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三轮车夫博士”凸显导师自主权

www.jyb.cn 2009年04月30日   来源:新闻晨报

  复旦大学将接收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三轮车夫蔡伟来当博士,引起媒体一阵兴奋。此事当然有很多角度可以评说,不过在我看来,重点应放在导师的自主权上。

  几年前我在还没有拿到博士时就取得教职,不得不边工作边写博士论文。一次向系主任叫苦:“早知如此,不如去开出租!”系主任把手搭在我肩上,语重心长地说:“你要知道,波士顿的大部分出租司机都有博士学位。”

  此话当然是个玩笑。不过,看看那些在大学代课的临时教授,有的人过得还真不如出租司机好。这也是美国社会对学术的态度:喜欢学术就去干,社会给你机会,但也不欠你太多。我们自然不必对学问家们敬若神明。三轮车夫读博士不值得大惊小怪,读完博士再去蹬三轮也未尝不可。

  蔡伟读博士的真正意义,我看还是在教授招研究生的自主权。几年前有个“怀德门”事件:一位叫甘怀德的考生考北大研究生,考试成绩第一,面试后导师不要,引起媒体的口诛笔伐,甚至有拿出“美国规矩”来说理的。我当时插了一句:此事孰是孰非我无法评论,但一定要讲“美国规矩“的话,“美国规矩”里教授自主权非常大。你断无因为考试成绩好就逼着老师收学生的道理。我自己就是因为课上表现比较好,在没有托福和GRE考试成绩的情况下就被录取了。记得当时方舟子先生讽刺我“撞了狗屎运”。事实上,我讲的不过是美国博士教育的一个现实。

  蔡伟则是又一个例子。他的导师为古文字学泰斗裘锡圭先生。裘先生为学之严也是名声在外的,他和蔡伟已经交往有年,并称蔡伟在许多具体的学术问题上对自己有启发,还举出若干例子来。你要在古文字学上能对裘先生有启发,这就足以当博士了。但是,因为有一套考试的规矩,裘先生竟一直不能收蔡伟为弟子,直至听说他当了三轮车夫、有中断学业的危险时,破格录取方成现实。可见,以裘锡圭先生这样的盛名,也难以免除学校里规矩的束缚。

  美国的大学则对教授信任得多。教授看中的学生,很少有录取不了的。这也是教育规律所决定的。教授同本科生的关系与同博士生的关系非常不一样。本科生是大规模教学为主,教授和学生经常个人之间不认识,博士生的教育则是手把手式的,即使是现在,也如同中世纪作坊中的师徒制一样。师生之间必须彼此信任了解才行。博士的录取,几乎全是教授亲自选拔拍板。而在目前的中国,博士生也经常是考试制,和高考大同小异。这当然让不少博士导师叫苦不迭了。

  当然,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导师权力太大、不受录取规则的束缚,几乎肯定会带来腐败。特别是如今博士多如牛毛,招生如果抛开考试等硬指标,腐败的机会就更大。这些问题,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不过,我们在认识上,至少要理解博士教育中导师的角色是什么,为什么需要有些自主权。有了这样的认识,日后才能有良性的改革。具体到蔡伟一案,好在裘锡圭先生名声在外,大家眼睛都盯着。这也使他不得不为自己的选择和判断负责。由此我也想到,博士越少,带博士的导师越少,人们的关注点越集中,问责也容易。有这样的舆论监督,放开些自主权给教授大家也放心些。所以,削减博士培养规模,也许有助于教授选材时自主权的增长。(薛涌)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