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杨元元之死,能否换回大学的温情

www.jyb.cn 2009年12月15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海海事大学的女研究生杨元元死了。一个花季的少女,用一种非常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她年迈孤苦的母亲,找不到地方住,外面租房租不起。挤在自己宿舍的小床上也不可能,因为母亲进了不了宿舍,通不过“舍管”这一关。然而,在这个世界上,似乎谁也不用对此负责。学校当然不负责学生家长的住宿,而铁面的“舍管”,无非是执行学校的制度。

  杨元元很不幸,她恰好在房价直追时的上海读书。记得像她这样携母读书的大学生好像别的地方也有过,人家可以租到便宜的农民房,悲剧就没有发生。而且据说海事大学所在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企业,没有专为低层白领准备的群租房。所以,摆在杨元元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抛弃一个把他们姐弟俩养大的妈妈,让她自己想办法。显然,孝顺的杨元元没法这样做,她选择了死亡。

  跟许多在大学里自杀的孩子不一样,杨元元没有什么心理问题,更没有抑郁症,她的死,完全是因为自身贫困碰上了学校僵死的制度,以及冷漠的制度执行者。

  在大学里的学生,往往是最弱势的群体,他们想办什么事都最难。连教他们的老师,现在也开始冷漠。即使自己的学生跳楼自杀了,如果老师在外面公干,也断然不会放下自己的活,去照料一下。当然,这些老师,即使贵为教授,到了机关,估计也难以得到好脸。制度不是不可以通融,其实经常被通融。但是,只有碰到有权的人,碰到熟人,才会通融。我不相信,如果杨元元的困境,摊在学校一个实权机关的人身上,也会是这样的结局。哪怕仅仅是一个外面招来的“舍管”的亲戚,也会有办法解决。当然,杨元元的老师,如果肯出面,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哪怕给她妈妈介绍一个家政的工作,也总会有个地方住哇。

  我们现在的一些大学,对于所有在里面的人,只要你没有权,没有东西可以跟别人交换,就是一个冰窟窿。到处都是冷漠,看不到一丝温情。对于学校而言,老师就是打工的,学生就是交钱买文凭的。对于老师而言,学生就是上课对着讲的人,如果是研究生,还是廉价的劳动力,可以为自己打工。所有人,在公开场合都是公事公办,面无表情。只有在私下里,在亲朋好友之间,似乎才会有所谓的温情。大学的精神,早就丢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像杨元元这样品德优秀的学生,本该受到学校奖励的,可是,即使教思想品德的老师,对此也视而不见。也许,他教的东西,连他自己也不信。

  我们中国人就是有这个本事,可以把无论如何都该有点人味的机构,比如医院和学校,办得对人没有起码的温情。对人的情感,人的哀求,人的生命,完全麻木不仁。让这些本该充满仁爱的地方,变成赤裸裸的利益交换所。即使再有多少个杨元元的死,也未必能唤醒这些人的作为、人的良知。(张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