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打死学生的“特殊教育学校”当禁

www.jyb.cn 2010年09月28日   来源:新华网

  江苏盐城一对夫妇为让15岁的儿子陈石克服“意志力薄弱、自信心不足”的性格弱点,将其送往长沙倍腾学校磨练意志,两天被三名教官打死。此案被定性为严重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倍腾学校已被取消办学资格。(9月26日《现代快报》)

  近年来,“问题少年”、“网瘾少年”在民办的所谓特殊教育学校遭遇的悲剧时常见诸媒体。就在去年,“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因摧残孩子致死而被相关部门取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又有孩子被长沙倍腾学校打死,震惊之余,人们不能不问,还有多少戕害孩子的“特殊教育学校”在对孩子下手?事实上,被教官打死看似只是个例,但打而未死的怕是“特殊教育学校”的普遍情形。既然将将残酷体罚称为自己“办学特色”甚至“成功经验”,那么打而未死其实倒更像是侥幸。

  这些“特殊教育学校”将赚钱目标锁定于所谓的“问题孩子”,而家长们正是相信孩子能在这里重新做人,才将孩子送来的。乍看之下,“特殊教育学校”和家长之间,是周瑜黄盖、愿打愿挨。然而透过表象看本质,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有关法律明文规定教师不得体罚学生。今天不论在城市学校还是在乡村学校,体罚都是被禁止的。然而“特殊教育学校”却敢堂而皇之地打出体罚的旗号,岂不是咄咄怪事?

  说“特殊教育学校”是一个令现代教育乃至文明社会蒙羞的怪胎,绝无半点夸张。然而让教育遭渎亵,令文明遭受耻辱,践踏了法律的“特殊教育学校”,何以能粉墨登场?谁都知道学校不是谁想办就能办的,为什么人间地狱一样的“特殊教育学校”却可以有恃无恐?长沙那所摧残孩子致死的“倍腾学校”被取缔了,但更多地方的“特殊教育学校”仍在倒行逆施,莫不成非要再弄出人命来,才能让其停下?

  不能不说的是,民办“特殊教育学校”的无法无天也反映出政府教育部门的缺位。矫正“问题少年”本该由政府主办的工读学校主导,在教育“问题少年”时发挥功能,可现在却让民办学校抢占了位置继而遍地开花并且问题丛生。15岁少年被教官打死的惨剧,既是又一声警钟也是又一声呼喊,政府主管部门应该加大管理力度,将这类教育转变成一种政府行为,那么对孩子对家长对整个社会,都是善莫大焉。(奚旭初)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