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高招标准的变换与戴着镣铐舞蹈

www.jyb.cn 2008年07月22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浙江省近日启动了全新的高考方案,改一次性统一选拔考试为三位一体招生考试评价体系,即学业水平测试(高中会考)、综合素质评价和统一选拔考试。浙江省教育考试院院长葛为民认为,此举将避免“一考定终身”弊病。但有人认为,新方案有将学生人为区分为三、六、九等的嫌疑和误导,易引发学生自卑心理和攀比心理。更 有不少家长担心新方案可能导致暗箱操作。(《新京报》7月20日)

  本以为改革方案会赢得满堂喝彩,谁没曾想却引来广泛质疑,恐怕这是改革者所没想到最郁闷的事情。不过,如果仔细分析一下改革方案,或许就能理解改革方案遭遇尴尬的原委。按照改革方案,报考第二、三批录取院校的学生,考试科目维持不变。而愿意报考第一批录取院校的学生,在“3+X”科目组合基础上,增考9门学科自选6题。至于报考第四批录取的考生,除“语、数、外”三门外,增加技术考试。

  正如有人质疑的那样,将考生提前分成了三、六、九等,因为按照全部统一的考试模式,即便一个成绩不佳的考生,他在填报志愿上也会拥有完全的选择权和报考权。但按照浙江的高考改革方案,考生若想对所有批次志愿都具备“报考资格”,必须要加考自选6题和技术考试。这意味着,对于所有试图在高考上有所作为的考生,将可考科目全部转化为“必考科目”应当是一种普遍选择。

  仅就改革方案中的统一考试而言,与此前的“统考”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变革。即便我们把整个高考改革方案综合到一起看,也很难说这就是对现行不合理的统一高考制度的真正改革。学业水平测试,即高中会考同样是一种标准化的统一考试,不管它在综合评价中占多大比重,其最大的意义也不过是增加了统一考试的次数而已。而事实上,现阶段,人们对高考的诟病,已经不完全局限于“一考”定终身,而是“考试”能否检验出一个人的素质和潜质。

  这样看来,似乎改革方案中的综合素质评价很值得期待。从目前的情况看,综合素质评价最有可能由考生所在学校认定,姑且不论这其中会存在不少人为因素导致评价失真,单就是综合素质评价应该由谁来评价,就需要商榷。按理说,高校招生的主角是高校,如果高校在招生上没有评价学生综合素质的权力,只能凭借别人提供的“综合素质评价结果”来录取,这对高校招生来说无异于“戴着镣铐舞蹈”。

  如果作为招生主体的高校,既没有自主命题权,也没有考生综合素质的“评价权”,就只能按照别人设置的标准和程序,来选拔考生。这种情况下,信息完全不对称的高校,即便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基于对潜规则的忌惮和对评价者的不信任,估计更倾向于因循守旧地以考分取人。

  说到底,目前对高考的改革,不管改革方案如何变换,总是围绕着“他主评价”转来转去,而不是彻底地放手由高校自主招生。当然,这种对高校自主招生的不信任,除了有体制的原因,也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因为招生腐败泛滥的现状,使得人们宁愿要公平考试也不想自主招生。但是,如果我们认可自主招生是高考改革的方向,那么公平和素质评价,就不应是一个纠缠不清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若是因为担心公平而始终不敢放手让高校自主招生,不能在实践中规范和完善的自主招生,将永远是“想象中的积弊种种”。

 

  

 

  ·高考制度不具备变革的前提和条件

 

  中国的高考之所以“分数论”而非“素质论”,就是因为公共教育资源在区域之间、城市之间、城乡之间不能均衡,因公共资源不均衡而造成的学生素质差别过大,又让“素质论”的高考没有实现的可能,那样只会加剧高招选拔的不公;而中国的高考选拔过程和选拔机构又不透明和不够自主,也让高考“素质论”的改革变得模糊,在“素质论”外衣下,各种权力干预和权力寻租,会让高考制度产生新的不公。因此,抛开高考制度调整和变革的前提不管,而只在高考制度身上动“刀子”,任何调整和变革,都将注定要被质疑。高考制度改革说白了,是高考制度所处社会环境的变革,而后者是高考制度调整和变革的前提。

  (责任编辑 程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