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公平社会才少有张狂的二代

www.jyb.cn 2011年09月21日   来源:长江日报

  去年12月,同为“京城四少”的王烁与王珂在王府井撞车。王烁持“枪”恐吓王珂,随后指使下属销毁监控录像,并匿藏其枪状物品。近日,王烁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提起公诉。(9月19日《北京晨报》)

  早在去年7月,王烁便因开车纠纷打砸一名刘姓车主的车辆,造成对方经济损失2.6万元,从新闻报道中无从得知王烁是否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但其骄纵张狂之作风看来是一以贯之的。

  “×二代”是当人们依父母身份对一部分年轻人的指代性称谓,这一称谓,形象地道出了目前我国社会身份代际传递和逐渐固化的现实,更进一步则指向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差距拉大和社会公平的缺失。年轻一代在个性方式、处事风格上与父辈的变化,让这种社会变化格外显眼,也格外刺激社会人心。

  对比是鲜明的。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往往以极富奢华的生活方式、社会资源的不公平倾斜、对道德规则和法律法规的公然藐视而进入公众视野;民二代、穷二代、农民工二代等,则经常伴随着上升机会的相对逼仄、对前途和未来的悲观情绪以及对生计的茫然。

  这样的对比,或许因为公共舆论的介入而有所夸大,但它所昭示的社会现实,也不能因为一些原因而回避。个例可以用家庭教育、个人修养等原因来解释,而从口出“我爸是李刚”狂言的李启铭,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层出不穷的萝卜招聘,到如今的富家子王烁,再到人们一般的社会认知,比如年轻干部、骄狂青年的归类性判断,不能不说它的确指向一定社会问题。

  为什么这些二代们敢于如此嚣张,除了年轻人一般存在轻狂特征,特权的荫庇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父辈社会身份的不同,使得子女们在社会资源占有、上升机遇通道、甚至道德法律约束上都拥有更大的优势,已经成为广为诟病的社会现实。如果这种不公平在一有苗头就可以得到遏制,如果违法乱纪从小事起就能够得到惩戒,相信这种公然的嚣张就不会蔓延。

  社会本有阶层,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在一些国家,不同阶层在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上的差别,一般也能得到社会认同,但在社会机遇,社会道德,特别是法律上,则必得体现公平平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富家子女甚至在生活上的不检点,也往往受到媒体的穷追猛打,遑论对社会公平、法律规则的突破。

  阶层的固化,特权层的形成,以及特权的代际传递,在年轻人身上显眼地表现,无疑会引发社会对立和敌视情绪,增加社会的不信任感和无力感。传统以来,人们对“衙内”、“恶少”的指责指向的就是这样的社会不公,如今的这些二代,隐约让人看到传统时代的影子。

  特权有多明显的作用,二代们就会有多张狂的表现。对个体的指责更应该指向平等正义的社会建设。(王亚欣)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