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基础教育>正文

何川洋何苦生在权势家

www.jyb.cn 2009年07月12日   来源:东方早报

  这可真是吊诡:重庆高考文科状元何川洋不得不面临无学可上的命运,因为作为高考考生,其土家族的民族成分已被证实系伪造。其身为官员的父亲何业大因替其“伪造少数民族身份”而遭免职处分。何川洋表示:“父亲的确错了,但这是出于对我的爱,我原谅他。”

  但无论如何,大人的错爱,造就孩子的挫折;弄权的阴影,投射在了孩子的前程上。而像何川洋一样命运的,在今年的重庆,还有三十名考生,同样因为违规更改民族成分,重庆市取消了他们2009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中的录取资格。也同样的,他们的家长都曾自信于手中那柄权力的魔杖。

  至少对于何川洋来说,有一句感叹是必然的,那便是:何苦生在权势家?而当人们带着某种不忍,想象这三十一名学子的前程与悲情之时,或许都已意识到了,他们的“无辜”,不在于他们对自己的家长为他们伪造民族身份的举动是否知情,亦不在于家长对他们的“错爱”,而在于,他们也许原本可以有更好的未来,现在却不得不沦为那种自以为是的权力的牺牲品,自然也成为被家长粗暴改变的一群人。如我们所知,这群人中,一定还有一个罗彩霞。

  虽然伪造少数民族身份,仍是一种权力的暴力,但家长擅自以“爱”的名义使孩子被迫处于人身依附地位,却是成人社会试图对孩子群体施加控制的一种展示。在青少年犯罪研究领域,有一种观点是,未成年人始终处于被成人社会影响和控制的地位,必须按照成人为其制定的符合成人社会价值观念(而不一定符合未成年人价值观念)的主流行为规范来约束自己,其间存在的矛盾和冲突就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社会原因。未成年人犯罪或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但就成人社会的影响与控制成为孩子们的现实与命运而言,道理却是相通的。

  正像重庆何业大的弄权成就了何川洋的命运一样,成人社会羞于示人的淫乐癖好也成就了未成年人群体的现实。先后出现的河南南阳市男子“买处”案、贵州习水嫖幼案、浙江丽水强奸幼女案等等,既是沉痛一幕,亦表明一种持续的崩塌。而不无例外的是,在数起嫖幼案中,一些遭到强奸的幼女在得到成年男子的酬金后,转而为实施强奸者寻找别的幼女。来自成人社会的控制,在这一人群上,体现出摧人心魄的破坏力。这些事件被曝光之后,一些实施强奸或嫖幼的男子虽受到相应的处罚,但那些被污辱与被损害的弱小身心,却注定了不可挽回的改变。

  当成人社会的强大阴影投射于孩子群体,有一种改变总是难以遏制。更重要的是,虽是成人的过错,但最坏的后果往往由孩子来承担。与此同时,一个被成人社会粗暴改变的未成年人群体,终于也表现出了令成人社会所讶异与目瞪口呆的变化。这才是最悲情之处。

  最近校园内发生一系列不雅事件,包括“摸奶门”、“秋千门”、“脱裤门”、“教室门”等在内的各种视频文件在网上疯传,其中一部分中学生“性伦理的沦丧”,已到了令举国皆惊的程度。这些事件也招致许多来自成年人社会的评价,如指责他们“道德沦丧”、“不知廉耻”等。然而,正如央视《新闻1+1》所指出的,其实我们成年人更应该为这些事件的发生承担责任,比如,成人世界对青少年的性教育是不是真正负责了;孩子们在道德准则上的空洞,是不是也指向了教育的空洞。但对此,我又不免以为,中学生性伦理的丧失,未必不是成人社会性伦理状况的显影与折射。

  不论是重庆高考状元身份造假事件,数起嫖幼案,还是系列校园不雅事件,我们尽管可以认为,那仍只是个案,但当它们以令人错愕的方式展露出来,就让人不得不承认,有一种粗暴而不负责任的改变已经成为现实。也让人不得不承认,当成人社会的某种溃败无法得到阻止,则我们对青少年群体的重视,只能具有理论意义。因为有什么样的成人社会,就会有什么样的青少年群体。

  成人社会是孩子群体现实的老师与未来的镜像,成人社会的无良与溃败,都在对孩子群体产生最强烈的欺凌与影响。这已是必须正视的社会层面的“公地悲剧”。在社会控制理论中,社会控制被细化为经济控制、政治控制、精神控制、立法或司法控制。重庆造假事件中的父爱主义与权力暴力,数起嫖幼案中的金钱暴力与法治疲态,系列校园不雅事件中的教育失范及成人社会阴影于其间的投射,既表现出在社会层面存在着一个“自在地实施社会控制的凌驾于其他社会亚群体之上的社会群体”,亦显示出,这个成人社会完全无视“未成年人的意志自由和独立人格”。

  “最苦的,还是娃儿。”这正是何川洋的母亲在事后所说的一句话。面对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以自身行为方式雕刻着“祖国未来”的成人社会,真正让人悲哀的是,也许直到最后,我们甚至无法找到一个罪魁祸首。(杨耕身)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