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能否公布王旭明离任的详细信息

www.jyb.cn 2008年07月23日   来源:红网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又成了“新闻发源人”。这一回引起轰动的不是他一向古怪的言论,而是他的离任。上周五,他正式告别新闻发言人岗位。

  此次,媒体和舆论对王旭明离任的反应一反常态,变得暧昧和游弋,评说王旭明离任是一种遗憾者有之,声称王旭明值得尊敬者亦有之,全然不见平素批判“王氏言论”时的铿锵有力。连一向爱憎分明的网友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腾讯网友在接受调查中表示喜欢王旭明率真的占据了第一位。

  此次王旭明离任受媒体关注程度,可谓远远超出同级别任何一位发言人,其影响与外交部发言人的变动相比也不遑多让。在GOOGLE查询结果项中,“教育部发言人”比“外交部发言人”还要多20余万个。而王不过是教育部办公厅排名第四的副主任而已。

  此种结果,自是“半由人事半由天”,既有媒体和公众关注教育的原因在,亦有王旭明作为发言人“个性鲜明”的原因在。然而令人遗憾之至,这位媒体和公众极为关注的新闻官的职务变动,竟然来得那么突兀,既无铺垫于前,亦无解释于后。

  王旭明走了,那率性而为的背影写满了问号:王的离开,是否源于其作为新闻发言人的个性过于张扬?是否与他刚刚口无遮拦地批评“范跑跑”“无耻”有直接干系?据媒体报道王将升任语文出版社社长,这是否如舆论所说系“明升暗降”,抑或是正常升迁?王旭明给自己打60分,不知道教育部给他打多少分?……这些疑问都一一待解。

  当然,王旭明有自己的答案。他不认为自己是“明升暗降”,“也不认为自己的发言或自己在官员中比较另类而不再担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但是,他却承认自己卸任的心情是“欲哭无泪”、“一言难尽,非常复杂”,并表示“确实是很留恋(发言人岗位),也觉得这个工作很重要。”

  显然,公众都在期待权威的解释。既然王旭明这么坦荡,教育部理应开诚布公。“不该不该真不该,不该将兄弟吊起来”。临走了,总得给一个说法,实习生还得给一个鉴定呢。

  不过,公众似乎早已习惯“电报体”人事任免:经××决定,免去××的××职务。只有结果,没有理由。公众已经习惯接受这样的事实。当然,公众也已经习惯了猜谜,习惯从人事任免的片言只语中,揣度幕后的无限文章,并且引以为乐。猜人事谜语,已经成为中国人茶余饭后乐此不疲的口腔体操。

  这一回倒好,教育部连新闻发言人变更的消息都没有发布,遑论变更理由。直到昨天,教育部网站上王旭明的身份还是办公厅副主任呢。若非媒体报道,公众还蒙在鼓里,准以为王旭明还能主持下一次新闻发布会呢。

  官员任免的这种不健康的“潜规则”该破一破了。它没有起到对其他官员应有的警示作用。你说,王旭明的升迁究竟是一种鼓励,还是一种惩戒?若是鼓励,为何让王离开了他恋恋不舍的岗位?若是惩戒,为何又要官升一级,天底下哪有此等好事?若是两者皆有,为何不能平调,却官升一级,影响他人升迁?

  不知教育部能否尽快公布新闻发言人人事调整的详细信息?我期待着。

 

  

 

  ·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即将离职履新 曾饱受争议

 

  7月11日下午,王旭明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应邀到北京八十中主持《第三套全国中小学生系列广播体操》的发布。当天中午临出发前,他在办公室里嚼了块口香糖,又往身上喷了几下香水。他说,这是他的告别演出,“不能演砸了”。

 

  ·王旭明自我评价:谦虚一点60分 自恋一点80分

 

  教师、记者、发言人,独特的个人经历,优点、缺点、个性,曾经面对的各种争议,五年的新闻发言人岗位上有哪些感受和体会?面向媒体、服务群众、澄清事实、解疑释惑,我国新闻发言人制度建立五年以来发展情况如何?又还有哪些需要完善改进的地方?

 

  ·多角色交织 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离任并不失落

 

  在王旭明的人生里,很多角色交织而过,老师、记者、官员和即将要出任的出版社社长。新闻发言人的经历或许是其中最亮丽的一段旅程。乐于曝光,不怕争议,从新闻发言人变成新闻当事人,王旭明作风另类,争议不断。

  (责任编辑 程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