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革新博士选拔机制要有紧迫感

www.jyb.cn 2009年04月29日   来源:燕赵都市报

  4月23日,复旦大学经过专家考试和校招生领导小组讨论,把38岁的蔡伟列入了2009年度博士生拟录取名单。导师为古文字学泰斗裘锡圭先生。38岁读博士并不稀罕,稀罕的是蔡伟只有高中学历,下岗十余年———8个月前,他还在辽宁锦州蹬三轮养家糊口,从未想过,人生最大的转折即将到来。(4月28日《解放日报》)

  这些年来,博士的名头其实已经坏掉了。其中的原因固然极其复杂,但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教授不具备招收博士的主动权,通过参加统一考试而被录取的博士,不过是高校生产流水线上的批量产品。而批量产品不过是工业化时代的标准化产品,除非生产机器发生故障,几乎不可能出现特色产品。因此,想读取博士学位,必须参加统一考试,其中的“英语”这项公共课,让很多虽然在某方面具有极强的研究能力和学术潜质、而因为偏科没有办法通过英语考试的人,望而却步。

  在我攻读博士学位的过程中,所看到、接触到的很多人与事,更可以佐证上述看法。因为很多人对研究并没有太大兴趣,也没有足够的研究能力,博士头衔不过是以后混个官职、混个职称、甚至是混个社会身份的工具。而按照博士学位设定的初衷,博士头衔的取得应该是从事学术研究的副产品,因为如果你对学术研究具有足够的兴趣与能力,取得博士学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不是为学位而学位,否则,到最后只有“位”而没有“学”。可是,在标准化生产中,研究能力平平,但并不偏科,特别是英语较好的人,往往最有机会获得读取博士学位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一旦取得之后,在现有的想不要学位都难的博士培养机制下,大家可以轻松去读,只要最后凑出10万字左右的论文,不管是否具备足够的学术水准,绝大多数都会顺利毕业。

  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顾云深在接受采访时说,“某种程度上,考试当然是最公平的做法。但如果把考试制度固化,推及到人才选拔的每一个层次,一些偏才、怪才就会失去机会,尤其是博士生阶段,需要的是对某一门学科特别热爱、愿意钻研、且有研究能力的学生,而不是最会考试的人。我们至少应该把招博士生的权力还给教授,因为他们最有资格去判断什么样的学生最合适。”

  这些年来,已经有很多人呼吁将博士招生的权力还给教授,但实际上进展缓慢,蔡伟这个案例之所以能够成为新闻,其原因也正在于此。因为这是个偶然性事件,而不是个普遍性事件。即使在这个偶然性事件中,也可以看出的是,裘锡圭教授作为“古文字学泰斗”的特殊声誉,以及学校专门与教育部进行沟通的努力,才使得蔡伟这名三轮车夫有可能被录取。这意味着其他“非泰斗”级别的教授即使发现了人才,也不可能招进来;其他没有能力或没有意愿与教育部沟通的学校,即使“泰斗”级别的教授想招进特殊人才来也不可能。

  我们当然期待所有的事情都制度化,因为权力寻租在中国是个普遍现象,健全的制度能最大程度地避免腐败。但在人才的选拔制度上,尤其不涉及公共权力的人才选拔上,在辅以监督机制的前提下,应该能够给那些具有特殊才能的人攻读更高学位的机会。否则,正如从清华大学辞去博士生导师的陈丹青所言,“不拘一格降人才”最后成了“一格一格降人才”。这会让中国本就不发达的学术生产,因为标准化选拔而舍弃掉那么多出色的研究人才,以及因为标准化选拔而收纳了那么多并不出色的“研究人才”,这些“研究人才”不可能生产出足够传世、足够为社会致用的学术研究成果。(任孟山)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