家族、二三十户人家,谁先表态,谁就要承担祖屋头上动土的责任。所以虽然认识了拆迁重建的好,却还是没人愿意出头,率先表态。

  正当曾印发愁时,杨剑新给他出了个主意。干脆搞个“民主决策听证会”吧,把全族人叫到一起,不记名投票,少数服从多数。这主意新鲜,听上去也十分可行。说办就办,曾印将村里一张姓家族聚在一起,围着两张桌子、几条长凳坐下,又请来几位德高望重的村干部旁听,“听证会”就开始了。

  “在村里做什么工作都一样,总会有人跳出来反对、成心找碴儿,却也没什么恶意。”曾印告诉记者,那次听证会,他就遇上了找碴儿的。“我站出来给反对的人讲新农村建设的意义,他们能得到的好处,给他们描绘魅力蓝图。”曾印笑了笑,“这些讲道理的活儿一般都是我干。刚到任时,当着一群长辈讲道理,我特紧张。后来慢慢学,慢慢练,道理讲起来也就溜了。”

  “听证会”效果非常好。曾印告诉记者,现在张家这间祖屋以及周边的空心房群原址上,已经盖起了小洋楼,就快完工了。

  工作上有了起色,曾印的干劲儿也被激发起来。今年4月的一天,两户村民因建房产生了纠纷,相持不下,闹到了村办公室。曾印主动上门调解。登门前,他还自信满满,“就是一家认为另一家砌墙占了自己宅基地的面积,统共不到一米的距离,有什么难解决的!”

  可到了纠纷现场,刚一开口,年轻的村官立即“被藐视了”。在对待曾印的态度上,两家人倒是达成了一致——不屑的目光同时扫过曾印。调解失败了。

  “他们对我不屑没关系,我对自己有信心就行。”曾印有些忐忑,却没有气馁,他从村委会找到镇政府又找到县里,拿到了旱塘村宅基地的原始台账。他闲下来就往两家跑上一趟,递包烟,再唠唠家常,特别是对建房占地的一家,还不失时机地讲上两句“情理”,讲讲法律法规。半个月后,建房一家的男主人终于吐口,同意根据台账记录,重新划分地盘。“兄弟,我就是给你个面子。”男主人拍着曾印的肩膀说。这足让曾印得意了一阵儿。

  一年间,曾印从两眼一抹黑的“村官盲”华丽转身,成为村公所“八项全能”的大忙人——宣传政策、调解纠纷、收集致富信息,教村民用电脑,还策划了文化休闲广场。他终于爱上了这份工作。“工作上手了,感觉才会好,感觉好了,工作就更顺手。”他很高兴,自己终于走进了一个良性的循环。(本报记者 张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