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11岁男孩书包里的陪聊证、色男证哪来的?

www.jyb.cn 2011年09月23日   来源:人民网

  近日,家住贵州安顺市的袁女士在整理儿子书包时大吃一惊,11岁孩子的书包里不仅有职业陪聊证、富二代证、少年痴呆证,还有泡妞证、结婚证、色男证!“这些低级趣味的东西竟在学生中间流行,实在是让做家长的担心!”袁女士说道。(9月22日《黔中早报》)

  在这样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恶搞”成为了一个时髦的词汇。从所谓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发端,“恶搞”方兴未艾,大行其道,早已从个体趣味发酵成为公众文化,连未成年人都未能幸免,根源在哪里呢?

  恶俗文化作为一种“流行病”,必然有一个结构性诱因或者说“病根”。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为人们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窗户,良莠不齐的文化因子便接踵而至,鱼目混杂的思想观念“乱花渐欲迷人眼”,自由主义思潮泛滥,个人主义、功利主义大行其道。而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加速时期,社会矛盾凸显,贫富分化、城乡差距、就业困难等社会问题,为恶俗文化提供了丰富的原材料。

  快捷的信息传播则是一味“添加剂”,加速了恶俗文化的推广。网络、电视、报纸等各类大众传媒为恶俗文化提供了舞台和阵地。电视屏幕上的《非诚勿扰》让人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拜金女”、“炫富男”,网络平台让人们认知了一个又一个的“XX姐”、“XX哥”……借助于媒体广泛的社会影响力,恶俗文化作为一种“流行病”迅速传染。

  那么,原材料有了,添加剂也有了,化学实验的操作者在哪里呢?在泛商业社会,一切具有商业卖点的文化符号,都成为某些人用来谋取私利的工具。对于现实利益的追逐,遮蔽了商家的双眼;在他们看来,公共利益、伦理底线只不过是过时的“弃儿”,而恶俗文化则是“香饽饽”。在眼球经济效应下,恶俗文化有看点,有噱头,口水越多越好,争议越大越妙,有话题才有注意力,有注意力才会有“成产力”,商家也才能荷包鼓鼓。

  恶俗证件只不过是恶俗文化的一个缩影。恶俗文化的无孔不入,成年人尚且做不到“百毒不侵”,何况孩子乎?在恶俗文化面前,未成年人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因此,抵制恶俗文化,单纯依靠未成年人自身远远不够,还需要借助于社会力量的共同发力才可。(杨朝清)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