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就业 > 就业时讯> 正文

职业背景底色让人闹心 第一学历杀伤力有多大?

www.jyb.cn 2008年07月20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人才产品”极大丰富而形成的买方市场,那些有“品位”的组织,开始刻意去消费有“品位”的人才——这就是职业背景的考核。简单而言,就是看应聘者的学历高低、是否名校、家庭出身,以及之前在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工作等。

    毕竟,每个有诱惑力的岗位,都有许多人才备选,在所有相同的考核标准都轮过之后,还有挑挑拣拣的余地,于是职业背景就成为一种新的关注点。

    “第一学历”的杀伤力有多大

    “现在国家公职人员在选拔人才和评定职称时,只看第一学历。”李波的女朋友总是喜欢拿这个揶揄他,她知道在这个问题上,李波最不禁逗,一逗就急。

    果不其然,女友话音未落,李波就大声反驳:“什么叫‘第一学历’?要说第一学历,大家都是从幼儿园开始的;要讲出身,大家都是文盲出身。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名言叫‘英雄不问出处’吗……”

    在李波的公司,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如果你在应聘时不断强调你毕业于某某名牌大学,那么恭喜你,你的面试over了。

    这是一家公关公司,成立于2003年,目前已有员工上百人,李波是这家公司的创办者。2002年,李波毕业于某名牌大学新闻学院,硕士学历。他不仅热心肠,而且很能干,组织能力也很强,本来院里已经决定让他留校,然而在准备材料的过程中,学校却突然宣布一项新的规定,留校学生的第一学历必须是部属高校和一类重点高校,李波由于“出身贫寒”,第一学历仅为普通高校,未能符合要求。

    可以说,当时这件事对李波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研究生(Q吧) 毕业后,他的同学纷纷在各中央和地方媒体找到比较满意的工作,李波却一度沦为“无业游民”,那时的他,堕落而且迷惘。

    每次听到“第一学历”这个词,李波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阴差阳错,李波跟一位朋友开始合办公关公司,刚开始算上他们俩,员工才5个人,办公地点是一间出租房。李波坦言,起步很难,但正是因为难,他们才更加尽心尽力,树立了良好的口碑和信誉,客户越来越多,项目也越做越大。现在,他们的客户包括汽车、IT和家电等大企业,业务发展良好。

    “我们公司招人,只看能力,不看学历。”李波强调。

    和李波一样,小菲来自河北一个比较偏远的农村,1999年考上北京的一所专科学校,成为村里飞出的“金凤凰”。然而,在北京求学那几年,她发现,在现代社会中,专科学历远远不够。2002年专科毕业后,她留了下来,在西郊租了一间简陋的小平房,准备参加人大法律专业的自考。

    由于家庭条件比较差,小菲在准备自考的同时,还找过几份兼职,她当过家教,做过问卷调查,还在麦当劳打过零工……工作之余,她一心扑在学习上。她知道,晚一年毕业,她就必须晚一年参加工作,晚一年赚钱养家糊口。

    功夫不负有心人。除了英语(Q吧)外,小菲的其他自考科目都顺利通过了。在其他同学纷纷半途而废时,小菲坚持了下来,第三年,小菲终于通过所有科目的考试,拿到本科学历。

    顺利通过自考的小菲,在找工作时却百般艰难。考公务员,要看“第一学历”;事业单位,也要看“第一学历”;招聘会上,不少招聘单位一听是自考生,连简历都不收……

    后来,小菲好不容易在一家私人律师事务所找到一份工作。一年后,她跳槽了,成功受聘于一家颇有名气的外企。现在的她,身着职业套装,进入高档写字楼,俨然一名成功白领。

    小菲向别人介绍自己时,总是嫣然一笑:“我毕业于人大法学专业。”

    后天的努力可以弥补“出身”的不足吗

    如果时光倒退5年,王玲玲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把“出身贫寒”挂在嘴边。

    王玲玲现在是一家知名外企的企划部部长。近日,他们公司在西部某大学设立贫困生助学金,作为该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她来到这所大学,与学生进行交流:“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出身贫寒。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贫困是成长过程中最好的老师,希望你们能好好学习,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王玲玲在发言时不断“自曝家丑”,她说1999年她刚到北京上大学时,是个十足的“土包子”。很多同学都会上网聊天、查资料,有的人甚至拥有自己的电脑,而她却第一次见到电脑的庐山真面目,更别说用了。刚开始上电脑基础课的时候,王玲玲因为不会打字,经常受到同学们的嘲笑。

    巨大的差距,让她陷入深深的自卑之中。另一方面,她的内心又极度好强、敏感,有强烈的自尊心。她不愿意让人家知道她是从农村来的,更不能接受自己比别人差的现实。于是,她夜以继日地练习打字,学习网络知识和具体操作。

    终于有一天,同学们发现,那个昔日还是“电脑盲”的女生,居然能回答老师提出的各种奇怪问题。在国家计算机二级考试中,玲玲以96分的高分获得了全校第一名,名噪一时。

    介绍这些时,玲玲有些激动,可以看出,她是以此为豪的。她说,我们不能苛求出身,却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弥补和改变出身的不足。

    然而,理解并接受这些话,对5年前的王玲玲来说,却有些困难。当时,玲玲刚刚大学毕业,初涉职场。

    当时的她,全然没有现在的自信,而是一个自尊与自卑的矛盾体。一方面她希望表现自己,得到同事们的认可与赞赏;另一方面,她又有些自卑,觉得自己来自农村,与城里长大的孩子有着天壤之别。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新员工入职欢迎晚宴上,好多同事都能歌善舞,有一技之长,而玲玲却什么都不会。轮到自己表演时,玲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十几年寒窗苦读,玲玲怎么也没想到,会读书、成绩好并不算特长。好在她有股不服输的劲儿,天赋也不算太差,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抹平与同事的差距。可那时的玲玲,最不愿意谈论的还是自己的出身、家庭,以及与此相关的一切,心里想的是如何让自己更像一个“城里人”。

    两年后,因为工作表现出色,玲玲被提拔为科室负责人。这时的她,衣着得体,谈吐大方,谁也不会把她跟两年前那个站在台上面红耳赤、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

    玲玲说,现在想想,以前的她有些幼稚可笑,但正是那个时候的稚嫩,才有了现在的成熟。 (黄少华)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张国华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