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逼”家长离婚择校的政策是好政策吗

www.jyb.cn 2015年06月03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据现代快报报道,南京小学新生报名第一天,各种乱挂户口的现象在报名处上演。据了解,城区的学校,甚至有家长当天上午刚刚离婚,带着才拿到的离婚证和协议,直接赶往小学给孩子报名。还有家长现场问老师:“我们马上去离婚,来得及吗?”一位负责报名资格审查的老师说,今年招生政策收紧,择校几乎没有空间,孩子户口挂在爷爷奶奶家、外公外婆家的情况尤其多。

  对于这种临时离婚为孩子择校或把户口挂在“四老”家的现象,当地教育部门提醒,这类家长都是只要孩子不要房,认为这样就能有名校的摇号资格,一经查实,只能由区教育局统一分配,且不能参加公办热点学校摇号。

  教育部门的治理貌似理由很充分: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是推行国家规定,缓解择校热,而为了防止家长钻政策的漏洞,又由行政部门出台补丁规定。但是,深究下去就会发现,这些政策规定,从根本上漠视老百姓的权利,结果会导致治理出现更多的乱象。

  目前各地出台的就近免试入学政策,大多违背了两个基本原则。一是重大教育决策,公开听取意见、民主决策的原则。前不久,南京一名家长就因自己的孩子没有划入家门口的学校就近入学,而是被划到远离家几公里的学校“就近入学”把当地教育部门诉上法院。当地教育部门解释,之所以在划片时不公开征求意见,是因为担心分歧太大,难以达成共识,就由行政部门拍板了。这完全是强词夺理,有分歧,恰恰需要听意见,而不是漠视意见,强推政策。

  我国的基础教育问题,其实就有很多是由地方行政部门随意决策导致的。包括义务教育不均衡,就是由地方政府把经费投到少数学校打造重点校造成的。行政部门的权力不受制约,因此可以任性决策,这种决策方式不变,看上去决策效很高,可问题重重。老百姓买了房,孩子户籍迁入,按国家义务教育法,就应该享有就近入学权利,谁給行政部门限定购房期限、购房面积,达到期限、面积才能入学的权力?这不是侵犯公民合法权利吗?同样,既然离婚可以让孩子户口重挂,行政部门有何理由不让这些孩子按照新挂户口就近入学?与其说这是政策的漏洞,不如说这是政策的失败,政府部门不要想着去用侵犯合法权利的新规定去堵漏洞,而应该反思、追究出台这类政策的责任。

  二是“三年早知道”的原则。教育政策作为影响广泛的民生政策,必须做到至少三年早知道,在公布后,給老百姓三年适应期。这一原则,我国政府也早已确定,可在具体执行中,当年甚至当月发布政策,当年当月就执行者,并不鲜见。有的地方政府部门解释,这是要给家长一个措手不及,避免家长有针对性准备。还有的解释,这不属于重大政策,因此不必听意见,也不必三年早知道,政府部门可以相机行事。按照这样的解释,所有政策都可被行政部门自定义为不重要政策,然后随意调整。大家见到的是,某省高考2014取消听力,2015又恢复,某省2015年宣布英语听力30分不计入总分,把听力之外的120乘以1.25做总分,这种决策太随意,科学性、合理性在哪里?纯属对学生和家长的折腾,弄得怨声载道。一些地方,由于政策遭遇老百姓的严重反对,甚至闹出群体性事件。

  回到缓解择校热问题上,笔者一直认为抓就近免试入学,只是治标不治本,堵住下游,而不管源头。要治理择校热,推进义务教育是关键。而要推进均衡,最根本的做法是约束行政部门的教育拨款权和决策权,引入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确定教育拨款预算,监督政府拨款。同时,建立学区(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学区教育事务管理、决策。目前的治理方式与约束行政权力正好相反,可想而知,其治理效果会怎样。

  说到底,治理择校热等教育老大难问题,考验政府教育部门的现代治理能力。现代治理不能再用行政强力推进,而必须实行民主管理、科学决策。这必须以尊重、保障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为前提,并以此来审视所有教育政策规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熊丙奇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