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爱教师就让他爱讲台

www.jyb.cn 2011年09月13日   来源:中国教育报

  “教学是个良心活!”不止一次听到高校中兢兢业业从事本科教学工作的老师这样说。他们中有获得市级教学名师奖的老师,也有深受学生欢迎但什么奖也没获得过的普通教师。当教学沦为良心活时,教学便掺杂进许多无奈,学校整体的教学效果可想而知。当然有少数教师能做到超脱,可以不顾及论文、职称,但能够“超凡脱俗”的毕竟是少数。良心从某种程度来讲是一种软力量,它像水一样,如果缺乏容器,很多时候会流走。它需要一个完整的容器来盛载,才可以完好保存下来。

  众所周知,培养人才是大学的根本。可以说教学是教育的细胞,没有优质的教学,就没有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可是,长期以来,教学“说起来重要,忙起来可以不要”的局面却一直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使得许多教师凭着良心去从事教学。由于良心上过不去,怕对不起学生对不起国家,要么比别人多投入精力,教学科研兼顾,要么牺牲个人利益少写论文少做科研晋升不了职称。难怪前一段时间曾有教师讲,大学教师全身心投入教学是一种照亮别人的自我毁灭。语言虽然有些偏激,但也反映了某种现实。而有一部分不想“自我毁灭的教师”,迫于科研、论文的压力,只好置教学于其后。

  造成教师追逐论文轻视教学的主要原因在于考核评价制度的不合理,这也是被公认的、说了多年却没有多少改观的问题。究其原因,在于大学没有真正地把教师的利益和学生的利益放在首位,考虑更多的是大学自身的利益。科研成果是显性的,可以为学校带来巨大的声誉,带来政绩、竞争力、资源,等等。教学的效果需要多久才能显现出来?一个学生从走出学校大门步入社会到取得较大成就,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那时他的老师可能已经垂垂老矣,甚至已经作古,他的母校可能已经换了几届领导——大学等不起,老师等不起。大学的这种自我导致了评价制度的片面,评价制度的片面,引导教师背离以教学为核心的轨道。

  最近看到一项对复旦大学、东华大学、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等8所上海综合性高校的调研显示,无论职称高低,90%以上的教师愿意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而且从事教学工作的意愿高于从事科研工作。这说明教师对讲台有一种天然的爱的自觉。然而,调查发现,教学工作的重要性在职称评审中被低估,在制度规定中,科研方面的较为具体,教学方面的较为笼统。

  不应否认,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是理性人的本能选择。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行为。科研成果更易于促成职称的晋升和绩效工资的增加,这就难怪教师远离讲台亲近实验台。不完善的制度如同泥沙地,上面的水很大一部分会渗漏掉。哈佛大学哈佛学院前院长哈瑞·刘易斯有过一个忠告:为了追求卓越的学术成就和市场影响力而忽视人才培养,尤其是本科生培养,那是“失去灵魂的卓越”。

  事在人为,关键在于学校有没有把教学真正放在核心地位。只要将人才培养视为根本任务,大学是可以制定出鼓励教师从事教学工作的制度的。今年浙江大学推出一系列“教学新政”以扭转“上课成副业”的不正常局面。学校设立“求是特聘教学岗”,有6位长期从事本科基础教学的高水平教师成为首批受聘者,他们将享受与国家“长江学者”一样的待遇,年津贴20万元。

  有人说,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因为它深埋于地下,人们看不到它,它却默默地保障城市的正常运转。那么,对于高等教育来讲,本科教学是大学的良心,因为教师的存在价值、学生的个人发展、国家事业的需要都倚重于它,而它的效果又不能即时显现。

  教学的良心需要制度的呵护,如此,教师上讲台才能不是仅凭良心,教师的职业幸福感才能得到满足,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积极主动、身心愉悦地上讲台。良心如水,完善的制度就是载水的容器。有了制度保障,就如同有了源头的活水,会有更多的教师亲近讲台,爱讲台。教师是学校之本、教育之本,学校如果爱教师,就应该满足他们爱讲台的正当而良好的意愿,其将善莫大焉。(黄文)

  《中国教育报》2011年9月12日第5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