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大学建筑难道也要招拍挂?

www.jyb.cn 2011年09月21日   来源:大河报

  今年5月,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一度颇受争议。时隔几个月后,真维斯的名字再次出现在大学校园中,这次发生在广州。9月17日,不少华南农业大学的学生发现,学校一栋大楼挂出了“真维斯学生活动中心”的牌子,引来学生和网友的热议。  

  遥想“真维斯楼”上次被媒体曝光,清华大学辩称,为校园建筑物命名是国内外学校筹集资金的通行做法。姑且搁置是否真的存在这种“国际惯例”的质疑,“命名”显然不是“冠名”,即使是为了纪念一个特殊的日子,抑或感谢捐资助学者,为什么不是在广泛征求师生意见的基础上谋求共识一致“命名”,而是悄悄决定、果断实施,助企业冠名为既成事实?在校园建筑名称这样的小事上,如果普通师生都没有丝毫知情权和发言权,在其他各类校园事务中,他们如何能奢望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追求独立自主精神的学术殿堂内,难道也在践行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古训?

  当反对者以《国家教委关于学校校舍、教室命名的有关规定的通知》中规定的“校(园)内各类教室、各类建筑物不得以捐资者名字命名”为由提出质疑的时候,这样的压力对于大学或许并不存在——公众意识中的“捐资者”多是指出资兴建者而言,然而无论是清华大学还是华南农业大学,被命名的建筑都是早就存在的,既然不是“捐资者”,如何阻止企业冠名?

  捐资助学本是慈善之事,然而,太过明显的商业痕迹使得这种捐助更像是一桩你情我愿的生意。提供一定数额的资金赞助就可以赢得大学建筑的“冠名权”,对于企业而言,这笔买卖实在划得来。当类似的冠名不断复制,不知大学校园内的各类建筑是否最终都将“名花有主”?更进一步追问,如果校园建筑全部“冠名”完毕,有人继续提出捐助怎么办?难道“冠名”之初就要标注使用年限,抑或模仿房地产市场实施“招拍挂”,由出价最高者获得冠名权?

  在真维斯一次次“攻占”大学建筑的事件中,真正令公众焦虑的不是谁来冠名教学楼,而是大学建筑不该如此赤裸裸地充当企业的“广告牌”。与大多数国际知名大学相比,越来越多的国内大学似乎对经济利益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以至于模糊了真正的大学精神。每次世界范围内大学排行榜公布,国内高校都纷纷因不尽如人意的排名愤愤不平,然而,他们又是否曾检视过彼此精神家园的真实差距呢?

  华人数学大师丘成桐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唯利是图的文化气候,是中国难以孕育一流学问的最主要原因。如果我们的大学都无法抵御金钱的诱惑,甚至不惜为此廉价变卖“家底”,如何奢求那些从沾染着铜臭气息教学楼走出的莘莘学子,能够一尘不染、孑然世外?(张涛)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