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语文最终教给我们的,是生活

www.jyb.cn 2011年09月16日   来源:新闻晚报

  每一次语文教材的变脸,都能引起人们不小的关注:前几年民国老课本的热销,今年上海书展上新中国语文老课本的亮相,现在则是“走近鲁迅”成了上海初三语文课本八个单元中的一个。语文课本之所以有如此大的魅力,除了它是一门重要考试科目的教材之外,更因为它还身兼其他科目所无法承载的功能:时代的缩影、文化的传承、审美的趋势、生活的趣致,等等。也因此,一个好的语文老师能够对学生产生的影响,绝对会在教材之外。

  我现在还能记得自己的小学课本,“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果树开花”,“秋天来了,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朗朗上口,一个个字节在嘴巴里伶俐地翻滚。那时年纪小,只知道懵懂地喜爱这些文字和美感,直到初二的一堂语文课,才真正向我打开了文学的大门。初二语文课本中,有一节课文是《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的片断,但并没有被划入学期重点。我清楚地记得,我的中年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对我们说:“今天老师要跟你们分享一下老师最喜欢看的一部小说《红楼梦》,也许你们现在不能全部听懂,但是,这可能成为你们爱上文学的一个好开端。”这是我第一次听一个成年人郑重地提到“爱情”这两个字;我还记得老师说,“红楼梦”这三个字一起出现,最早是在陈子龙写给柳如是的诗中,“独起凭栏对晓风,满溪春水小桥东。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班上有个女生叫“任雨雯”,老师说,这个名字很好听,但意思说不通,因为“雯”虽然是雨字头,但它的大概意思是“有花纹的云彩”,只有晴天才会出这种云彩,所以贾宝玉心爱的丫鬟叫做“晴雯”。老师夹叙夹议,洋洋洒洒,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多年之后初中同学聚会,看到任雨雯时,我发现仍然有很多同学,能记得这几堂“脱轨”的语文课。

  事实上,可以不那么“正规”,可以稍微“脱轨”,正是语文课的引人入胜之处。就拿鲁迅作品来说,几十年了,在十来岁的中学生心目中,鲁迅一直是个横眉冷对的斗士形象,语文老师则使劲解释鲁迅何以把“年轻”写作“年青”。这样的语文课,其实根本没有让学生“走近鲁迅”,老师能不能告诉学生就是这样一个鲁迅,写过“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呢,写过“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呢?至于早恋的学生,能不能推荐他们去读读看“娜拉出走之后怎样”,“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社会学家们经常表示担忧,说现在中国的阅读人群太少,人们都不爱看书了。从某种角度来说,语文课本和语文老师,要对此负起责任。如果为了应试教育的语文课倒了学生的胃口,他们日后如何会爱上阅读呢?而语文和阅读最终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高考成绩,还有生活的情趣,思考的逻辑,以及对外部浮躁、功利世界的内心抵抗。(庄靖)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