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熊猫般珍稀王旭明输给职责

www.jyb.cn 2008年07月21日   来源:东方网-东方早报

  王旭明将离开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岗位,赴任语文出版社社长。据7月18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在记者面前,王旭明并不掩饰他对新闻发言人这个舞台的眷恋。对于自己失去的舞台,他只说了四个字:“欲哭无泪。”在他离职的消息被披露后,有不少记者和传媒学者都表达了对王旭明离职的惋惜。

  今日中国,恐怕难以再找到一个新闻发言人,能够像王旭明这样“做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发言人”。他不仅向媒体直言不讳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在成为媒体兴奋剂的同时,虽招致无数的批评,但依然不改故我。在他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5年来,“中国教育成功论”、“教育买衣论”、“媒体无知论”、“名校生养猪论”等言论迭出,几乎每次都会被媒体、公众抓住尾巴大肆批判。他似乎泰然承受了这一切,鲜有收敛,更无打压,反而因此与许多媒体记者成为朋友。

  公众舆论曾经对王旭明部分观点的批评并非毫无道理。以“教育买衣论”为例,王旭明在2006年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大、清华这些优质教育资源是有限的,自然比较贵,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显然,这种将非义务教育作为纯粹的市场产品来对待,验证着教育部门的过度教育产业化倾向,实不足取。就此而言,王旭明也许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新闻发言人,但现在看来,真正值得思考的在于,为什么尽管如此,王旭明的离任反而唤起了公众舆论的依依不舍?

  无疑,公众舆论的这种留恋不是因为他的观点的对错,而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敢于公开表达自己观点的,敢于“有血有肉”的新闻发言人。正如他所表白的,“我再傻也不至于不知道官场运行的规则。干这一行,能不说就不说,能少说就少说,往往是不说少说低调者才能升官。”但他还是选择了“说”。同时,他宽容以待舆论批评的态度也令人尊敬。这些才是王旭明不可多得之处。

  王旭明似乎比许多人更早地明白他的价值。早在2006年12月时他就说道,“希望媒体能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我,这也是在保护媒体的朋友,也是在保护媒体自己。”但是,王旭明毕竟不是大熊猫。大熊猫面对众多媒体记者时,可以一言不发,但新闻发言人却不行,所以难免动辄得咎。保护好大熊猫可以成为一种共识,但要不要保护好王旭明,却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共识。他必须生存于一种特定的体制环境中,这个环境决定着王旭明的去留,而不是媒体想保护就能保护得了的。

  对于王旭明的离任,教育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作为新闻发言人,对于政策的解读要求一是一,二是二,不让你有个性和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比如国办和外交部等单位的新闻发言人,每句话都是经过严格考量的,但王旭明在所有新闻发言人中显然是与众不同的。“与众不同”或许是公众舆论所需要的,中国所需要的,但未必是现有新闻发言人制度所需要的。这或许是王旭明离职真相之所在,也或许正是“中国王旭明”的宿命之所在。

 

 

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即将离职履新 曾饱受争议

 

  7月11日下午,王旭明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应邀到北京八十中主持《第三套全国中小学生系列广播体操》的发布。当天中午临出发前,他在办公室里嚼了块口香糖,又往身上喷了几下香水。他说,这是他的告别演出,“不能演砸了”。

 

王旭明自我评价:谦虚一点60分 自恋一点80分

 

  教师、记者、发言人,独特的个人经历,优点、缺点、个性,曾经面对的各种争议,五年的新闻发言人岗位上有哪些感受和体会?面向媒体、服务群众、澄清事实、解疑释惑,我国新闻发言人制度建立五年以来发展情况如何?又还有哪些需要完善改进的地方?

 

多角色交织 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离任并不失落

 

  在王旭明的人生里,很多角色交织而过,老师、记者、官员和即将要出任的出版社社长。新闻发言人的经历或许是其中最亮丽的一段旅程。乐于曝光,不怕争议,从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王旭明作风另类,争议不断。


(责任编辑 周玲玲)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