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从张孟苏事件看时评如何“死亡”

www.jyb.cn 2008年07月22日   来源:红网

  18日,“张孟苏事件”终于水落石出,张孟苏被新加坡一所私立学院(新加坡圣杰管理学院)预录,但并非因为助人为乐才录取,也没有获得20万元奖学金。(7月19日红网)

  扑朔迷离、一波三折的“张孟苏事件”,终于有了定论——新加坡私立学院预录张孟苏与助人无关。

  这一定论拨开了“事件”本身的迷雾。让人们看过见底。笔者认为,这样做是对的。这符合“谣言止于公开”的公共事件处理定律。如果这件事还捂着,不知道还会猜想出什么“戏剧”来。

  不过,笔者关心的已不再是“张孟苏事件”本身了,而是关注有关“张孟苏事件”的时评。笔者发现,如果此时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有关“张孟苏事件”的有些时评,如今已经走向“死亡”。那么,它们为何会走向“死亡”呢?笔者认为,原因大概有三个方面。

  其一,缘于新闻报道的不真实而“死亡”。“张孟苏事件”发生后,某新闻媒体立即道听途说、断章取义地进行了报道,并用了观点错误而且具有夸张性的新闻标题。结果,与实事大相径庭。时评是新闻的“跟屁虫”,时评沿着不真实的新闻报道评下去,焉有不“死亡”的道理?

  其二,缘于媒体的时评作者“双方”的“误读”而“死亡”。有的新闻报道,为了制造新闻噱头,往往在虚假的实事上忝加一些观点错误,制造一些噱头似的标题,以增强新闻的“看点”,吸引人们的眼球。时评作者跟着错误的新闻“点题”评下去,岂有不“死亡”的道理?

  其三,缘于时评作者“钻牛角尖”,甚至是“诡辩”而“死亡”。有的时评作者为了稿酬,在新闻见之报道后,一哄而上。但是,并非所有人的时评都会被人欣赏。也就是说,有的时评可能石沉大海,了无音信。一些时评作者为了防止出现这种情况,不得不“钻牛角尖”极力寻找“求异思维”,甚至不惜“诡辩”,目的是以求“拓宽”时评的“视野”,从而博得读者的驻足欣赏,赚取稿酬。毋庸置疑,这样的时评往往“见光死”。

  其实,时评“死亡”不仅仅体现在“张孟苏事件”上,其他很多事件的时评都有这种现象。在某个时候,“死亡率”甚至蛮高的。笔者认为,时评“死亡率”高,是时评的不幸,也是时评作者的不幸,更是新闻的不幸。那么,如何防止时评因缺乏“生命力”而“死亡”的现象?笔者认为,这值得时评人去反思。

 

  

 

  ·“低分录取”更折射出权力制约差距

 

  在我国,随着传统应试教育弊端的日益显现,注重培育学生综合素质与实际能力的呼声也日渐强烈。但是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类似张孟苏、蒋方舟这样被高校破格录取的现象,在我国却不但不能受到好评,反而常常招致有关有损教育公平的质疑。

 

  ·高招“标准”惊诧论何时休

 

  高招标准,一个是“素质化”,一个是“成绩化”。国人一边希望高招标准“素质化”,一边又维护高招标准“分数化”,这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在相关法律制度尚不健全、监督制约尚有乏力的当下,如果你让一个学校像新加坡高校那样偶然发现一个同学助人为乐,并认定其素质全面,那么你就必然怀疑这个招收者会不会因为得到某种好处、受到权力暗示等进

 

  ·“道德入学”,政策比伯乐更靠谱

 

  在国内,给张孟苏们破格录取的机会,就得有相应的政策和制度保障。在高中阶段有个道德分、特长分、综合素质分等,把这些按一定比例纳入高考成绩之中。而这些“软性考核”又需要一系列的制度支撑。对于以高考作为唯一的“硬性考核”标准,早有很多质疑,这里就不再废话。

 

  ·高校破格录取空间有多大?

 

  实事求是地说,破格录取现在已经越来越多,中大对这两名“怪才”的录取就是属于破格。再追溯至前不久,清华大学降低60分破格录取少女作家蒋方舟,为此还引来一些争议。而倘若把张孟苏的录取放到国内来说,应该也属于一种破格录取。当然前提是有高校能慧眼识才,看淡高考成绩,注重综合素质,给予她这样的一个机会。

  (责任编辑 程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