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就业 > 职场手记> 正文

海归村官的履职记:忘掉“光环”一切从零开始

www.jyb.cn 2012年08月24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题记:在大学生村官这个群体中,年炳辰算不上优秀,甚至只能说是最普通的那一类。履职一年,他既没有创业富民,也没有做引人注目的民生工程,甚至连一件像样的能够“忽悠”外界的为村民服务的事情都没有。这一年,他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忘记自己“海归”的光环,一切从零开始,哪怕是再基础简单的工作,他都认真地学着。他身上值得学习的不是什么成熟的工作方法,也不是他放弃别的工作机会而选择农村的魄力,而是能在繁琐的基层工作中一直坚持。即使看到身边的人已经相继离开,他也没有动摇,并且依然怀有期望,期望自己能够在基层有所为。  

  在家里养病的年炳辰觉得特别无聊,他想念在村子里有事干的日子,即使没事,坐在村部跟村民聊聊天也是好的。不过,即便是养好病,他也回不去了,“或许是工作的需要吧”,他被重新分配到另一个村子,病好了,就要上任了。  

  “有些舍不得。”年炳辰说,在村里待了一年,自己跟很多村民已经熟了。  

  年炳辰是北京市大兴区青云店镇西屯村的大学生村官,一名“海归”村官。  

  去年,北京市首次允许北京户籍的海外留学生报名参加大学生村官招考,一度吸引了20多名“海归”报名。经过选拔,包括从白俄罗斯归来的年炳辰在内的4名“海归”如愿走上工作岗位。可是仅仅过去半年,有两名“海归”村官因各种原因纷纷离职,还有一名也曾长时间不在岗,年炳辰成为唯一的坚持者。  

  最初,年炳辰的想法相当简单:“涉世太浅,很多东西都不懂,和同等教育层次的学生相比,留学回国人员的很多方面都有欠缺,需要重新了解社会,学习更多的实际东西。”他希望在村官这个岗位上给自己补上这一课。  

  家庭反对,周围人也不理解,一个具有海外双硕士学位背景的“海归”何苦要到最基层去?但年炳辰还是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初入村里,年炳辰便开始用各种方法去了解自己所在的村子。他曾数次一个人在村里转悠,几乎把村里的各个角落都转遍了,甚至连只有一米宽的小胡同都去走了一趟。他也曾拉着村里的会计或者一些到村部的村民聊天,试图从别人的口中去了解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村庄。  

  在国外生活了3年,年炳辰对中国基层乡村的情况并不了解。  

  年炳辰曾并不避讳地对媒体讲过这样一件事。刚开始进村工作的时候,村支书让他计算土方,他听得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方”(立方米)是农民经常用的体积单位。年炳辰能做的就是多学,一切从零开始。  

  只是这样的了解,年炳辰并不满足,他是希望能在这里干点事情的。  

  “可惜我在村里也没干什么。”在西屯已经履职一年,年炳辰总觉得自己在村里才不过做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言语中似乎还有些不尽兴。  

  不过,他还是愿意在村里待着,也希望能够踏踏实实地为村民做上几件实事,尽管这样的计划直到他离开都没有实现。  

  帮村民充电卡、准备材料、整理档案……这些琐碎的事情,就是年炳辰经常要面对的工作。  

  “刚开始的时候,我连充电卡的程序都不会。”年炳辰说,在认真看了同事的“演示”之后,实战演习一番,他才肩负起这个为全村人服务的工作任务。  

  充电卡实在不是一项技术活儿,只不过几个简单的步骤就充完了。但年炳辰却愿意做,因为这是一次融入村民的机会。每次有人来买电,他都会跟人聊上几句。“会跟他们讲讲白俄罗斯的事情。”留学的经历让他跟村民之间有了更多的谈论话题,让他更快地跟村民熟悉起来,村民们也乐意跟这个小村官聊聊家里的事,并不把他当外人。  

  “主动问问他们家里的情况啊,孩子的学习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总能让年炳辰很快融入村民中间。  

  有时候他也会帮村里写请示或者写材料。“请示上级批资金对村里的设施进行维修,或者请示工程项目等。”这些看似无聊的请示工作,都关系着村里的利益,年炳辰不敢马虎,每次都会认真地做好。  

  在村里,很多事对于年炳辰来说都是新鲜的。让他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年底为了迎接上级检查而整理档案。  

  “要把一年来政府发下来的文件,归位到档案盒里,10多个盒子,N多文件。”年炳辰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细活。那一次,他跟另一位同事花了一个多星期,从贴标签到分类摆放,把几百份档案全部整理出来。  

  而这样的事情,对他都是一种难得的经历。  

  在村里,年炳辰没有什么具体的任务,只要是能够协助村支书的工作,他都会去做。  

  维稳是村里的一项固定工作。到村后,年炳辰也成为这项工作的“主力”。虽说一般情况下,村里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但他仍然要认真地核对情况,不厌其烦地给信访办打电话,汇报情况。  

  大多数的时间,年炳辰还是一个服务者。  

  村里常会有一些施工的工程,“比如修水管子,盖围墙什么的。”这个时候,年炳辰就是一个摄影师,会仔细地为这些建筑拍上几张“美图”,然后发给上级政府,作为记录。  

  冬天的时候,他还会跟村长、村支书一起,挨家挨户地调查煤气安全,提前帮村民找出隐患,避免一些事故的发生。  

  偶尔,年炳辰也会给村民帮帮忙,只不过村民来找他办事的时候并不多。最多的事情就是让这位高学历的村官帮忙打印一些租房合同和证明之类的。  

  去年冬天,第一个找他帮忙的村民走进办公室,要求这位高学历的村官“帮忙打印租房合同”。对于这样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年炳辰也并不排斥,而是认认真真地帮他起草并打印出来。这样,年炳辰就又多了一个熟人。  

  当然,在村子里的工作也并不总是开心的,有时候也会碰到出言不逊的村民,有时也会对一些所谓的工作产生质疑,但更多的时候,他会把这些看成基层工作中的特有现象。经历的多了,对农村就会更了解。  

  一年后的现在,年炳辰成熟了许多。他知道在村里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这一段看似枯燥的村官生活也带给他很多感悟。在妈妈的眼里,儿子的脾气比以前好了很多,因为天天跟村民接触,要和气地帮他们处理各种问题,而这锻炼了他的心态。  

  不过,年炳辰还是有些许遗憾,“想多做些为村民服务、利民的事情。”只是,这样的愿望注定只能带到下一个村子、下一个岗位上了。(本报记者 陈凤莉)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刘继源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