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简政放权别搞成“赌气放权”

www.jyb.cn 2015年06月03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简政放权的出发点应该是通过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来促进高等教育的内涵式发展,应当以保障高等教育质量为依托,千万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媒体报道,近日,山东省人社厅、省教育厅下发文件规定:政府部门不再组织评审和审批民办高校教师高、中、初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不再颁发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民办高校可以自行规定标准条件和评聘程序,也可以参照公办学校教师评聘办法,按照国家和省规定的标准条件和评聘程序,自主评价,自主聘用,由学校颁发聘书。

  由于工作关系,笔者参加过很多次民办高校的调研。接受调研的民办高校领导和教师通常都是大倒苦水——政府对民办高校缺乏支持,民办高校评职称难,吸引不到优秀人才……应该说,对民办高校发展的呼声,教育主事部门一直都有回应和支持,但力度多少有些欠缺。所以这次山东省将职称评审权力完全下放给民办高校的“改革大礼包”,确实有点让人意想不到,连之前叫着嚷着要争取更多支持的山东民办高校的小伙伴们也惊呆了,一时不知所措,甚至怀疑是否被组织抛弃了。

  被组织抛弃当然是多虑了,民办高校作为高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相信还不会有哪个组织有此胆量。但此举确实令人有些看不明白,尽管初衷看上去很美——“加大简政放权力度,支持民办高校发展”。若结合当前民办高校发展的实际情况来仔细思量,只怕会遇到不少实践难题。如果仅仅是出于民办高校老是抱怨教师评职称难就出此对策,山东主事部门就未免有些轻率甚至赌气了。 

  因为现实摆在眼前:我国近年来大批民办高校的成立和发展,得益于当年的高等教育扩招,因此这些学校基础普遍较为薄弱;尽管大规模引进师资力量,教师的学历水平也多为硕士以下,加上多是高职院校,教学任务相当重,教师又鲜有从事科研的时间和精力。那么,民办高校教师评职称难尤其是评高级职称难,事实上更多是客观原因——与师资整体水平较高的公办本科高校相比,民办高校教师评上高级职称的概率自然更低。在这种客观情况下,教育主管部门更应当做的是继续坚持标准以保障高等教育质量,而不是简单地一放了之。可以设想,放权给民办高校自行评审之后,为解决原来评职称难的问题和尽快拔高师资队伍,山东民办高校所执行的标准基本都会较以前宽松甚至失去底线,以后将很可能会出现一种新的教授类型——山东民办高校教授。由于目前民办高校的整体水准,社会公众和学术界自然会对这类教授另眼相看,将导致民办高校教师更难向公办高校流动,公办高校教师更不愿向民办高校流动,人为地增加了公办与民办高校之间的隔膜。

  退一步来说,即便山东省主事部门的初衷确实美好,就是贯彻和落实中央精神,简政放权,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但从操作层面来看,还是应有更为稳妥的改革推进方式。我们改革的一个有效经验就是试点,其实山东也不妨选择部分基础较好、实力较强的高校先行试点,而不是一下子全面铺开。在这方面,广东的做法可能更稳妥合理:省教育厅逐步下放副教授评审权给各高校,并对副教授评审权单位的要求设置门槛,达到要求的可申请,比如本科院校要具备培养合格本科毕业生8届以上、获得省级以上重点学科、具有教师中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权5年以上等要求。而教育主管部门也要做好监督检查工作,评审结果要报到教育厅和人社厅备案和认定,并通过改革实践逐步梳理和建立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简政放权的出发点应该是通过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来促进高等教育的内涵式发展,应当以保障高等教育质量为依托,千万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总而言之,简政放权不能赌气放权——“你老是闹来闹去,这下全部权力都给你,看你还闹不闹?”改革对象基础薄弱,缺乏监督机制,到时候自然搞得一团糟,再把权力给收回去,理由也很充分——“给了权力你们就乱来,还是得政府管吧!”于是“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的恶性循环就不断出现,教育改革沦为行政权力的游戏,一场又一场热热闹闹的“改革”过后,教育却可能没有任何实质性进步。(陈先哲 作者系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研究员)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3日第2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