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国内教育>正文

外来工子女“理想妥协”关乎社会良心

www.jyb.cn 2011年10月06日   来源:人民网

外来工子女“理想妥协”实质是青春无处安放 理想无法照进现实背后的悲怆和吊诡

  北京目前至少有数十万计的打工子女,来自山东德州市乐陵市大孙乡的高俊琪是其中一位。7年前他跟随父母来到北京,在民办学校上到初中毕业。因为外来工子女无法在北京升读高中和参加高考,高俊琪无奈中去一个修车铺里当学徒工,而他的梦想是考上大学。(《中国青年报》9月28日)

  这是一个能给我们日益坚固的内心带来震动的“故事”:外来工子女在现实面前一步步后退,可现实似乎习惯了对他们的逼迫,直止到把他们的理想埋葬才似乎罢手,而最后他们再次重复了底层生活的命运,所谓的理想早已灰飞湮灭,这一切都需要他们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抗起。这是一种宿命还是一种必然?

  梦想是考上大学的高俊琪仅仅是一个缩影,是所有外来工子女的理想难以落地的折射。对此,当我们用“理想妥协”来描述时,在笔者看来,里面透露着刺骨的寒冷,但又包含着我们的无能为力。如此的悲怆、如此的吊诡,未尝不是对社会的冷峻考问。

  进一步说,在“理想妥协”的背后隐藏着两种可怕的倾向。一是外来工子女的边缘化命运是对父辈的继承,从中可以管窥社会阶层的板结化程度。外来工子女仍然游离于城市体制之外,表面上进入了城市,但又不被城市社会所认同,使得他们在城市里处于非城非乡、进退失据的尴尬状态,处于一种“双重边缘人”的状态。

  二是隐藏在边缘心理中的世袭因子,还容易导致相对剥夺感的强化和放大。外来工子女无法高考的命运无非证明没有提供给他们正式的接收渠道,城市公共政策也未将他们纳入其中,很可能产生对城市的对立情绪。

  这让笔者想到了学者对新生代农民工的判断:“前进之路已经堵死,后退之路早已关闭”,而这种困境的形成是不是与外来工子女无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有关呢?值得反思之。笔者以为,惟有把外来工子弟问题视作公民如何获得公民权的问题,而不是视作外来工的权利问题时,理想妥协的问题才可能获得真正解决。

  常识告诉我们,任何城市的发展,都不能一方面心安理得享受外来工的贡献,另一方面又对他们及子女平等权利的享有进行阻挠乃至肆意消除。这显然了背离了社会的公平要义,更难让公民对一个城市产生认同感和归属感。进一步说,如果一个城市只知道创造条件吸引外来工来工作而熟视无睹他们子女的教育问题,甚至以财政的名义排斥之,在笔者看来 ,既是一种短视,也是在有意制造社会的隔阂和敌对情绪。

  正因为如此,应认识到外来工子女“理想妥协”实质是青春无处安放的问题,更是一个与社会公平、教育公平相关的社会学、政治学命题。只有当我们读懂了理想无法照进现实背后的悲怆和吊诡,才能认识到外来工子女的出路同样关乎社会的良心,关乎城市的温情。 (朱四倍)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