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高等教育>正文

以学术主导破解评价不公

www.jyb.cn 2017年01月23日   来源:光明日报

  日前,《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和《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同一天发表声明,表达对被踢出新版CSSCI来源期刊目录的意见和不满。《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主编孙周兴表示,今后拟“痛定思痛”,以市场为中心,以影响因子的提升为办刊目标,不惜用要求作者自行安排引用事宜、预留部分版面收版面费等方法,使得两年后重归“核心刊物”阵营。

  孙周兴的声明更像是一个搞笑反讽版,但却道出了影响因子造假的实情。影响因子是个舶来品,一些出版商为了援引案例更方便,于是为判例建立索引,以便人们可以快速了解一个判例是否仍然适宜援引。后来美国一家名为“科学情报研究所”的公司也借助这套思维和方法,建立了科学引文索引,即SCI。在中国,1998年,教育部委托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开发研制引文数据库,用来检索中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论文收录和被引用情况,这就是CSSCI。由于受到教育部的认可和支持,这个数据库已经成为中国最权威的中文人文社会科学学术评价机制。

  只要稍了解其来历,就知道其实SCI和CSSCI并没有那么神秘和无懈可击;而了解学术的内涵,就应该知道学术评价还应该考虑领域的冷热、创新的大小程度等多方面因素。当用单一的引文标准来衡量刊物,再笼统地用刊物来衡量文章,然后单纯地以文章数量来衡量学者的水平,这样一个学术评价标准,无疑是架在学者身上的枷锁,长在学界身上的恶性肿瘤。

  这一次两份学报被踢出后,同时发表声明抨击CSSCI和相关制度,可以说是多年来学界对于学术评价体系不合理的一次集体爆发。从这个角度来看,CSSCI作为一个技术性的引文数据库,背起学术评价体系不公的黑锅,确实有点冤。因为在目前行政力量凌驾学术力量之上的普遍状况下,对于学术成果的选拔考核,行政力量考虑的只是分出三六九等来。但是如何评价区分,通常行政力量首先考虑的不是科学合理,正确反映学术内涵,而是怎样简单易行。表现在结果上就是评价只考虑信度,效度无关紧要。这正是CSSCI被抬上神坛的重要原因,也是其被广为诟病的原因。所以,要破解学术评价不公,问题主要不在CSSCI,而是要让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

  尽管被异化成为学术评价的绝对标准并非CSSCI的错,但是至少在自己可以掌控的权限内,应该尽量做到公正合理。当前,CSSCI已经不单纯是一个影响因子计算机器了,而是一个评价机制。既然地位和影响摆在这里,那CSSCI就应该尽力维护其公正公平,找出有效的方法来抵制影响因子作假的行为,维护那些坚持不给影响因子掺水分的期刊应有的地位。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彭诗韵}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