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尴尬的角色之困

www.jyb.cn 2008年07月24日   来源:光明观察

  七八月份,升学招生旺季。无论高考、中考,还是小考都集中在这个时间开展招生工作,争夺优质生源日益竞争积累,注定引来一场学校、老师、考生三方的“博弈”,学校与学校之间势必来一次“招生大战”,。升学,关系学生命运,老师、家长无不为之头痛,费钱费力;招生,涉及学校生存,更重要是老师的生存,招生困难必然会引起学校倒闭,学校领导和老师都担忧,毕竟这关乎自己饭碗,怎么办呢?硬着头皮上,无论耍什么手段都得把招生指标上上去,否则……

  前天,在某报看到一则新闻题目为《学校称招不到学生停岗,老师睡梦中“忙”招生》的报道,报道里讲到学校是如何给老师下任务,老师是如何找门路招学生。老师作为一个“打工仔”的身份参与学校的教学工作,在学校招生各方面并没有发言权和参与权,也就是说“老板”让我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看看学校给教职工下达招生任务便可知道老师的苦在哪里。“招不够,罚款;招不到,停岗!”

  如此“叫绝”的招生,怎么想也不可能想到是老师所做的事情,他们工作毕竟是以教学为主,其他的不应该由老师来做,也不合适,可现在硬生生给老师下“死命令”,非得招到学生不可。如此一来,老师岂不是成了招生专员,实在不该!难怪有人说,现在某些老师是打杂的。

  其他行业也存在这种情况,被尴尬角色所困扰。有人说,只要是打工的,非领导的基本都很难摆脱不了扮演“打杂”的角色,一切服从命令。在某些媒体,记者编辑还不是广告业务员,把采编和拉广告捆绑来做,搞得记者编辑大呼自己是“民工”,某些记者编辑处境实在难堪,收入比某些民工还差,工作还得累死累活,甚至某些人忙得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无论是老师,还是媒体人,他们通通“外表分光,内心彷徨”。社会上某些人却要求他们恪守职业道德。生存使然,他们能恪守先人职业训导,职业道德吗?答案看官自己判断。假如不能生活,还能安心工作吗?这问题,相信谁也“忽悠”不了谁。

  老师如此被迫招生势必把师生关系搞得紧张。大家不难设想,这些老师今天信誓旦旦游说学校如何好,学生一旦被游说成功到这个学校上学,发现学校根本就不像老师所说那样“天花乱坠”。被骗学生会对老师有怎样看法呢?且不谈老师是如何有失“师表”,老师该如何面对学生,学生又怎样面对“骗子”老师?

  这种诡异的“师生关系”算是什么呢?如何维持下去?学生无法正常接受教育,又消耗钱财,那岂不是耽误人?责任谁来承担?当然,在我国目前并没有一部法律能够严肃处理老师“游说”招生造成学生损失问题。当前不少教育机构在这个法律盲区,打擦边球“忽悠”学生,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这几年来,全国各地均有发生因为违规招生引发学生骚乱的事件,其症结就是违规招生。

  老师迫于无奈或者被利诱,把学生变成商品来交易,乃是角色之困。不客气说,就没把学生当人看,买卖“猪仔”,这显然是道义所不允许,师道所不容的事情,频频发生,让人难于理解。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改变教育机构对“老师”这个职业的认识,有关部门应该尽早立法保障老师的权责,以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进则就能减少学生被老师“忽悠”的事情。还有,应尽快完善当前招生制度,严厉打击学校“买卖”学生,夸大广告宣传,游说学生的各种有损学生权益行为,树立起中国教育威信,以求教育神圣不受玷污。

  长期如此下去,面临角色尴尬的教师行业将沦为一个践踏人才的“骗子”行当。

 

  

 

  ·华中科大忽悠击痛招生自主权

 

  当然,少数招生宣传工作人员在宣传的时候,也有可能把预估线当作投档线,从而做出承诺。如果预估线低于投档线,招生宣传工作人员在接到学校招办通知后,一般都会通知考生所在学校,或者根据所填“推荐表”直接通知考生本人,希望学生改报志愿。

 

  ·高校自主招生权“五官”长得怎么样

 

  事实证明,现在统一高考制度的严格设计,基本保障了考试过程与结果的诚信,基本反映了学生掌握文化知识的真实情况,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基本保障了公道公正公平,集中录取基本杜绝了条子和电话的泛滥成灾与后门洞开。再诟病,再声讨,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高考制度是目前我国大陆社会公共领域最公平最诚信的绿洲。

 

  ·招生失信,拿奥运作挡箭牌?

 

  但我更希望华科大承诺要践诺,毕竟一诺千金,毕竟华科大名声在外,毕竟承诺就象许愿,迟早是要还的。更关键的是,一旦人们发现有人吃亏上当了,还会接着“不撞南墙不回头”以至对华科大趋之若骛吗?想必这一更大的经济和社会信誉损失帐华科大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人无信不立,高校建设和发展亦当作如是观。

  (责任编辑 程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程荣}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