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处处“突出领导”,教育如何走出官本位的怪圈?

www.jyb.cn 2015年05月2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如今,公众唯官是尊、当官者唯我独尊的现象在有些地方依然存在,甚至比较严重。反思教育领域,从教育行政部门到基层学校,官本位现象也很突出。

  先说说教育行政部门。某地教育行政部门在迎上级教育综合督导评估时,工作做得很细,连学校接待礼仪都做了培训。比如,领导来到学校时,想进教室看看,而老师正在上课,这时怎么办?培训材料中说,这时,老师应立即停止上课,全体学生马上起立,热情地向领导打招呼:“领导好!”试想,假如老师创设了一个美好的情境,正引领着学生徜徉其中,一声大煞风景的“领导好”,肯定会破坏精心创设的教学氛围。领导走后,这课还咋上?

  再说说校长。有的校长要求老师上课不接打电话,自己却不受这条纪律约束。正在教室里听课时,电话来了,讲究点的校长会推开门到外面去接,有的则干脆在教室里“哇啦哇啦”地说了起来。校长之所以这么不管不顾地接电话,极有可能是因为打进电话的是上级领导,不敢怠慢。不敢怠慢领导,那就只好怠慢孩子,怠慢老师,怠慢课堂,怠慢教育了。求知的殿堂应是十分神圣的,校长如此“游戏”课堂,对教育缺乏起码的敬畏。其实在课堂上,职位再高的领导给校长打电话,他都可以不接。课下把电话回过去说明情况,领导想必也会理解的。

  接下来聊聊老师。某学校在校会上公布了上周各班量化得分情况,并颁发流动红旗。某班夺得了卫生流动红旗,当校长让该班去前面领奖时,班里的学生小时即刻从队伍跑了出去到前面去领奖。按照惯例,这个奖应当让班长上前面去领,可新入学的小时不懂这个“规矩”。班主任看到小时破了学校的“规矩”,且没经自己批准,擅自去前面领奖,赶紧追上去把小时拽了回来,让班长上前领奖。这还不算,散了会,小时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挨了一顿严厉的批评。其实,让他领奖又何妨呢?他虽不是班长,但也是班级的一员,是班级的主人,班级能够获得荣誉也有他的功劳。为了“突出领导”,一个单位获得什么荣誉的时候,大都是让这个单位的头头脑脑上台风光一下,一般群众没有这个资格。学校是一个小社会,觉得这样做顺理成章,合乎规矩。但这个规矩就不能改一改吗?在领奖的问题上,我们可不可以让功劳最大的同学上台领奖?可不可以让学生轮流上去领奖?所有学生都为班级荣誉作出了贡献,不必非得由班长“亲自”去领奖。

  最后提一下学生。安徽怀远一小学生任副班长,拥有检查作业、监督背书的权力。他横行霸道,犯下种种令人发指的恶劣行径。多次以检查作业和背书为名,向同班同学索要财物并逼迫同学喝尿。据统计,班上交给他的钱最多有一万多元,其余孩子有的给了两千到四千不等。这触目惊心的案例背后就是官本位在作祟。想一想,滋生这样的小霸王,该是多么“肥沃”的官本位土壤。

  如果构成了从上到下的官本位教育链条,培养出的学生能不具有官本位意识吗?学生今天处在官本位链条的末端,明天就处在官本位链条的前端。官本位意识渗透到了学校,从学校走出去的学生又给社会的官本位现象推波助澜,形成了一个官本位的怪圈。

  学校是人才成长的摇篮,担负着改造未来社会的重任。对于社会上的官本位现象,学校不应当循规蹈矩地适应它,实践它,而应大胆地去革除它,斩断这个怪圈,为开创和谐、民主、平等的社会作出应有的努力。(李福忠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