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到底让谁蒙羞

www.jyb.cn 2011年09月13日   来源:红网

  河北蔚县残疾教师郭省代课20年未能“转正”、依靠村民救济生活一事,9日经中新网报道后,立即引起网民关注。截至11日12时,一天半的时间里,多家新闻门户网站就有近30多万人围观,网民发帖讨论的也迅速飙升至1万多人次。(9月12日中国新闻网)

  老实说,近年少数地方代课教师代课数十年,被“一刀切”清退一朝卸磨杀驴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辛酸故事早非新闻,“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现今人们大抵已对此话题衍生关注疲劳。

  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之所以引发我的关注,是因为郭省有别于前者。设若说,早先批量清理代课教师乃地方“一刀切”政策使然,那么,郭省则属例外。换言之,不是他抵制清退赖着不走,而是当地教育现实留人不让他走。郭省无奈地说:“清退我倒无所谓,但那些孩子们该怎么办呢?”事实上,如果没有郭省,孩子将不知何去何从。大宁村小学名曰小学,实则是家长们集资租用一处民房筹建。据一名村官介绍,2008年10月离村子最近的岔道完小撤了,孩子们都得到镇中心校上学,尤其是一年级孩子尚不会生活就得住校,大人跟着揪心不说,天天接送又完全不可能,于是几个村民向镇里申请要求派老师来大宁村。要命的是,当时没人愿来,郭省就来了。也就是说,既然现实所迫让郭不得不重复代课教师生涯,他就应当享受一名为人师者的基本尊严和合理待遇。然而,他现下月工资仅540元,平时吃喝全靠老乡们接济,“不闹病还勉强,稍有个头疼感冒就吃不消”。我不禁诘问,现下540元是个什么概念?据张家口晚报讯,从今年7月1日起该市施行新最低工资标准,其中蔚县最低工资标准执行860元。就因为未能“转正”,郭代课20年工资居然达不到最低标准,这公平吗?无论谁付工资,这难道不让旨在实现公平正义的最低工资制度蒙羞吗?

  虽然郭省只是个代课20年未能“转正”的体制外“三等公民”,然而人家毕竟是一名“为人师表”的老师。如果不能胜任,理当让其转岗或辞退;既然现实离不开他,就应当让其享受“同工同酬”待遇。“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此乃现行《义务教育法》规定,也是核定义务教育教师绩效工资总体水平之基本依据。教育部相关官员曾表示,实施绩效工资保障了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而一个代课20年未能“转正”的代课教师每月只拿540元,这符合华夏“天地君亲师”祖宗遗训和“尊师重教”传统伦理吗?这难道不让“同工同酬”政策和《义务教育法》蒙羞吗?

  郭省代课20年未能“转正”,是不是活该只能享受每月540元工资和平时吃喝全靠老乡们接济的待遇?当然不是。君不见,当下少数地方官员“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加大教育投入”,“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口号喊了多少年喊得惊天动地,在大批代课老师被清退后,居然让一名代课20年的教师每月拿540元工资,请问:这说得过去吗?这难道不让我们的教育战略蒙羞吗?

  当地村民和教育官员证实,“郭省教书很认真很负责。2009年,被评为‘蔚县十大杰出青年’,20年来几乎年年得奖。”在运动员可以凭金牌破格上大学、功臣人才可以破格进入公务员队伍等“破格”满天飞的当下,一个曾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且年年得奖的优秀教师,竟然不能破格进入公办教师队伍,这不是相关制度政策的耻辱又是什么?报道称,县领导班子开会有人提议郭省转正问题时,当时主政官员说:“郭省不能转正,他有损蔚县的教师形象。”转正的事儿遂不了了之。呜呼!相对于个别官员的冷血,政策再好对郭省又有何益?相对于个别官员的冷血,个别官员难道不觉得脸红吗?村民们对郭省却热心依旧,他们表示:“不管他能不能转正,只要郭老师在村里一天,我们就管他一天。”

  我注意到,中新网记者已辗转收到当地教育局函件,称对报道“非常重视”。而我要说的是,郭须要的不是“非常重视”,而是解决实际问题。简言之,既然还要人家做老师,就没有道理不给人家一名教师的基本权益和尊严待遇。(陈庆贵)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