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荣光,不该在重奖时才来

www.jyb.cn 2010年01月12日   来源:钱江晚报

  和遮天蔽日的商业文化喧嚣相比,自然科学以及科学家的位置始终显得有些尴尬。在世俗印象中,科学家(特别是自然科学领域的)似乎永远徘徊在书斋深处,于论文堆里皓首穷经;除此之外,或就只能在实验室里那些外行看来匪夷所思的精密仪器中,往来穿梭,无有终日。

  这也就决定了以迎合受众喜好为第一要义的大众传媒的关注兴趣。所以,不管是看电视的还是读报纸的,估计没多少人能记住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生物学奖的得主,不过对当年捧起奥斯卡小金人的俊男靓女的获奖感言,或许都记忆犹新。

  昨天举行的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颁奖仪式,关注度自然还远不如诺贝尔。获奖的科学家谷超豪和孙家栋院士,对多数人来说,或也是“名不见经传”的“科学宅人”。若不是抢眼的500万奖金,估计关注情况还要直线下降。

  当然,这一点也不难明白。因为囿于专业知识,一般人最多只对人文历史类学科有一定的理解接受能力。对这些领域的精英人物,关注度稍高一点。但也仅此而已。而到了自然科学领域,陌生感顿时加深,包括牛顿、爱因斯坦和斯蒂芬·霍金这类科学家,一般人都未必知其独特创见,只是他们太伟大,划破了时代,才留下了名声。所以百家讲坛号称百家,从没见人上去讲物理定律或相对论,基本上都是史家在上面做表演。

  不过,术业有专攻,学科有分界,接受有难度,都不是我们漠视科学家贡献的理由。以国家最高科技奖为例,获奖者必须“在当代科技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技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中,创造巨大经济或社会效益”。在这个崇尚科技的时代,善用科技的力量能为人类搭起快速进步的阶梯。在幕后默默作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们,理应得到他们应享的赞誉和奖励。

  诚然,其著作或以论文为主,甚至是英文出版,书店很难见着,不像那些经常在媒体露脸的经济学家们著作等身,作品在书店一字排开,威风八面。但也正是某些在电视上或各商业论坛“露脸率“颇高的经济学家,很不爱惜羽毛,屁股决定脑袋,成为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为民众所不齿,甚至玷污了“专家教授”的应有的清誉;还有些文学界大师,面对大灾却只表演大爱含泪的丑剧,让人心寒;而高校和学术圈抄袭腐败丑闻也越演越烈,学界成为学术明星们如鱼得水的混沌晦暗江湖。

  两相对比,还不够让我们对至少还冷对学界喧嚣的科学宅人们,献上衷心的掌声吗?希望社会关爱和舆论关注还不太晚。比如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刚得了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但得奖时高锟早已得了老年痴呆症,甚至都不一定能记住他刚得了诺奖,不一定能记住他提出光纤构想时的喜悦。

  对那些在理论和科研前线辛苦奋斗一生的科学家,不能在他们老后甚至死后,才迎来迟到的荣誉。这种悲情应尽可能少些,让我们少些对大师对科学家的口惠而实不至的虚赞,而是多些现实的关注和关爱。让他们感受到这个科技时代应得的荣光!(李晓亮)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