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赞美局长的孩子其实不懂恭维

www.jyb.cn 2010年01月07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四川南充市蓬安县教育局局长及副局长到河舒初中视察,彩旗招展,横幅飘扬,地面一尘不染,两排中学生齐刷刷地站着唱“赞美诗”。蓬安县教育局邓林祥称,学生朗诵的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等国学篇章,表明该校欲建设“书香校园”。(荆楚网1月6日)

  若不是条件有限,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热闹场面也不是不能出现。想当年,“高校领导热迎评估组女秘书事件”一时甚嚣尘上,怪只怪女秘书的身段与领导的身段不太相称而已,若是将女秘书置换成评估组专家,别说风尘仆仆去机场迎接,就是红地毯一路从机场铺到校门口,估计也算不上什么奇闻。在我看来,南充的这个例子才是“评估组女秘书事件”的合理版本,因为出面的是局长和副局长,劳烦孩子们出来撑个场面,常理而言是说得通的—夸张之处,恐怕只在于那些画蛇添足的“赞美诗”。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局长们显然不是孩子们的朋友,一所基层中学,整出那么多孩子拿着文件夹夹道给官员朗诵诗歌,显得有些滑稽了。我在想,如果这些孩子只是夹道用鲜花欢迎一下,不说这些听起来别扭的话,估计没人觉得奇怪了——道理很简单:我们当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即便是在当下,需要动用孩子撑场面的场合还少吗?各家少年宫的鼓号队是最忙的,跳舞唱歌好的、长得好看的孩子也是最忙的,节假日奔来走去赶场子,比拿个本子朗诵诗歌辛苦多了。

  我还是要祝福那些有机会给局长唱赞美诗的孩子:首先要祝福他们光荣胜出,因为他们有学校看中的强烈的“集体主义精神”,懂事听话,乖巧顺从,那些个性张扬的顽皮孩子,是不适合列队欢迎局长们的,唯有牺牲自我、收敛个性,才有机会对权力表达赤裸裸的肉麻与赞美;其次,祝福他们光荣进入了一场形式感强烈的权力仪式,参加多了,他们就知道为什么要以当官为理想,基层部门对形形色色的检查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形象,也必然会激发起他们热爱检查、痴迷权力的欲望。

  当然,组织欢迎仪式未必是领导的意思,但既然享受了欢迎仪式,也多少表达了内心的一些“意思”。有没有影响学生的上课学习是一个问题,而有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则是另一个问题。在对后者的反思上,我们当然不应该只抓住一个学校不放。身边的“赞美诗”,看得听得还少吗?只不过,有时候我们还不如这些列队欢迎的孩子,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连列队的资格也没有,早就被安保的横线挡在门外了,内里的喧嚣与热闹,或者谁在唱、怎么唱“赞美诗”,岂是普通员工所能知晓。

  正如民间段子写的,“罚款和创收在一起、听证和涨价在一起、改制和鲸吞在一起、考察和观光在一起……”我们还可以续个尾巴:“官员和赞美诗在一起。”不是官员需要赞美,是自由的权力需要恭维,借以获得心理上的优越感。那些有机会给局长唱赞美诗的孩子,提前看到了权力的骄矜与傲气,对未来的反省与建设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宋桂芳 原题:那些有机会给局长唱赞美诗的孩子)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