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谁是好学生?不同标准的意义

www.jyb.cn 2009年12月15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前一阵,说是北大给了全国若干中学校长“推荐权”,推荐他们欣赏的好学生上北大,算是高校招生改革的一股新风吧。不过,后来的反馈大概是,几乎所有的入围者,都是学习成绩拔尖的学生。看来校长们对“上北大”这个事儿还是心有灵犀的,别的方面先不说,成绩必须要好,这是个现阶段最客观也最过硬的标准。

  标准问题很重要。有了标准,就容易比较,谁好谁孬也就一目了然了。今年某个地方台的一款选秀节目,闹到评委当众退席的地步,是否炒作不论,至少说明这个节目在选秀的标准上思想不够统一。不过,再仔细想想,人家也未必没有标准,只不过不是我们想当然的“歌唱得好”的标准,而是一个“收视率”的标准。

  有个冷笑话说,“在失败这个领域,没有人比我更成功”,虽然是个文字游戏,也不是全没有道理。比如今年中国足坛大快人心的事情是打击赌球,有些球员甚至球队领导拿了钱就输球,在真球迷眼中再不是个爷们儿,他们也乐在其中,因为他们工作的标准不是赢球,而是赢钱。这样的“纯爷们儿”实在“跑偏”得太离谱了,我们等着司法机关的处理结果便是,这里不说也罢。

  还是把话说回来吧,在提倡多元化价值的时代,差异性应该尊重,这也意味着将有一些不同的标准,这些标准的目的不是压抑人,而是解放人,当然,“解放”到了违法乱纪地步的类型不算。比如一个学校有很多个班级,一个班级有很多个学生,张三球踢得好,李四会弹钢琴,王五最有人缘,赵六也许没什么特长,但成绩最棒……这些都是差异性,老师如果只是根据考试成绩来判断、对待学生,赵六自然高兴,但是对其他人的个性特点来说,客观上形成了一种压抑。

  绕来绕去说了这么多,终于要说到有关“文化遗产”的事情上来了。这几年,“非遗”算是露脸了,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学术机构也好,没少出人出力,可是总是困境多于喜悦,为什么?我觉得“标准”的问题值得拿出来说说。

  这几年的采访和编辑工作中,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没钱”,其次是“没人”。二者之间有因果联系,因为“没钱”,所以“没人”,不仅没人表演(或制作),也没人来看(或购买),没人看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更没有人来表演,从此恶性循环下去。不仅仅是专家队伍认为“非遗”陷入困境,重要的是从事“非遗”工作、靠这手艺生活的人也是这么一个看法,归根到底,大家都是一个标准,就是“利润”标准。我有个同事采访龙泉剑的铸剑师,铸剑工艺也是列入“非遗”名录的,他们似乎一点没有“困境”的意思,有时候一把剑能卖好几万的价钱,利润不菲,当然谈不上什么困境了;相反,没人看地方戏,地方戏就垮台,这样的例子更不少,地方戏的演员也是人,也要穿衣吃饭养家糊口,他干这行没收入,当然只能换身行头改干点别的。

  如果把这个“利润标准”贯彻到底的话,打个比方,广义上的中国文艺界是一个班级,票房就是现在各种文艺样式的考卷,电影就是那个老得第一名的学生(报纸上说,今年“全年票房预计突破60亿元”),日子好过,姥姥疼舅舅也爱;而这个地方戏、那个传统戏,就是最后几名跟不上进度快要留级甚至被迫退学的主儿,而且,他越比还越自卑。

  所以,有没有可能真的价值多元化,在于社会是不是能够真正产生一些在“利润标准”之外的标准。我还有个同事去新疆采访了木卡姆,说原以为将看一场“走穴”演出,没想到真看到了叶尔羌河流域人民世代传承的生活。她看到的那次表演,即便不够精致、不登庙堂,我想也一定是打动人心的——

  人们的精神,本不应该在利润标准的压力下背井离乡。(杨凯)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