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 > [关注] 襄樊5名贫困生被取消受助资格专题页

  慈善和爱心,是这个社会人文关怀的直接体现。而襄樊5名贫困生不感恩被取消受助资格的助学风波,给这种关怀打上了一个灰色的问号。
  指责、惩罚,以及对贫困生的道德炙烤,也许都无甚益处。双方的感情诉求,都在要求中国的慈善事业要更加成熟、更加完善,要让施恩不图报,受惠常感恩,助学更真挚。


新 闻 回 放
  受助一年多,没有主动给资助者打过一次电话、写过一封信,更没有一句感谢的话,襄樊5名受助大学生的冷漠,逐渐让资助者寒心。8月中旬,襄樊市总工会、市女企业家协会联合举行的第九次“金秋助学”活动中,主办方宣布:5名贫困大学生被取消继续受助的资格。[全文]
       ·事件最新进展·
  8月23日 贫困生将恢复对其资助
  8月23日 贫困生首次回应:“并不是我冷漠,只是不习惯这样的方式”
  8月23日 爱心企业家:“希望能继续做朋友,有困难还愿帮她”
  8月22日 港商欲资助取消资格者 [全文]
 
● 不宜做出“冷漠”的简单道德判断
  我们不宜对受助学生的“冷漠”作简单的道德判断。有些学生没有对资助者表达感激之情,可能是因为贫困生活造就了他们自卑的性格,或者让他们的自尊心变得格外敏感与脆弱;他们甚至可能对自己的“木讷”都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全文]
不感恩或因双方沟通太少

  受资助者本质上也并非“无情”地不懂得回报,而是双方的沟通太少,受资助者并没有积极主动地去与资助者沟通,导致使资助者感觉“心寒”。[全文]

受助学生应做好爱心的反馈和传递
  人们强调受助学生应有的“感恩之心”,其实强调的是爱心的反馈和传递。古语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资助别人,不应有非分之想;受助于人,却理应竭力报答,并传好手中的“爱心接力棒”。[全文]
● 受助学生应懂得“凭什么”的道理
  对谁来说,都是流血流汗挣来的。企业家挣钱也不容易。出于爱心和社会功德,才向你伸出了援助之手。诗经云:“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大学生应该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全文]

   被取消受助资格的贫困生回应
  “与企业家联系少,并不是我不懂得感恩,而是不习惯这样的方式。在我看来,在学校好好学习,将来能回报社会才是最大的感恩。”面对连日来的舆论压力,王可首次向外界袒露心声。[全文]
  听说中断资助后,她和孩子都很伤心,孩子也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平时就很内向的小磊,一下子变得更寡言少语了。[全文]
 

● 做了好事要求得到一句谢谢不过分
  云南省保山市一位网友说,作为受益者不管受益多少,都应该说声谢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北京市一位网友说,作为一名受助的大学生,有一颗回报社会感恩的心,是一个起码的要求。[全文]
● 资助者只有一个共同的善良愿望  

  许多捐款人,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富得流油”的人,只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善良愿望:当别人处在困境的时候,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吧。[全文]

慈善助学背后是一场长久的道德考验

  在谴责这5名不知感恩的大学生的同时,要思考的另一命题是:某些慈善捐助人是否真的拥有足够高尚的道德,完全没有想从慈善事业中得到什么的动机?真爱不求回报。但一些人掏出善款的同时索取太多。[全文]

● 赠予是无私的,不应强迫受予方有何表示
  江苏省苏州市一位网友说,就算人家不懂得感恩,也不要大张旗鼓地宣传这种事,也不要取消人家的受捐助资格,如此一来,会更加伤害他们的自尊心。[全文]

         事件讨论
  ·网站就“襄樊5名贫困生受助资格被取消”展开讨论

 

  新浪:
  如何看待贫困大学生受助不感恩被取消资格投票总数:169520
  应该取消,不知感恩的人很难期望他们将来回馈社会 投票数:140088

  不应该取消,既然主动资助别人,主观上就不应图回报 投票数:15303

  不好说,也许事情没那么简单 投票数:14129
  网易:

  您觉得资助他人要寻求回报吗?投票总数:7153

  要 投票数:2619

  不要 投票数:3290

  说不清 投票数:1244  [全文]

 
取消资格难以让其在“惩罚”中学会感恩

  最应该做的,不是取消受助资格的“惩罚”,因为这无助于他们心灵的改善,反而会让他们陷入生活的困境,真正需要做的是对他们进行教育。[全文]

取消受助资格不如普及感恩教育
  学校其实是有着较大的运作空间的。高校有关部门应当与资助方保持一定的联系,当获知部分学生从来不向资助人写信、打电话的信息后,应当对提供资助者进行必要的解释,同时对受助的学生进行启发与引导。[全文]
施善与受助的人都应怀有一颗平常心

  如有论者所言,当扶贫助学成为我们身边的一件平常事,当施善与受助的人都怀有一颗平常心,施恩不图报,受惠常感恩,助学才更真挚、更深沉。[全文]

 教育部官员谈受助生不感恩:
民间资助可附加条件

    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表示,无论是国家资助还是民间资助,都应在经济支持的同时考虑到对学生的教育和影响。他建议,民间资助可以改变单纯给予的方式,给予的同时要有一定的前提条件——比如变成某种契约的形式,在契约中加入受资助学生每年写几封信报告学习生活情况、报告成绩单以及经费使用情况,如果没有报告将停止资助等内容;或借鉴国家资助政策,资助的同时有一种激励机制,培养他们有一种报恩思想。[全文]

     资助和受助都是自愿的,
    “受助资格”说法不妥

  周华玲说,工会只是个平台,平时靠协调企业进行资助,这种资助有一次性的,也有长期的。工会尽量要求出资的企业兑现承诺,但资助和受助都是自愿的,不可能要求哪一方订立契约,因此,“受助资格”一说也就不太妥当。
  据了解,此次不能继续受助的大学生并非5人,而是3人,分别在重庆大学、华中师大和哈工大就读。3人没能继续受助的原因也各不相同,
[全文]

 
呼吁有公信力的民间慈善机构

  政府如果能放宽民间慈善机构的设立和运作,让更多直接捐赠变为间接捐赠,也许会破解这一问题。以慈善机构来管理善款,如此一来,捐助者的目的会明确化,捐助的项目会得到比较好的管理。[全文]

须让慈善文化大于感恩文化
  目前我们的大问题并不是感恩文化“欠发达”,而是慈善文化和慈善事业“欠发达”。《慈善法》也不是用来解决“感恩”问题的,对此捐助者不必感到“很受伤”。且对“无感恩”者哈哈一笑之后,继续您的慈善行动。[全文]
高校更喜欢“盲助”形式

  资助者怀着帮助他人、服务社会的善心,不一定要知道自己的钱究竟捐给了哪个人。而作为贫困生,从基金中得到资助,心里会比较坦然一些,不像“一对一”资助那样背负着“人情债”。[全文]

“中介”要发挥“黏合剂”作用

  一些教育界人士认为,民间资助如采用“明助”形式,资助者和受助者之间的“中介”一定要发挥好作用,不仅仅是在双方结对时开个会、拍拍照而已。[全文]

  如果您对“襄樊取消五名贫困生受助资格风波”这一话题有不同观点或感言,请发送至pl#jyb.com.cn,我们将择优选录。(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责任编辑 高伟山 Tel:62257722-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