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就业 > 就业时讯> 正文

求职公寓里的年轻人 在陌生城市渴望飞得更高

www.jyb.cn 2007年08月30日  来源:新浪网

    在杭州,有十多家被称为“求职公寓”的地方,住的都是外地来杭州找工作的大学生。他们离开了大学校园,但继续过着“高低铺”生活。所不同的是,他们必须为尽快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而奔波。杭州第一家求职公寓的创办者韩建峰说,从2004年接待第一批大学生来,到现在已经有2000多名外地的大学生在他的小公寓里落脚。来来往往中,求职公寓里一直弥漫着青春的气息,他们已成为城市里一个新的知识群体。

  希望能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找到一份“过得去”的工作

  晚上9点多,翠苑五区,人们涌下156路公交车,或等待转另一路公交车,或走向四面八方。年轻人陈一清则沿着文二西路往西走。十来分钟后,陈一清到了益乐路上的一个高层小区。

  站在升往最高层——16楼的电梯里,陈一清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长吁了一口气:回家了。公寓管理员小李打开门,笑笑:“你回来了啊。”陈一清点点头。两个男舍友正躺在沙发上看中国队和荷兰队的女排比赛,两个女孩子则在敞开的宿舍里聊天。大部分舍友还没有回来。陈一清和他们打个招呼,走上楼梯,到了自己的宿舍,迅速脱下衣服,只剩下一条短裤。陈一清坐在床上,摘下眼镜,点燃一支香烟,然后从床边拎起一大瓶农夫山泉,“咕噜咕噜”猛喝了几大口。

  陈一清所住的公寓,有一个“别称”,叫做“杭州求职公寓”,是杭州第一家专门面向到杭州来求职的大学生的公寓。

  其实“杭州求职公寓”只是小区里一套房子而已,跃层。也没有招牌,不为旁人知。我第一次去采访的时候,在小区里碰到一位同事,她就住在和这个求职公寓同一幢楼里。听说16楼有个求职公寓,她很是惊讶,说常看到一些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进进出出,还以为是来这里做家教呢。

  这个求职公寓里里,有着和大学宿舍一样的高低铺。一楼除了客厅,只有一个卧室,有8个床位,目前住着3位女孩子。二楼则有三个卧室,共有18个床位,目前住有10人。这13个年轻人,除了一个女孩子来自台州,其他人都是外省来的大学毕业生。有的已有过几年的工作经历,更多的是应届毕业生。陈一清就是今年刚毕业的,出生于1985年,来自哈尔滨。

  在陈一清略带忧郁的神色里,显然看不到过去的大学生的“自命不凡”,但作为80后一代,作为独生子女,陈一清他们已不再需要像学兄学姐那样,为家庭承担经济责任。他们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找到一份“过得去”的工作,养活自己。

  2003年,是中国第一个大学毕业生高峰年。因为从1999年起,全国高校纷纷大幅度扩招。例如在扩招前,1998年全国高校平均录取率仅36%,1999年提升到49%,2000年扩大到57.5%,2001年以后都在60%以上,有的城市甚至高达70%、80%……拿浙江来说,今年有25.7万浙江考生上大学,录取率为72.5%。

  “大学生应定位为普通劳动者。”2006年5月,针对很多大学生自诩为社会精英不能理性择业的现象,教育部高校学生司负责人如是说。

  杭州求职公寓的老板韩建峰说,经过近几年就业压力的冲击,现在大学生务实多了,许多大学生求职时根本不管它和自己学的专业对不对口,只要可以做,就毫不犹豫地改行。住在这个公寓里的陈一清来到杭州后,也放弃了自己所学的国际贸易专业,成为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

  假如你是新来的

  想去什么地方找工作

  问问早先住进来的人

  韩建峰被求职公寓里的大学生们称作“老韩”,其实他还不到30岁,只是因为他看上去很成熟,又老实,皮肤也有点黑。老韩是湖北人,2003年从武汉某大学毕业,2004年来到杭州。一开始在一家电脑公司做销售员。因为来杭州时住宿成了个问题,他萌生了创办一个专门的求职公寓的想法,正好公司有一套空房子。于是老韩辞了职,专门打理这个求职公寓。宣传唯一的途径是网络以及住过的大学生的口碑。“现在全国各地都有这样的求职公寓,还是有很大的市场需求。”2004年的时候,杭州只有老韩一家这样的求职公寓,到现在已有十几家了。

  求职公寓最便宜的只要15元一天,包月更优惠,最低只需300多元,比起招待所和旅馆要便宜很多。更重要的是,旅馆、招待所的住客比较杂,大学生并不喜欢。老韩说,来住的人,必须出示身份证、毕业证或学生证。每个人都有一个“保险柜”,贵重的东西可以锁在那里。公寓还有专门的管理员,安全不成问题。

  近几年来,各地为了吸引和留住人才,开始为外来的大学生兴建人才公寓,但入住的条件往往是已找到工作并在此地落户的大学生。像老韩这样的求职公寓,就成了来杭州找工作的大学生的最佳选择。

  “假如你是新来的,想去什么地方找工作,去哪里玩,根本不用担心,问问早先住进来的人就可以了。”老韩说。因为同住一个屋檐下,同是外地来杭找工作,大家也有惺惺相惜、互相照顾的心态。尤其刚来杭州的大学生,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更喜欢这种群居生活。大家结伴出去找工作,去玩,互相照应。“有个大学生找到工作后,前段时间搬出去了,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到我们这里来坐坐。或者躺在床上看书,或者看电视。晚一点的时候,就回去睡觉。他性格比较内向,也不大说话。也许他喜欢的是一种集体的感觉。他这边又没什么朋友,下班了一个人在家毕竟孤独。”

  杭大路上有一家叫做“大学后舍”的求职公寓,是2006年8月创办的,有20多个床位,价格和老韩的公寓差不多。这个求职公寓还在“天涯社区”上建立了一个博客,经常刊登一些杭州最新的招聘信息。去年除夕夜,“大学后舍”里十几位“留守青年”,一起包饺子,唱“白衣飘飘的年代”。

  “有个东北的大男生,唱着唱着就哭起来了。”公寓管理员熊小姐至今仍很清楚地记得这件事。

  住的时间长了,大家熟悉了。有的人找到了工作,短期内也不会搬出去。“最长的已在我们这里住了半年了。”杭州人才求职公寓的管理员说,“他前不久刚找到了工作。我们也为他感到高兴。”

  这个城市找不到工作

  就去另外一个城市

  “刚刚从大学校园离开/为了年轻的理想/我们来到陌生的城市/渴望有一天飞得更高……”来自内蒙古通辽市的李浩在日记里写下这样几句话。李浩今年刚从内蒙古大学英语系毕业,一个多星期前来到杭州后。在经过几天马不停蹄的面试之后,李浩的脸上已没有了刚来时候的自信与激情。“这里竞争太激烈了。”李浩的语气有些无奈。他说昨天去一家外资公司面试,岗位是业务员,竞争者中居然还有一个博士生。

  大学生们,怀抱梦想,来到陌生的城市,但现实跟他们的想象,有太大的差距。万里明,江西抚州人,2002年毕业于南昌大学,学的是行政管理。在南昌某制药公司工作了五年之后,万里明眼看依然没有上升空间,于是辞职来到杭州寻找机遇。按照他对自身的评估,月薪3000元以下的工作不予考虑。但面试了几家公司之后,他发现现实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子。自信的他有点着急了。

  一开始或许不怎样,但说不定有发展空间呢。我这样“提醒”他。“我在南昌一个月也有2000多块,而那里的消费要比杭州低得多。如果还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还不如回去。”但是真的回得去吗?这个问题让万里明的神色沉重起来。“再找找看吧,实在不行先找一个一般的,总要先养活自己。”说着,他低下头去继续看《读者》杂志。

  回不去了!大学生们从离开家乡,或离开自己就读的大学所在的城市,需要巨大的勇气,但如果要回去,同样需要巨大的勇气。“你回去,说明你在外面混不下去,混不好。亲戚、朋友、同学,怎么看你?”老韩说,曾经有一个河南的大学生李志华,去年从北京一所大学毕业,也是学国际贸易专业,今年5月份来杭州,在公寓里住了20多天,几乎天天吃泡面,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去了宁波。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找到工作。“这个城市找不到工作,就去另外一个城市找,反正不可能回去。但他们跟家里人打电话时,都说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对于像李志华这样的人来说,最难的并不在于生活的压力,吃得差也没关系。但面对前途,他们就垂下眼帘,默默无语。

  求职公寓里的年轻人

  无法预测明天的“天气”

  8月19日,七夕节,晚上在月下抒怀的人很多。吴云飞就是其中一个。他站在16楼的阳台上,看月亮。远望,万家灯火,辽阔悠远;俯瞰,车水马龙,一派繁华。这个时候,吴云飞尽量不去想明天或者将来的事。凉爽的风,暂时吹走了他心中的不安。可是明天呢?求职公寓里的年轻人都无法预测明天的“天气”。

  吴云飞,辽宁人,2003年毕业于西安理工大学的,学的是工程管理专业。7月初从西安来到杭州,不久后进入一家制造企业做管理工作。但他只上了半个月班就辞职了。“待遇还过得去,主要是不适应这里的管理环境。这里工作节奏太快了,压力大。”吴云飞坦承自己心理还没有准备好。至于今后的打算,吴云飞说他很喜欢杭州,打算就在这里发展,但还需要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现在天气太热了,过几天再去找吧。”吴云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摆弄着遥控器。

  8月23日下午4点多,我再次来到老韩的求职公寓时,陈一清正站在一面墙壁前思索晚上吃什么——上面贴着好几家附近的饭店的菜单,有盒饭,也可以点菜,都会送上门来。陈一清说,他今天睡到中午才起来,就吃了个泡面,肚子饿了,想早点吃晚饭。

  我问他今天怎么没上班。“不做了。”陈一清淡淡地说,又低下头吃刚送来的盒饭。我吃了一惊。前几天他还说做得还可以啊。陈一清解释,他这两个月来只休息了一天,太累了,所以想休息一下。“反正现在对保险这一行都熟悉了,过阵子再找工作吧。”将盒饭吃个精光,喝了几大口水,陈一清点燃一支烟,背靠在沙发上,一身的疲惫。

    原载《杭州日报》

(责任编辑 孟召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孟召臣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