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80后:我们是一群昏迷的宠物

www.jyb.cn 2006年10月11日   来源:新华网

 

 

  “80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当他们被当作一个特殊人群去观照,争议就从未停息。

  有人说他们放肆、自我、缺乏责任,随性、热情、没有思想,在公众的话语体系中,这些词汇像标签一样标定着“80后”的特质。

  也有人说他们时尚、敏锐、率性,富于创新,当他们界定自我的时候,并不在乎他人的评价。

  在种种争议声中,有位“80后”对自己这一群体做出反思。她有感于同龄人作为“宠物”的迷失,也认为这不仅仅是“80后”本身所造成的。实际上,每一代人都有其自身的特点,但也不能涵盖所有人的特性。或许,“80后”的某些特质也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社会和教育的尴尬。

  无时无刻不感受着生活环境的浮躁和颓废

  那天上《法律基础》课,老师讲到一女子在事故中伤到嘴唇,问道:“她控告肇事者侵犯了自己什么权利?”

  台下一男生大叫:“肖像权!”教室里哄堂大笑,老师耐心地回答:“肖像权被侵犯不是指毁容啊……”然后又是一阵笑声。我也跟着笑,却知道自己笑得很难看,因为其实我很生气!也很无奈!

  我们上的是《法律基础》,而非《法律常识》,在座的上百名大一学生至少90%以上已经成年。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在这样的法律常识面前信口开河,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在开玩笑(希望是),或者那个同学的确如同他的声音听起来那般诚实、天真。那,那些附和大笑的人呢?不能说是无知,毕竟他们在嘲笑别人的无知;却又不是全知,否则怎么会发出笑声而非嗤鼻声呢?又或者,笑的人中还有些也想回答“肖像权”的人在庆幸出丑的不是自己?这的确是在大一学生的《法律基础》课上。

  我也是“80后”人,我没有资格以旁观者的身份对“80后”评头论足,但因为我是“80后”,所以我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我生活环境的无味、浮躁和颓废,并身临其境地痛苦着、无奈着!

  我看着我的朋友走进书店,然后在青春网络小说前流连,不在乎旁边有多少名家名作堆积如山;我看到朋友对未来非常茫然,却觉得无所谓;我发现我越来越难和以前的死党沟通了,因为她们总对我说哪里的品牌在打折;我讨厌看到我的同学像个愤青到处“评论”却什么都不真懂;我对进入朋友们的各种空间看到各种矫情的小资文章感到作呕;我痛心于电视上那些“80后”的明星们说出“什么是福布斯?”“七七事变是什么?”还做出一脸委屈相……还有很多,我不愿全部列举,我感到羞耻,因为我也是“80后”人。

 

  有幼稚园大学才有幼稚园大学生

  我们是一群“已经成人,却不像成人”的人。我们受到来自家庭的溺爱,于是霸道、自我,却又像个“废人”一样依赖家人。我们以“花朵”自居,要求社会给我们阳光,却没有学会去关心什么,承担什么,就这样无忧无虑地长大。进了大学,不做花朵便做了动物,没有思想的动物,社会大呼不行,说我们是人才是栋梁,要好好培养,于是我们又成了宠物。

  习惯了18年的灌输式教育,我们被严格约束着成长。约束放松后,我们最终走向两条路:一是带着定形了的思维中规中矩;一是物极必反,或者堕落到底,或者浮躁至极,但所作所为却又摆脱不了幼稚的烙印。

  龙应台的《幼稚园大学》我看过了,先是抱着狡辩的心态不置可否,越看下去越惭愧。我们这群大学生,且不说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这些还不能暴露“幼稚园”的本性,我们说说思想年龄(或许这是个没被认可的概念)。其实谁都会“想”,想的是什么就把素质显现出来了。不然为什么人们会说“这个人太单纯了,看他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或者是“这个人不简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见思想的重要。偏偏我们这一代人是没有思想的,是会想能想却没有思想的一代。我们想的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关于玩、关于吃、关于各种琐碎的事。

  社会总在说很难把握现代大学生的兴趣走向,的确是很难的。对大学生讲政治,话题太敏感的不敢讲,太正统的没人听;讲国际局势,有人说“我们自己都顾不过来,管他国际局势有什么用”;讲历史,去听的人多了,权当有趣的小故事听着消遣;讲社会热门话题,比如同性恋,于是听者接踵而至,场场爆棚,原来大学生关注的是社会时事?但听到他们提出“同性恋怎么做?”“随着人们对同性恋认识的加深,同性恋会不会增多?”这些问题,恐怕父母、老师也只有哭笑不得的份儿了。到底我们在想些什么?

  不是因为我们是幼稚园大学生所以学校是幼稚园大学,而是因为有幼稚园大学的存在,所以我们成为幼稚园大学生;不是因为我们的毛躁煽动了整个社会的浮躁,而是社会大环境的浮躁孕育出了我们的毛躁;不是我们的不伦不类使这个时代尴尬,而是这个时代的尴尬把我们挤压得不伦不类!

  中国13亿人口,我们一群小小的“80后”宠物的力量微弱得可怜。

 

  原载《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 周玲玲)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