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高校去行政化请先去“文山会海”

www.jyb.cn 2016年03月10日   来源:

  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谈到高校行政化问题,认为行政化并非指大学校长对应的行政级别,而是指大学教授是否能在教学和科研上投入主要精力。就目前而言,行政化有加重趋势,主要体现在太多的会议占据教授等科研人员的时间,冗长的行政环节使他们在会议之间疲于奔命,难以集中精力来进行教学和科研。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出建设现代学校制度,克服行政化倾向,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高校“行政化”,是指以官僚科层制为基本特征的行政管理,在大学管理中被泛化或滥用,即把大学当作行政机构来管理,把学术事务当作行政事务来管理。行政的泛化使得“务虚”的会议多如牛毛,教师难以集中精力来做学问、育人及科研。北大原校长许智宏等不少教育界人士都曾指出,教育领域行政会议泛滥成灾,应减少非必要的行政会议,减轻教师额外负担。

  长期以来,公众普遍把高校行政化的根源归因于行政级别的设置上,推进去行政化变成期待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然而,在笔者看来,高校去行政化的主旨,不仅是要摆脱行政级别,更要解除教师“会议缠身”的束缚。一方面,必须重申大学自治与大学自由的理念,恢复大学之所以为大学而不同于行政事业单位的气质。《高等教育法》第32至38条,为大学自治与学术自由制度化提供了重要法律基础,大学必须在章程及按照章程制定的各种条例中,明确限制会议次数和要求会议内容必须“务实”。

  另一方面,必须坚持学术、学者为大学的根本。蔡元培所说的“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揭示了学术、学者对于大学的重要性。在大学行政理念及行政活动实践中,应始终贯彻以学术、学者及学科为本。这不仅需要大学学者确立以学术为核心的价值观,而且要让大学行政人员同样牢固树立这种观念,并在实践中作为准则,建设制度文化,在会议组织和管理中,始终以学术进步作为出发点。竺可桢曾指出,教授是大学的灵魂,会议制度的利益取向必须向学者们倾斜。

  此外,还需加强对大学的科学管理,进一步提高行政管理效能。冗长繁琐的行政会议,之所以时常被高校管理者所诟病,并在两会期间受到代表委员关注,关键原因在于大学管理成本大、效能低。发达国家高校的管理,主要有科学化、专业化、提升能力及强调管理文化四个特点,我国大学应在管理中引进高校管理的先进工具与方法,对管理人员采用严格的聘用标准和程序,通过培训等形式提高管理人员水平,切实改善大学管理效能。

  应该看到,高校行政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烦琐而又务虚”的行政会议占据了教师不少时间,使他们对教学和科研的关注受到影响。教育行政机构和高校要推进行政管理改革,不妨首先从给教师“减负”开始,让他们从各种名目的会议中解脱出来,把精力放在教学和科研上,从而不被会议所牵绊,不再受“行政化”之累。(王海莹 作者系天津教科院副研究员)

    《中国教育报》2014年3月10日第2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