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靠啥管住“杨不管”“范跑跑”之流

www.jyb.cn 2008年07月18日   来源:钱江晚报

  据《新安晚报》报道,安徽长丰县吴店中学学生打架致死事件发生以后,合肥准备要制订地方法规,“其中部分条文将有助于堵住‘范跑跑’、‘杨不管’现象的出现。

  按理说,不该打架,是幼儿园孩子都知道的道理。教师的职责是“教书育人”,管学生打架,属于“育人”的范畴。这样一个不言而喻的事情,也要出台地方法规——说明我们的管理已经在常识水准以下进行了。

  比如学生不能抽烟,当然更不能在课堂上抽,但肯定有学生在课堂上抽过烟,也肯定有老师看见了没管——类似的现象不胜枚举,我们是不是也没完没了地出台一个个法规来“堵”呢——一个“堵”字,已经显出管理者的技穷了。

  吴店中学学生打架致死案件中,杨经贵老师没有有效制止,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法规条文,还是因为老师批评学生要冒手指被斩(杨经贵老师的同事有此教训)、或被家长殴打的危险?制订几条法规条文能化解现实矛盾吗?

  那么,这个常识问题,为什么到了现实生活中就成了一个难题?答案很简单,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教育的畸形发展。现在老师中流传着一句话:重教不尊师。社会(家长)向学校要的是升学率,当然最好是“重点率”、“名牌率”,分数才是硬道理。在一些学校、一些老师那里,甚至出现了央求学生好好学的苗头或心理。教师已经异化成分数的孵化器,“育人”的职能已经被淡化、边缘化了。在这样的氛围里,教师的“育人”意识也会渐渐变得模糊、淡化;课堂管理也会随之松弛,增加了出现突发事件的可能。

  最近,教地理的杨经贵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他的苦经:副课老师上课没人听,也很难管。所谓“副课”,就是对大部分学来说,与高考升学没什么关系的课——这不是升学率之祸又是什么?

  “教书”与“育人”分裂,社会要求与教师人格自我期许分裂,公开宣传与实际操作分裂——如果你热爱教育、爱学生,有人文理想,忍受不了这样的处境,只有自己把自己逐出教师队伍。

  就在前几天,听朋友说,杭州一所非常热门的中学里,一位很优秀的年轻语文老师离职转投别的行业了。我买过他出的一本书《言说抵抗沉默》,里面是他的教案、课堂教学实录,他和同行之间对语文教学的探讨。字里行间,是他对教育的热爱,对学生的热爱,是他的炽热的人文理想……读他的书的时候,闪过一个念头:这样的教育环境,他……没想到,这么快,疑惑就有了答案。

 

  

 

  ·由“杨不管”老师事件引发的反思

 

  当前,在教育政策一味倾向于保护学生的大环境下,学生的权益得到了保护,但教师的合法权益却没人愿意来保护,这才是“杨不管”事件的根源。笔者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也想就此呼吁,尽快建立教育惩戒法规,实施师生公平保护。没有惩戒的教育,不是完美的教育,只有从制度上、机制上加以改变,“杨不管”老师事件才不会再次上演!

 

  ·从“范跑跑”到“杨不管”给我们的警示

 

  亡羊补牢的做法为时不晚,但是总是亡羊补牢就很难理解了。问题的根本不在于一两个人,也不是一两件事情上,而是整个社会形式,社会环境,教师的权利和义务与对待学生的尺度的变化与不平衡等等诸多原因使教育界屡次发生让人难以接受的事件。

 

  ·为何不少教师力挺“杨不管”?

 

  年轻生命的殒亡,尤使人感到悲痛;这本是不该发生的悲剧,但还是发生了。也许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对某个人的带着激愤的谴责,而是借此思考一下,我们的教育是否出了什么问题,并加以改进,这也算是对逝者的安慰。否则,我恐怕将来还会出现“郭不管”、“张不管”之类。
 

  ·别帮“杨不管”寻找制度借口

 

  尤其是,我国《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有责任“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和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学生在校学习,学校应负监护责任,上课老师则是具体监护人,对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应加以制止,如果制止不了则是另外一回事。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竟然无动于衷,任由学生在眼皮底下互殴,直至其中一人口吐白沫而死,这是何等冷漠?

  (责任编辑  程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