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际教育>正文

屠呦呦获奖,奖的是贡献而非权威

www.jyb.cn 2011年10月04日   来源:新闻晚报

  9月23日,屠呦呦在美国纽约举行的拉斯克奖颁奖仪式上领奖。当日,有诺贝尔奖“风向标”之称的国际医学大奖——美国拉斯克奖将其2011年临床研究奖授予81岁的屠呦呦,以表彰她“发现了青蒿素——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在全球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获得拉斯克奖,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生物医学界获得的世界级最高大奖。

  对于屠呦呦的获奖,国人开始反思。可就是对同一个事实,反思的意见却不同,比如,青蒿素的发明,一直是我国引以为豪的科技成果,但仅仅由于难以确定成果归属而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表彰和奖励,这是事实,对此,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在中国科协年会开幕式上直言,其中折射出的不少问题值得深思,他认为要精心培育学术团体的优秀奖励品牌;而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国家情况特殊,不太肯定个人的贡献,所以其成果将近40年在国内没有被得到公认。在人才评价和鼓励上有不足,亟待改进。

  一个是培育学术团体,一个是重视人才个体,两者的方向显然不同,但似乎都有道理。屠呦呦能获大奖,是一个团队努力多年,经过190次失败的结果。一个团队,每个人的分工不同,对科研成果作出的贡献也不同,若不关注个体的贡献,个体的学术理想和追求都会受影响。团队要获得更大的成果,就有障碍。而她经过40年才获奖,已充分说明我国学术界对个体成就关注不够。

  如果按照学术规则实行学术管理、评价,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在过去,学术研究强调集体的利益,因此,个体的贡献被淹没在集体中,而现在,在各种学术团队中,个体利益过于突出,课题组、项目组的负责人,几乎掌控所有学术资源,团队中的个体,没有平等的学术话语权,学术能力和学术贡献难以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

  在一个追求学术价值的学术团队中,担任负责人的应是有学术能力之人,而不该是行政级别高、学术头衔高的人,然而,现实情况是,上至国家重大科研项目、计划,下到大学、科研机构的课题组,负责的鲜有年轻人的身影,大多是院士、校长或院长、博导。同样,对于一个学术团队获得的科研成果,应根据学者们的实际学术贡献做出评价,而现实却是,年轻人负责主要研究,可大多团队“产出”的论文、专利,第一作者几乎都署领导的姓名,哪怕领导从来没有参与具体的研究。而且,干活最辛苦的研究生、青年教师的待遇很低。

  在这种情况下,打造学术团队、强调个体价值,显然成为某些行政领导和学术权威,攫取学术资源、学术成果的正当理由。这已给目前学术研究带来很大问题,包括行政领导参与学术事务,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获得课题资源,再把课题交给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完成,最后把这些成果全归自己名下。而各种行政性的评奖,也服务于这种“科研模式”,这就是奖越评越多、越评越滥的原因。

  显然,淡化团队,由此凸显个体;或者强化团队,由此淡化个体,都不是解决之道。前者违背一些重大科研需要团队协作的基本学术规律,后者将让“屠呦呦现象”反复出现。要解决这一问题,需根本改革现在的学术管理和评价体系,对学者的能力和学术贡献实行学术同行评价,在这种管理和评价体系中,无论是个体研究,还是团队协作研究,就不会存在因个体影响团队,或因团队影响个体的问题。不改变学术管理体系,寄希望在原有学术管理框架下,由行政安排、计划,调整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以做到团队和个体的“和谐”,是根本不可能的。(熊丙奇)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