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基础教育>正文

是到了重提教育惩戒权的时候

www.jyb.cn 2015年06月13日   来源:长江日报

  日前,安徽蚌埠市怀远县教育局发布了一份处罚决定,决定显示,因当地包集中学的梁老师在上课时,发现有学生在其背后贴了张“我是乌龟,我怕谁”的字条,还在上面配有乌龟形象,梁老师觉得受到侮辱,与这名学生扭打起来。6月4日,当地教育部门因梁老师体罚学生将其开除。(6月8日《安徽商报》)

  老师不该体罚学生,这个共识似成常识。那么,学生羞辱老师呢?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即便今日告别了藤条戒尺,《虎妈猫爸》等热播剧,还是在提醒公众反思教育的尺度与边界。中国传统教育中的惩戒权过格了,于是后来人本理念西风东渐,教育惩戒就矫枉过正,成了不能碰、不能言的“红线”。

  梁老师言行失当,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他选择了被羞辱后的激愤,令恶作剧剑拔弩张。但不得不说的是:学生拒绝在恶作剧后写“情况说明”,这本身也是对师道尊严的挑衅;若教育不能以合适的权威对冲这种挑衅,其破窗效应必然会出现“师将不师”的结果。梁老师情绪失控、行为失范,但《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不改的”,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相较对梁老师的一次体罚就被教育部门和学校“顶格处理”,在“程序正义”上似乎说不过去。

  说这些的意思,自然不是要为梁老师背书。失控的体罚固然值得警惕,但教师一旦丧失了合法惩戒的权力,在教育软骨之后,必然带来“学校弱势”、“校园戾气”两大后遗症。惩戒不等于体罚,如果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始终找不到合法惩戒的路径选择——要么教育软骨难强,要么教师委曲求全。是时候谈谈合法教育惩戒这个命题了。(邓海建)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