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别让教学评估扰乱了课堂

www.jyb.cn 2015年04月28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每当教学评估专家组走进高校,学生和老师都会变得非常忙碌。学生要将不符合要求的实验报告重新誊写,做行政的老师则汇总着名目繁多的材料,安排迎来送往,搞教学的老师这个时候则“退居二线”,晚上熬夜补教学档案。 

  全校动员,誓师保证,密集会议,责任到人。教学评估临阵磨枪,在学生中早已不是秘密。以至于不少学生感叹,本以为脱离了初、高中停课搞卫生或临时做早操等虚伪现象,可没想到在大学依然存在各种各样令人沮丧的形式主义。 

  由教育部组织实施的5年一轮的高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自2003年启动以来就争议不断,除此之外,不同层级种类繁多的教学评估也在其他年份进行着。2008年,广西师范大学校长、副校长等6位校领导,迎接教育部评估专家组秘书一事在互联网上引起热议。以至于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的纪宝成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批评“大学评估太滥,部分公务员借权力指手画脚”。 

  其实在大学生看来,“评估次数多”是不会让大家感到厌烦的,真正令人厌烦的,是在评估中防不胜防的形式主义,因为形式主义已经在侵蚀教学评估的公信力。试想,当一个以提升高校办学实力,保障学生受教育质量为目的的评估,不以学生意见为根本,而将大部分的精力用在迎合、取悦评审者身上,将是一件多么让人寒心的事情。 

  一位朋友所在的大学目前正在接受专家组的教学评估。在愚人节的前夜,班委在QQ群发公告通知同学们,专家在4月1日要到该班听某节课,所有同学必须提前5分钟到教室,不准带早餐。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班长就开始挨个敲宿舍门,通知大家去上课。同学们早早地赶到了教室,紧张地上完课后,发现专家并没有出现。 

  同学们戏言,所有人在愚人节当天都被评估专家们“愚”了一把。 

  长春工业大学的网友“Jchy倩”发帖称,教学评估来临时,老师不但查笔记,节节课点名,还警告所有学生“三次逃课必挂”。而在没有教学评估的时候,大学的课堂基本上处于“放养”状态。另外,亦有网友吐槽,他的公共课老师在教学评估时期花了半节课时间来点名,并放言“要怪就怪评估专家组”,因为学校要求“课堂人数若被查堂专家提问,老师必须能准确说出数目”。 

  微博网友“涛声四起712”讽刺,自从专家进校后,大家都不同程度地变成了“装家”,全体师生都“提高警惕的裤子,过上了贼一般的日子”。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沈玉顺曾在论文中概括了高校在教学评估中常见的形式主义:兴师动众的突击准备,轰轰烈烈的迎检场景,花样繁多的造假作弊,扬长避短的评估报告。有违规定的变相行贿,惩罚严厉的管制措施,极道中庸的评估专家,皆大欢喜的评估结论,形同虚设的整改措施。或许这些现象并没有在每所高校中存在,但在许多高校或多或少地能够看到痕迹,这已经成为高校教学评估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认为,教学评估上的形式主义解决起来可能没那么困难。也不像很多学者所说的那样必须“构建某某制度,完善某某体制,优化某某机制”。如果所有人都能明白教学的根本是学生,教育本身也是为了学生就够了。当教学能够真正独立于行政之外,由学生和教授良性互动后给出的选择,才是真正的评估。 

  在我看来,主管部门可以尝试降低现行高校教学评估的“高利害性”,减弱评估对高校生存和发展造成的“威胁”,考虑将现行的评判高校优劣等级的评估转化为评判办学水平是否合格的低风险评估。而高校,则需要以一种寻求改进之道的态度来参与评估,不要出现“过度防卫”的伪装,学会总结,反思评估中发现的问题,而不是遮掩问题。毕竟,教学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学生。(福建农林大学 杨惠明)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